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十二月 2021

伦敦城空间拥挤的主建筑。

好吧,有怀旧,有感伤, 不过我们毫不气馁!让腿动起来,继续游览伦敦!

泰晤士河和议会。我们沿着河边要去的地方—>>

科维德受害者纪念馆

被人们熟知的传统英国电话亭正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如果仔细看,电话亭里已经长出了一棵树。

连树枝都冒出了亭顶。

自行车安全停放点儿:)

这座小房子经常让我联想到一部英国天才电影 “有关时间旅行的热门问题”。电影里那座房子看上去特别普通而且小一些。但不知为何我感觉它们是 “哥俩”

已经着实走了很远的路……

而就在远方出现了 巴特西电站的管道。

突然……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真是个谜。不过我想,出在 “墙上”总比出现在 “监狱”里好……

巴特西电站!真是一个漂亮的建筑。外观令人震撼。

不过,正如我的旅伴O.A所说的那样-如此规模的主要建筑的四周需要有开阔的空间。也许真不应该把建筑物和边上写字楼公寓购物中心连在一起。虽然我不是一个像样的建筑设计师……

我还拍了一些建筑物周边的的照片,万一有人喜欢就拿去吧。

泰晤士河沿岸的景色:

其它一些……

平克·弗洛伊德乐队现场! 🙂

还有一些照片在这里。

在伦敦怀旧,但欢快而乐观。

正如你所料,我的下一个目的地是伦敦。我们早在工作开始前就到了那里。于是我们决定不浪费时间,去伦敦城里各处转转。更何况下榻的酒店在市中心,离泰晤士河很近。我们走在伦敦的街上……突然->

这个地方怎么会感觉如此熟悉……我那僵硬的大脑想起了什么?这不就是伊丽莎白二世会议中心嘛——>整整(!)10年前(2011年11月),伦敦网络空间会议在这里举行,当时我是应时任英国外交大臣的个人邀请来到这里的(真是感慨…)

会议规模宏大,充满活力。我曾详细描述了那次活动。演讲者和主持人包括前英国首相卡梅伦,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前英国安全和反恐部长詹姆斯·布罗肯希尔。会议让我欣喜万分,非常乐观地回到了莫斯科! 怎么会不让我兴奋呢,”大叔”们在高台上演讲时用的词和说的话与我大致相同:网络空间的国际合作,打击网络犯罪的联合行动,更多的开放和信任-将是幸福的!//顺便说一句,我在2002年和2003年的某个时候首次使用了”互联网刑警组织”这个词。

并且那次会议 — “有了良好开端”。似乎是朝着变革迈出了第一步,是朝着打击网络恶意方面建立国际合作迈出的第一步,在最高政治层面认识到局势的严重性,并要快速采取步骤保护关键基础设施。最近爆发的Stuxnet,让大家感到每个人都应该变得聪明些;必须重新思考对待网络威胁的态度!

会议甚至朝着正确的方向采取了步骤。据我所了解,此后一般执法机构与网络警务人员的接触有所加强,对网络银行罪犯进行了跨境调查和逮捕。Carbanak团伙抢劫银行故事就是一个例子。

唉,可后来网络空间国际合作的计划和实施都破灭了。在2016年左右和之后的某个时候,一些关于”俄罗斯黑客”干涉美国总统选举的不透明故事开始了(后来没有得到证实)——还有其它各种事件,在这里我没有时间一一细说,有兴趣的读者会在网上找到相关的一切信息。

所以,有关这一切如果我在2011年11月被告知,那时我会完全不信。在一次有希望的会议之后的10年里,我们看到的不是合作,而是相互指责,完全忽视了相互合作。10年来,网络犯罪分子积累了力量、经验、知识和阴险手段,网络警察部队的国际合作机制在2016-2017年被彻底摧毁。//我记得当时我把关系的冷却评论为”黑客天堂”。唉,看来是对的:(

10年来相互指责的技能发展得很好——动不动就说是俄罗斯或中国的错。此时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句古老的英语谚语:”拙劣的工匠怨自己的工具”。造成的结局是-既没有国际互联网空间监管,也没有建立互动。相反,巴尔干化、保护主义和世界主要大国之间毫无根据的指责的激增。如果视当时会议为拉响了政治意愿和变革的警报,那么现在更像是一个钟声,敲响了与网络犯罪作斗争的政治意愿。

但我们继续战斗,不是因为,而是相反。我们一直在国际调查中帮助欧洲刑警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而且非常成功!就像最近对一次重大的反空间行动调查一样。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像伦敦网络安全会议这样的事件会再次发生在这里或任何其他什么地方,但会议所做出的决定和结论将更加激进和正确。

美好的怀旧主题就到这里。我们继续沿着伦敦的大街小巷寻游。但这是为了另外一个帖子:)

有关伦敦的其它照片在这里。

Flickr照片

  • Pamukkale
  • Pamukkale
  • Pamukkale
  • Pamukkale

Instagram Photost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