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May 2015

利古里亚巡航

很久以前,我就给自己制定了一张下一次前往法国南部/意大利北部海岸时的”必做清单”,我刚刚完成了其中一项,那就是在夜色中沿着E80高速从尼斯行驶到热那亚,这段行程真是棒极了!我不禁想起了在克罗克特市的某个夜间行驶,我们沿着空荡荡的迈阿密街道飞速行驶:没有汽车的街道、极佳的路况、出色地车况和美妙的音乐…唯一的缺憾就是天色太暗,因而看不到美景。

这条车道沿着大海的北侧边缘铺设——我说的不是地中海,而是利古里亚海。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片海?好吧,你并不是唯一一个。

言归正传吧,很多年过去了,但是我的”必做清单”依然没有变化。现在,这张”必做清单”终于变成了”已做清单”,并且结果非常令人满意。

这条车道实在是太完美了。它就如同婴儿的小屁屁般光滑,交通也十分顺畅,桥梁和隧道设计优雅,再加上了解本地公路法、随时观察车道规则的优秀司机。然而最重要的事情是:车窗外的瑰丽美景。我们的车窗右边是利古里亚的动人景观,而车窗左边则是凡间难觅的意大利惊世美景。起伏的群山、湛蓝的大海、迷人的村庄,还有坐落在山峰顶端和大海沿岸的各色城堡。

请浏览:利古里亚巡航

2015年F1摩纳哥站比赛

在摩纳哥现场观看F-1大奖赛绝对是个好主意。但首先你先要能到那儿。

事实证明摩纳哥举办F1比赛时,要进入比赛现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能像我们一样在正赛日前赶到那儿–没有问题,但如果你在比赛当日想”挤入”这个城邦国家的话–那可就有些麻烦了。显然市中心周围的许多道路都被封路了,要想驾车进去几乎是项难以完成的任务,如果还有一点可能的话–你不得不短短的道路上耗费大量的时间。因此,记得在明年的F1摩纳哥站比赛周末,最好提前前往位于法国南部的这个”国中国”。

至于我们而言,从酒店出发步行前往停泊在赛道旁的游艇(我们租的)只花了15分钟时间。但事实上酒店与游艇之间的距离相当之近,即使步行也要比非比赛日花上更长的时间。似乎前往蒙特卡罗赛车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游艇里呆上一个晚上(嗯,这个主意不错),或乘坐小型摩托艇前去我们的游艇。事实上我们只能选择前者–在游艇里过一夜–唯一可行的方法,因为我们发现:及时乘坐小型摩托艇你也会陷入交通拥堵–也就是堵船!!

因此,我想过了,明年我们会将游艇作为我们的大本营–即能当作酒店睡觉,又能作为看台观看比赛:)。

请浏览:2015年F1摩纳哥站比赛

我的加蓬共和国–以色列–法国–F1摩纳哥大奖赛之旅。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文了,因为我上个礼拜简直要忙疯了——就连一分钟敲打键盘的空闲都挤不出来。现在我来简略地做一下汇报吧…

从上周一到上周六,我马不停蹄地奔赴了三个大洲的四个国家:那就是加蓬、以色列、法国和摩纳哥,为此我乘坐了六趟航班——平均每天一班。没错,紧凑的时刻表对我而言并不陌生,然而上个礼拜实在是太过疯狂了:这种马不停蹄的迁移状态对于身心的负担极为沉重,回来后我整整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才终于恢复常态。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没有动笔的时间——但是拍照的时间还是有的。因此,我会在这篇博客中简短地分享一下自己在上周所拍摄的照片,这篇博文分成四个独立的部分…

请浏览:我的加蓬共和国–以色列–法国–F1摩纳哥大奖赛之旅。

海边的一个省

“如果你出生在一个帝国里,
那么最好选择一个海边的偏远省份生活。”

——约瑟夫·布罗茨基写给一位罗马友人的信件

向你们所有人表达祝福,我亲爱的博客读者们。我稍稍离开了一段时间。在今年5月的假期中,我有幸在俄罗斯的最西端生活了三天:那就是俄罗斯城市加里宁格勒,或者说曾经的东普鲁士城市哥尼斯堡。不过我实在是不太喜欢加里宁这个名字的发音和内涵,还是更愿意将这座城市称为哥尼斯格勒。

老布罗斯基说得一点都没错。他曾经写道:”最好生活在海边的一个偏远省份”。我来到了偏远的哥尼斯格勒——布罗斯基正是在此处写下了这些信件,现今的哥尼斯格勒已经很难被称为偏远了,因为它通过(定期)航班、火车、汽车、手机和其他方式与周围的世界密切的联系在一起。

我通常在旅行之前不会多做攻略,常常临时抱佛教,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MOW-KGD”(莫斯科所有机场——加里宁格勒机场)的航班情况。搜索结果显示,该航线每天有超过11架往返航班。嗯,我有点好奇每天有多少架航班往返于波士顿——纽约?搜索结果显示有超过33架航班——高了3倍。每天有超过38架航班往返于KUL–SIN(吉隆坡–新加坡);超过49架航班往返于北京-上海;超过57架航班往返于东京-大阪…我可以继续放纵自己的好奇心,不断地对比下去,但是对于一个居民人数只有大约一百万的地区而言——每天有超过11架往返航班已经很不错了。

说起约瑟夫·布罗茨基和哥尼斯格勒…

根据各大布罗茨基权威研究者的说法,布罗茨基的《来自K城的明信片》和许多其他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良好的气候条件、宁静的生活和这座城市的其他优点酝酿出了这些杰出作品。《写给一位罗马友人的信件》很有可能也是在这里完成的。

斯韦特洛戈尔斯克。美丽的名字,美丽的地方:

请浏览:海边的一个省

迪拜亚特兰蒂斯酒店水上乐园 – 不容错过

海滩度假酒店式的度假(”悠闲度日”)完全不合我的胃口。

沙滩、躺椅、遮阳伞、清凉饮料和防晒霜–我最多只能”忍受”2、3个小时。随后我会开始在海滩上散步,有时一次走上个好几公里路,且通常都会带上相机。这真的很适合我。你可以沿着海滩散步,有兴致时下海游会儿泳,并将你沿途看到的壮丽景色一一记录下来…有一次在多米尼加的海滩上,我和D.Z.整整散步了4个小时。回到酒店后,我们发现自己全身晒得黝黑,就如同可怕的防晒霜广告里的角色。

简单地说,所有这些海滩、沙滩、躺椅和晒太阳都不和我的胃口。但是也有例外!

例外1:有时我们的行程非常紧凑,往往需要飞过好几个时区–我们之所以匆匆赶往下一个酒店,并不完全是因为疲劳,而是想节省时间。但如果第二天真的有空闲时间而且酒店旁边有一片不错的海滩,我可以轻松在那儿睡上一整天。有时候,我真的非常擅长在海滩上睡觉。我通常会在正午时在树荫下躺下,然后在日落时分醒来,这时全身会感到精力充沛。

例外2:我们通常会在海滩酒店举办我们的企业活动(于我而言,在海滩的工作时间要大于休闲玩耍:)无论如何,在整整17年里举办的各项企业活动中,我们的足迹几乎遍及了全球各个著名沙滩:从位于里约热内卢的科帕卡巴纳海滩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黄金海岸。事实证明在海滩举办活动感觉非常棒。我们通常会在白天工作,而到了晚上,则好好享受度假时光。何不再多呆几天呢?:)

好了,闲话不多说了,下面回到今天的主题-位于迪拜亚特兰蒂斯酒店的水上乐园。

1.

请浏览:迪拜亚特兰蒂斯酒店水上乐园 – 不容错过

反病毒软件宣传:驱散谣言,重振声誉。

就在世纪之交的前后,我们发布的反病毒产品成功版本几乎少得可怜-可以说是前所未有!我并不介意承认: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巨大失败。该版本尽管在防御恶意软件方面功能强大,但其设置过于复杂且加入了太多的各类无用功能。最终该版本不被市场认可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其软件大小过于庞大、运行缓慢且操作繁琐,尤其与我们的先前版本相比毫无进步可言。

我完全可以用”虚拟语气”问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比如”谁该为此负责?”和”我们本应该如何如何…?’等等,但我并不打算这样做(我只想捎带提一下当时我们经历了重大人事变动)。我也完全可以这么宽慰自己:如果当初没有出现重大失误的话,我们的公司将如何如何不同?但我始终认为,我们应该接受犯下错误的事实,重头再来,确保我们下一个版本的反病毒软件能够在各个方面都领先于其它竞争对手。这也正是推动我们在全球反病毒软件零售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驱动力”,尽管我们的市场份额不断在下降。

尽管如此,我们过去失败的新产品依然在各个方面领先群雄,其中包括:性能、效率以及扫描病毒时所占用的系统资源。但市场上的不佳名声依然缠绕着我们长达数年之久。坦白地说,即使在今天也依然给我们带了不小麻烦。很多记忆会长久地留存在人们的脑海中,人们习惯于不愿倾听新的事实:)。同时,当时我们的竞争对手也不顾一切地恶意中伤我们–现在情况依然如此。或许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能被人利用的把柄–现在也没有–因此他们仍然无法如愿以偿:)。

现在就在这里…我们该作出澄清了,相信还不算晚。是时候彻底澄清过去几年针对我们产品效率的所有污蔑诋毁…

正如你所见。以下是最近进行的反病毒产品性能测试结果。来自行业广尊敬的测试实验室所给出的真实数据–得以让我们精神振奋。通过观察和比较不同测试实验室的结果,你们完全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1. AV–Test.org

我曾多次表示,如果想得到真正的客观事实,必须从尽可能长的历史角度观察尽可能最多的测试结果。曾有过多次这方面的反面案例,某些安全服务提供商所提交测试实验室的版本是专为测试而优化的版本,而非用户购买的日常使用版本。

来自马格德堡实验室的专家们在去年出色地完成了对23款不同反病毒产品的分析工作,并成功确定了每款产品运行导致系统速度变慢的程度。

请浏览:反病毒软件宣传:驱散谣言,重振声誉。

四张飞往青岛的机票——第二弹:八丈岛。

第一弹的简要回顾:

早上7点。我们乘坐飞机从东京(羽田机场)飞往八丈岛,然后马不停蹄地转机,乘坐直升机飞往青岛,在那儿尽情玩了一整天——攀爬火山,探察每一处角落和缝隙,不断拍摄下壮丽美景。简直是太棒了!

第二天早上,我涌起了一种模模糊糊、似曾相识的感受:在早上7:30就得起床,简直不可能办到!不过这次早起是”童子军风格”,扬声器中传出播音员活力充沛的嗓音,响彻了整个酒店:peem paam poom puum ohayo gozaimasu(日语的”早上好”)。紧随其后的是更多日文单词,不过我只听懂了’谢谢’和’请’。紧接着,我抬起身子,沐浴着清晨的阳光,从稻草床垫上起身,享用完早餐- 再次回到了停机场。

我得提醒你一下:这儿每天都只有一班直升机,这还是在天气状况不错的情况下,如果天气状况糟糕的话,当天就连一架航班都没有了。从八丈岛飞往青岛航班的起飞时间为9点15分,在9点40分左右到达目的地(根据我们的观察)。每当飞机着陆后,停机坪上就会开始惯常的喧闹:卸载来自”本土”的货物,装载运往”本土”的货物,迎接新乘客——青岛本地人和流浪游客——登上飞机,随后飞机就会再次折返。

因此,11点30分左右,返回的航班降落在八丈岛机场,我们走下了飞机。我们飞往东京羽田机场的航班定于下午5点20分,所以我们拥有大约6个小时的空余时间。要怎么打发这段时间呢?当然是租一辆汽车前往日式温泉!我们中的一些人是这么提议的。错了!我看了看地图,找到了一条通往当地火山顶的小径,随后,我们就依照这心血来潮的计划,开始攀爬这座本土”富士山”(很显然,日本所有的神山都被称为”富士山”)。

资料来源

2.

请浏览:四张飞往青岛的机票——第二弹:八丈岛。

四张前往青岛的机票。

有一天,我在网上突然读到一则报道,报道内容是关于日本一个独特的地方——那就是青岛,它的出入并不是很便利,但是既漂亮又十分有趣,离东京南岸几千米,位于菲律宾海与大西洋的交界处。我想”这也许值得一看。”这个想法完全没错,我上周六在这个岛上度过了一整天。青岛实在是太有趣了,我要强烈推荐!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这是一座怎样的岛屿。

这是一座火山岛,有一座向内坍塌的古火山口和一座几百年前开始在该火山口内生长的新火山锥。

以下是一些从空中俯瞰的照片:

资料来源

请浏览:四张前往青岛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