每月归档: 五月 2014

F1大奖赛 — 摩纳哥站

极速、激情、飞驰的赛车……

这些都是一级方程式赛必不可少的元素。但现场观看大奖赛?坦白说,几乎没什么意义。

赛车极速飞驰而过,稍不留神,一错眼,赛车就不见了。在电视上看赛车要好些 - 在看台上,可充分利用多台摄像机不间直播比赛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当然喽,你也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通过电视看比赛。但两全其美的办法是:通过距离赛道几米远的电视观看赛车比赛。

看看大屏幕,再看看现,然后再看大屏幕,在这两者之间来回切换。这样,既有现场参与感,又能实时了解赛况。但最酷的莫过于从车库观看比赛了,赛车支持团队都坐在车库里,加油停车数秒钟完成(同样 - 别眨眼噢!)

但在车库观看大奖赛也分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你是能在三秒内换好轮胎的技师;也就是说,你得是一名非常合格的生物机器人,人生的多半时间都用在训练如何在赛场上三秒内换好轮胎。这些维修站的技术团队通常坐在折叠椅上观看电视上的比赛,随时等着经理的指示。不管怎样,这是第一种选择。

第二种选择:同样是在车库中通过电视观看比赛,但不是作为工作人员,而是作为为数不多的幸运儿,被允许在车库靠墙看电视(不得妨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的工作)。但靠墙站90分钟看电视 - 恐怕也不是那么轻松。

最后,综上所述,最好的一种方法是:观看赛场上呼啸而过的赛车,耳朵听着电视上的详细解说,在车库里到处走走,看看加油停车区,在发车线看发车,在领奖台附近看冠军开香槟庆祝。是的,最好是这样。毫无疑问:)。没错,我想我非常幸运。

必做的一件事是,听一名经验丰富的F1迷向新人解释赛道上会发生的实际情况。为什么这辆车能跑得更快,是怎样做到的?超快维修站是怎样工作的?

所以,我们就在赛道旁边,身边是电视,又能听到专家的解说:万事俱备……

现在,我们能够专注于极速激情的比赛了!

请浏览:F1大奖赛 — 摩纳哥站

旅行小记之误机篇

我是一名数学家。

好吧,单从我每年坐飞机的频率和次数来看,错过航班的倒霉事迟早会降临在我的头上,对此我并不会感到有任何的惊讶。

那是发生在2010年的5月,也是我漫长环球之旅即将结束的时候。那次在塞浦路斯举办的会议实在过于轻松,我预定的航班时间是晚上8点还是凌晨2点,有些记不清了,反正最后我晚点了,最终错过了航班。当时我正身处利马索尔,准备前往东京,最终我还是设法在第二天搭上了飞往东京的航班。

迄今为止,我总共才错过两次航班,考虑到我每年要坐几百次的飞机,因此我觉得我的表现还不赖!

这一次我又晚点了,错过了从伦敦飞往法国尼斯的航班。那么这次我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好吧,由于我自己莫名其妙的疏忽,我错将航班信息上的5号航站楼看成了4号航站楼,因此出租车司机在4号航站楼将我放下时,我突然意识走错了航站楼了,只能再去坐希思罗快线前往5号航站楼,但路上尽然耗费了40分钟的时间(或许坐出租车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实在让人沮丧!)。

要知道,从伦敦市中心到希斯罗机场整整花了80分钟的时间(伦敦+周六=交通堵塞)。还不如去坐地铁呢!由于周末之后的星期一是“银行假日”(英国法定假日),因此马路上的车辆较平时更拥堵也不足为奇。本来在离开酒店时,我们的时间非常充裕。当然对航站楼号的混淆也注定了我那一天的凄惨经历。晚点再加上错过航班。:-/.

但令我惊喜万分的是,一小时后有第二架飞往法国尼斯的飞机即将起飞,承载那些错过第一架飞机的旅客” (:%))。我当时的确不再想错过这班航班了,所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往登机口。但是最后事实证明我根本无需如此紧张。由于希斯罗机场的严重交通堵塞(还有银行假日的原因?),因此我乘坐的这架飞机不得不在机场停了长达1小时之久。但随后一天的愉快时光很快让我忘却了这一天所经历的“凄惨”遭遇…

明天见!

负面网络新闻 - 2014年5月16日

负面网络新闻 - 2014年5月16日

你们好,不法之徒!

距离我上次在博客中谈到网络蓄意犯罪主题,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 - 哪些是热门的,哪些不是,哪些来了又去,等等……你甚至可能会认为我们对此无能为力,因为对于与公司主旨相关的主题我一直未多谈……那么让我再一次向你们保证,我们掌控着全局,在荆棘密布的网络丛林中奋力向前;只是我们是在专业技术新闻资源上发布所掌握的所有相关资讯。

但唯一的问题是,几乎没什么人真的会阅读这些内容!这也完全可以理解:细节内容枯燥乏味 - 对于非技术迷来说尤其如此。但这并不是不发布这些内容的原因,绝对不是。在本博客上,我并没有用过多的技术术语搞得读者一头雾水,而只是描述了全球发生的各种网络新闻中,最不可思议,最好玩、最有趣的点点滴滴。

那么,上周发生了哪些不可思议、妙趣横生、匪夷所思的新闻呢?……

与密码有关的新闻

一周时间内,没有需要向用户重要推荐的内容,这种情况是极为罕见的。一般总会有这家或那家大型网络服务公司受到黑客攻击,导致客户数据库可能被盗,从而敦促用户更改密码。我们的博客是每周发布一次,所以此类通报早就失去了让人惊爆眼球的能力,没人会因此感到震惊,媒体和用户本身也对此缺乏兴趣。但是上周这一警告不是来自别人,而是来自eBay,它可是拥有1.48亿个活动帐户的超大型网上零售机构。

密码问题一直是互联网使用群体最为头疼的一个难题。用户需要的密码数量多达数十个,如果每个帐户使用一个不同的密码,根本就无法记住。所以我们倾向于使用不安全密码(虽然现在至少有一些系统现在会在用户注册时指示密码强度,这是个好现象),而且所有帐户都使用同一个密码!这样一来,一旦被黑客入侵,就得更改20个、30个、40个或者更多不同网站上的密码。准确地说,用户应该进行更改。当然,实际上并非所有人都会抽时间来把密码更改一遍;这就造成了互联网上的安全性级别缓慢而又稳步地下降。

对此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使用密码管理器。密码管理器会向用户建议真正的高强度密码,而且用户不必亲自记住,密码管理器会自动在站点上为您输入密码。对了,我们也有这种很酷的服务。

今天你打算去哪儿?

下面的内容实际上与恶意软件和黑客犯罪分子毫不相干,我甚至都不想对此多说什么 - 我只给出几点提示。

美国加州批准了一项法令,允许无人驾驶汽车在公路上行驶。虽然此法令相当严苛,并且目前仅适用于制造商的测试车辆,但很清楚的一点是,无人驾驶汽车上路行驶很快会变成现实,而不再停留在科幻小说中。嗯……对此我只有一个问题:这些机器人汽车使用的是什么软件,这种软件是怎样连到控制中心的?

公共事业部门和孩子一样……

……上网时间过长

啊,让我们从头说吧……:SCADA和关键基础架构!每次我看到有关这种网络前端的任何报道,我的脑中就满是大难临头的想法,大脑会自动“指挥”我掩面无语。上周有新闻爆出美国一个公共事业部门(水利?电力?机场?)被黑客入侵,但未透露该部门具体名称,只知道是一家大型机构。是谁干的,为什么这样干,实际发生的情况这些统统都不清楚,但就入侵方式给出了合理的细节信息。

来源

请浏览:负面网络新闻 - 2014年5月16日

冰镐过敏症

嗨,大家好!

不登富士非好汉,再登富士是笨蛋。~ 日本传统谚语

我完全赞同这一说法:到日本不登日本最美丽的山峰 ― 富士山,那绝对是傻瓜,但再次攀登富士山则是犯傻。我很想知道,第三次登峰是不是就不算愚蠢行为了呢?希望如此,因为上周六是我第二次攀登富士山!

在山麓仰望富士山……

……从富士山顶俯瞰!

请浏览:冰镐过敏症

保护虚拟机的三种方法。

对虚拟机的保护与否始终是人们热议的话题。但我们坚持给出肯定的回答。

但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进行保护。

我此前已发表了多篇关于Vmware无代理反病毒理念方面的文章。但相关技术并非停滞不前,而是不断进步中。随着虚拟化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看到其明显优势,相关应用层出不穷,这也为虚拟机的保护带来了更多且更具体的要求。

众所周知,目前存在专用于虚拟桌面的保护方法,专为数据库而量身定制的保护类型,还有专为网站提供保护的类型等等。因此,目前的情况是无代理反病毒软件并非是提供保护的唯一途径,Vmware也并非唯一的虚拟化平台,尽管其流行程度最高。

那么,什么是虚拟化安全的替代产品?

有三种保护虚拟基础架构的方法分别是:无代理,轻代理&全代理

无代理

所以简单地说,之前在… 尤金的博客里,已对此进行过详细的讨论,请点击这里查阅。

这种方法意味着一种带用反病毒引擎的专用虚拟机。该虚拟机通过使用本机VMware vShield 技术连接到虚拟机的其余部分,以便在虚拟基础架构的其余部分执行恶意软件扫描。vShield 还与反病毒系统管理交互,因此能够了解相关设置和应用政策、何时打开和关闭保护以及如何优化等等。

保护所有其他虚拟机的安全虚拟设备保护所有其他虚拟机的安全虚拟设备

请浏览:保护虚拟机的三种方法。

真正意义上的首都 – 伦敦

去过伦敦的次数越多,我就越喜欢伦敦……

我第一次去这个烟雾弥漫的大城市是1992年。但在当时及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我对伦敦并没有留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也没觉得在那么很自在。威严耸立、宏伟雄伟的帝国建筑,没完没了的恶劣交通,人行道上黑压压的行人,污染严重的泰唔士河 – 唉,实在不怎么样。

但在此之后,我看到这座城市在渐渐改变 – 一点一点地改进,一年一年地变化。推出的自行车共享方案(Boris Bikes),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市中心交通拥堵的问题。路堤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泰唔士河得到清理净化,新起了众多现代化地标性建筑,包括GherkinCheese graterWalkie-talkieShard大厦。接着有了伦敦眼,有了奥运会建筑……而在二十年前,这里完全是另一幅景像:阴郁暗淡,令人疲倦乏味,但现在则截然相反:愉悦舒适,令人耳目一新。

当然,还有我们终于启用的新办公室,也让伦敦更加名声在外!这里将聚集大约150名卡巴斯基安实验室员工,为进一步保持安全和平的网络环境而努力。不得不说,我其实有点嫉妒他们 –因为他们拥有了一切:大城市、大办公室和伟大的工作。

请浏览:真正意义上的首都 – 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