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May 2016

多元化的亚洲文化:实在令人大感好奇

地球上的每个国家,以及居住在每个国家的居民可以说都完全不同。我想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有些国家和居民之间的差别更大一些,有些则相对小一些。无论是历史、宗教、传统、习俗还是生意–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性。各国之间在生意方面同样有着天壤之别–从慷慨大方和商业自由到斤斤计较和严格国家规定。实在是千差万别!差异程度则因地而异…

就以欧洲或拉丁美洲举例。这些地区的国家之间的确有所差异,但如果将这两大洲看做两个整体的话,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洲之间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有一个地区国家与国家之间却存在极大差异性,那就是亚洲。问题在于,许多亚洲地区以外的居民并未意识到这点,错误地认为亚洲和欧洲一样,各国家和居民之间有很大的相似性。但事实绝不是如此。亚洲各国之间的差异性,远超法国和德国,或巴拉圭和秘鲁之间的差别。甚至巴西、美国和西班牙之间的相似性,也要多于亚洲国家印度、韩国和印尼之间的相同性。在亚洲,各国的文化可谓五花八门,多种多样。因此前往每个国家都是一段与众不同的经历…

请浏览:多元化的亚洲文化:实在令人大感好奇

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 第三部分:是时候清理那些毫无用处的”寄生虫”

大家好!

之前已为大家带来了两篇有关IT领域《适者生存》主题的文章。原本并没有打算要写成”三部曲”…但目前看来木已成舟。似乎是有点…

IT安全领域的”寄生虫”问题很长时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而今天我就将重点讨论这一问题。”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系列文章也让我在这里有机会”敞开心扉,一舒己见”。下面将为你们带来精彩内容…

今天的话题:寄生虫。并非是我们打击的对象(不是十恶不赦的网络犯罪分子);而是那些公开宣称也在和网络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家伙们(问个哲学问题:到底是谁更坏?)。

IT安全”寄生虫”剽窃他人安全检测方法的行为将毁掉整个安全行业,并间接帮助了网络犯罪分子

IT行业如今正在高速发展之中。大约就在10-15年前,其关注重点依然还是台式计算机的反病毒程序、防火墙和备份;而现在各种新的安全解方案、方法和创意可谓层出不穷。有时候,我们设法走在IT安全科技的最前沿;有时,我们又是以落后者的角色奋起直追。但也有些时候,我们被一些令人惊讶的行为彻底”恶心到”–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创新或奇思妙想,而是安全行业某些同行的厚颜无耻和不择手段。

但首先,容我介绍一下事情的最新进展。

如今互联网上有个非常实用的安全服务,被称为”VirusTotal可疑文件分析服务”。集约60种反病毒引擎于一身,用来扫描上传的文件和URL是否存在恶意软件,并提供最终结果。

例如:有人在硬盘/U盘/互联网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应用或办公文档。他自己的反病毒软件并没有查出任何恶意软件,但由于此人是个偏执狂,希望能百分之百肯定文件确实未感染病毒。为此,他选择了VirusTotal网站,原因是该网站使用约60种反病毒软件扫描文件。当然还有免费的原因,因此果断使用这项服务。他将文件上传至VirusTotal,很快该网站就显示了不同反病毒软件给出的结果信息。

请浏览: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 第三部分:是时候清理那些毫无用处的”寄生虫”

飞往太空的梦想

自从理查德•布兰森爵士赞助F1布朗GP车队开始,这几年去太空旅行的念头这就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当初卡巴斯基实验室在考虑赞助F1车队时(最终选择了法拉利车队),我正巧在赛车场上遇到了RB。简单来说,经过一番玩笑后,我最终从他的办公室购买了一张太空旅行的机票!

请浏览:飞往太空的梦想

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第二部分:接种”BS疫苗”

朋友们,大家好!

正如前一篇系列博文中提到的,我们将就《进化论》和网络威胁防御技术发展之间的联系做进一步讨论。

直到目前,对于生物体基因突变的确切原因依然未知。有些观点新颖的专家则将其归结于病毒有意对基因进行重组(没错,病毒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但无论真相到底如何,类似的”基因突变”过程也在IT安全领域进行着–有时同样是借助病毒的力量。

安全产品市场对于各类”先知”早已心生厌烦;售卖’万能解决方案’需要更多的投入和营销效能。

与”生存竞争”法则的优良传统相一致的是,安全技术也在不断进化中:在各种新产品类别出现的同时,原有的产品不是彻底退出市场,就是并入了其他类别中。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文件完整性检查器曾是当时的一项重大科技突破,但现在只占终端解决方案类别中很小的一块。新市场细分的出现(例如,反APT产品)是对现有安全保护技术库的补充–也是创造良好共生环境的正常过程。但与此同时,网络黑客同样也在不断开发出新的恶意软件和木马病毒。”IT安全领域”和”自然界法则”显然并无差别,同样我们也无力改变。

为了在IT安全领域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定期会出现一些所谓的”先知”预测某些’传统’技术即将走向消亡,同时–恰如其分地–(时间刚好)推出革命性的”万能解决方案”(前五名顾客将享受优厚折扣)。

请浏览: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第二部分:接种”BS疫苗”

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适应或者死亡

“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壮,却是最能够适应改变的。”
– 查尔斯·达尔文

我已经很久没在这里就我喜欢的话题”IT安全的未来”发表见解了,今天我就来弥补这一遗憾。可能会涉及不少内容–希望不会太跑题–最新的信息安全科技、市场和趋势,同时再加上点事实数据和个人思考。准备好爆米花,我们马上开始…

下面我将就理想的IT安全和未来安全行业的发展趋势(以及伴随未来发展而可能发生的安全事件)谈谈我的看法,并借用达尔文的《进化论》阐述我的全部观点。”物竞天择”如何让某些物种占据支配地位,其他物种则被无情淘汰–还是留给古生物学家以后来解决吧。拿什么是共生,什么又是寄生呢。

请浏览: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适应或者死亡

首尔初印象

我几乎很少搭乘地铁,不管是在俄罗斯还是在世界其他国家。无论在哪里,我的路线基本固定不变:飞机–汽车–酒店(或家里)–汽车–办公室–汽车–酒店(或家里)–汽车–飞机…但我经常乘坐在两座航站楼之间行驶的班车或摆渡车,但城市地铁–还是算了吧。

但那天在首尔,我们中有人建议一起搭乘地铁。最近的地铁站仅距离我们入住酒店200-300米,何不体验一下呢?!

你们想知道我的感受吗?虽然我内心始终认为莫斯科地铁是世界上最美的地下宫殿,但首尔地铁同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崭新的现代化设施,优雅整洁的环境,舒适的乘坐体验,以及宏伟的建筑风格,都是首尔地铁带给我的印象。尽管只是在1974年才正式开通运营,但依然是莫斯科地铁扩建后规模的两倍之多,同时其大小还相当于1.5个伦敦地铁。哇哦。韩国人可真是挖地高手。:)

请浏览:首尔初印象

我当导游之莫斯科一日游

嗨,伙计们,你们好!

每次有人问我住哪儿,我都会自豪地回答:莫斯科。但事实上,我一年只会在莫斯科待4-5个月(剩余的时间(都在旅途中)。但就算在这几个月里,除了两点一线往来于家和公司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莫斯科的三座国际机场。偶尔我也会前往市区,但往往是为了去看牙医或参加圣诞节/新年狂欢,有时也是为了前往诊所注射黄热病疫苗(因为需常年往返于拉丁美洲和非洲)。但除了这些事情以外,我基本不去市区。你们谁能想象?我– 作为一个常年外出旅行的商务人士–竟然从未游览过自己居住的城市?!实在不可思议,因此就在本周末,我决定好好逛一逛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并且还特地邀请了两位好游伴(他们与我一同游遍了世界各地)一同游览莫斯科–至少这个城市的大部分景点–6小时的徒步旅行…

我们从麻雀山出发,最终达到Molochnyy Pereulok(Dairy路):

请浏览:我当导游之莫斯科一日游

网络领域爆炸性新闻:受病毒感染的核反应堆、网银大盗以及联网水坝破坏者。

在快速浏览完这几天的新闻后,你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找个盖革计数器(用于测量放射性)。我的意思是,有些新闻实在”过于惊悚”。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我反应过度呢?让我们来好好瞧瞧…

爆炸性新闻之一:”惊险”躲过世界末日,但这只是暂时。


照片由维基百科提供

请浏览:网络领域爆炸性新闻:受病毒感染的核反应堆、网银大盗以及联网水坝破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