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六月 2021

穿越西伯利亚勒拿河冰雪之路

对每个冬季来到雅库茨克的游客来说,勒那河冰雪之路是不容错过的。这条冰雪之路将城市与 “勒拿”国道连了起来,而后者直达 “大陆” -1100公里向南可到达 “阿穆尔” 公路。

是什么导致了所有主要的交通线仅在河畔一侧,而城市则在勒那河的西岸-历史奇谈。最初,在1632年(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哥萨克监狱被建在勒拿河右岸。10年后,出于某种我不知道的原因监狱被迁移一个现代地方。很可能考虑安全问题采取此措施。由于时常当地居民发生冲突,所以不得不去更安全,人口少的地区。可当时哪里会想到,时隔300年后会从河的另一侧开出一条路。但是至今没有建桥。在那里搞这样一些建筑比较复杂,原因是因为数公里的距离以及冻土。当地人悄悄告诉我们说,早就有计划来着,而且5年前本就该开工,但后来由于克里米亚大桥建设迫在眉睫,所以计划被修改了。

所以这里至今有人居住。所有交货在右岸,之后货物必须运到左岸。夏季走船,冬季走冰雪路,利用冰排和封冻期。情况就是这样,没有交通。只有用直升机运输,但特别贵。

但冬天的冰雪道不错!17公里平坦的冰面。一个方向上有2车道。回来的路上也有一部分是2车道。简直是一条神奇的冰雪之路。

继续:结了冻的雾气…

充满阳光和欢乐的汉特-曼西斯科市,很棒!

今天的帖子从一个故事开始 =>

2011年(10年前,哇,时间飞一样……)我们一群有着各自重要事情人都到了圣城墨尔本。在那里有一些商业会晤,还有F1第5-10赛季。期间发生了个有趣的故事。每当结束了一天的赛事,我和同事就在饭店酒吧消磨时间。连续几天都是同一个女招待为我们服务。第二天我们开始跟她打招呼。第三天我们与她有了一些简单的交谈,她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那个集体显然成分比较复杂)。

大家回答说有的来自德国,有的来自佛罗里达,有的是当地人,而我们是来自俄罗斯。”哇,我特别想去俄罗斯!”姑娘大声说道。 “应该去趟-我们回答。在莫斯科至少要2-3天,彼得堡嘛,一周都不够”。

姑娘欣然接受了我们的对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建议,连声说: “是的,是的,我真的特别想去莫斯科和彼得堡”。而且出乎预料地加了一句: “俄罗斯我只去过汉特-曼西斯科” 8-( )

是的,是的,谁都没听错!就是汉特-曼西斯科!

就在上周,我终于来到了这里。地图上很容易找到汉特-曼西斯科:朝西伯利亚左侧看,并且找到两条西伯利亚最大的河流:鄂毕河和额尔齐斯河,就在此处10公里左右的地方就坐落着这座光荣的城市。

看,就在额尔齐斯河畔。

继续: 干活!…

Flickr照片

  • Turkey
  • Turkey
  • Turkey
  • Turkey

Instagram Photostream

科雷马公路之行的实用信息。

我们在科雷马公路上行驶的速度不算很快(用了7天),没来得及看的很多地方。今天就讲路上还没说过的故事,都是干货。

在距马加丹80公里处有一个名字不同寻常的小村庄,叫帐篷。这名字容易让人以为是在科雷马公路初建时,矗立在这儿堆放润滑燃料和其它一些材料的帐篷。但事实上这个名称非常古老,而是当地水文遗物汇编,就是这样……

继续: 黄金, 黄金, 黄金…

彼得堡-论坛

上一些 “展会之画”。论坛会安全措施严格。还有不间断地见面会,采访直播,昨天在РБК-ТВ台播放了一些片段。因为几乎没有空闲,所以今天这个帖子会比较简短。

不过不用担心,帖子没有那么的短:)

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还是在圣彼得堡南边的舒沙里世博会大楼里进行。俄罗斯所有区域的最大企业界代表都前来参展。尽管由于新冠病毒原因,国外参展商很少,但人还是很多。

继续: 有酒!…

彼得堡-日落!

彼得堡人为啥恶搞?

彼得堡人总造谣说他们那里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还老下雨,黑白铅笔就能画出50种灰色和五彩风景。这是何苦?每次来到彼得堡都使我越来越坚信,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城市。就像昨晚……

马加丹艰难的往事,苏联时期的淘金热。

马加丹是怎样出现的呢?在很久以前,那里什么都没有。但自从人们在那里发现了黄金后,一切就都改变了。请看这里

此处的黄金可不少!消息传出后,一切就开始了。一开始似乎出现了帐篷、营地,之后有了港口,住宅,道路和它一些基础设施,于是城市就出现了。  “见到马加丹,请摘下礼帽敬礼”  而今的马加丹就是这样子:

 

不过,要在这样偏远和不舒适的地方造出如此壮观景色需要极大的原动力和工作热情,工作量也相当大。

继续

是远离疫苗,还是管理风险。

大家好!

“我不怕打疫苗,如果有必要,我会去接种”

请不要感到惊讶,今天的故事很明确地涉及到现今那个令人讨厌的生物冠状病毒和疫苗的注射问题,同时还要谈谈有关受过教育的一些成年人对待疫苗问题令人纳闷的行为。在文章的结尾处我会解释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

好,让我们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