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June 2015

金伯利游记–第3部分

大家好!

在我们首次踏入这个被称为’金伯利’的澳大利亚景色壮丽的偏远角落之后,现在是时候进一步深入该地区极度炎热的中心地带 – 热带草原以及靠近大沙沙漠的地方。因为那里同样到处遍布着壮观的景色…

如果你长途跋涉至布鲁姆以东约300公里的地带,并碰巧在干燥季节迷路了,而且既没有交通工具,身上又没有卫星电话…等待你的只有死神的召唤,你的尸体将会漂浮在水中(事实上,是因为缺水而死亡)。人们可能会在2-3个星期后找到你的干尸,更有可能的是,你的尸体将早已不复存在,不是被白蚁啃食殆尽就是早已成为了大型食肉动物的盘中餐。没错,这完全是一个…不毛之地,且鸡犬不闻,杳无人烟,也是一个延绵数千英里且没有一条公路的热带草原。

嗯。这一段写得有点儿恐怖;但也绚丽无比。我再重新构思下…

如果你长途跋涉至布鲁姆以东约300公里的地带,随身既有可靠的导游,也有交通工具和通讯保障,你很有可能将在温迦那峡谷国家公园发现十足的乐趣(这里)。显然,如果这里的各种旅游信息/历史介绍是真的话,那大约在3.6亿年前 – 泥盆纪(两栖动物出现的时代)–这里是一片海岸线,在海浪的不断冲击形成了大片的堡礁…

(嗯。还是…过于冗长了。我还是快点说重点吧。)

…无论如何,经过了数亿年的自然演变,海水从这片区域退去后露出了礁石,最终形成了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陆地岩石。这正是下图中的山脊,横穿阳光普照的澳大利亚热带草原,尽管看上去有些不太和谐:

数千年的时间里,这条河流穿过珊瑚岩并形成一条深邃的峡谷:

以下是有关这里地质历史的详细介绍:

我们必须那里下车并徒步进入峡谷…嗯,谁会想到这里竟然还能钓鱼呢–尽管明令禁止?!

这里是峡谷的进口:

这里我们可以在岩石中看到泥盆纪时期的三叶虫和其它史前生物化石。这可是3.6亿年前的岩石!那个史前生物似乎很不情愿转头。

没错,这片漂亮的海滩的确很美,也完全值得一看,但千万不要在那里呆太长时间。尽管我们在海滩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但如果在这一带你穿过了峡谷只需再往前走大约500米;我建议你还是赶快掉头往回跑为妙。

因为等待你的将是一种庞然大物….

…鳄鱼!

如同这条一样体型巨大:

图片来源

…如同这条一样宽肥:

请浏览:金伯利游记–第3部分

从酒店到大教堂 – 漫步苏格兰小镇

多年以来,我一直想前往苏格兰,最近我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然而我只在圣安德鲁斯匆匆停留了两天,虽然这两天精彩不断,但是远远难以饱览苏格兰的胜景。 我在苏格兰停留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想要尽情领略苏格兰的魅力最起码要花上好几天时间,在这个国家到处游览,驾驶汽车环游海湾,以及在幽静连绵的山间漫步。哦,没错,苏格兰有多座山脉。当飞机起飞的时候,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遥远的北方有好几座被白雪覆盖的山峰。唉,它们只好等到我的下一次苏格兰之旅了。

苏格兰的风景简直美得令人窒息,完全不逊色于你的桌面壁纸。下面开始欣赏照片吧!:

请浏览:从酒店到大教堂 – 漫步苏格兰小镇

澳大利亚的冬日,苏格兰的夏日。

一个寒冷的澳大利亚冬日和一个炎热的苏格兰夏日之间有些什么区别呢?

区别很大,不过主要的区别在于:第一,在美丽的苏格兰,我们没法从窗外看到棕榈树——至少我们上周探访的苏格兰东侧是如此。其次、太阳向相反的方向移动,并且移动得非常缓慢:天色大约在晚上10点左右暗沉下去,在凌晨大约4-5点露出曙光。当然,这里毕竟是位于北纬56度!

无论如何,我们正位于阳光明媚的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英帝国!

请浏览:澳大利亚的冬日,苏格兰的夏日。

意料之外且极令人费解的景象

地狱永久冻结的几率是多少,或者,与此同时,一只在那儿短暂停留的小猫生存下来的几率有多少?没错,答案是微乎其微。

言归正传吧,我本来以为自己在加里宁格勒地区的鹅卵石道路上看到挂着俄罗斯”41″号牌照的汽车同样机会渺茫——这个号码的牌照属于俄罗斯远东地区堪察加半岛,与日本毗邻——它位于这个全球最长国家的另一端,相隔着几十个时区的距离。但是我最近的经历证明这个论断是错误的。微乎其微的景象确确实实的呈现在我眼前…:

请浏览:意料之外且极令人费解的景象

绚烂多彩的悉尼

每年的5月底至6月上旬,悉尼的夜晚都会呈现出所有的炫彩魅力。悉尼市区变得绚烂多彩——一场”灯光、音乐和思想”,还有许多其他盛景的狂欢节。这场狂欢节在某种程度上淹没了整座城市:著名的悉尼歌剧院施展出所有的幻觉魅力,达令港进行着激光表演,灯光投射在建筑物和桥梁上,呈现出一场奇异的视觉盛宴。

请浏览:绚烂多彩的悉尼

6月冬季大会

我上周,也就是6月1号去了南半球(当然包括澳大利亚),这是那里入冬的第一天。在澳新地区,几乎看不到积雪覆盖、湖泊结冰、气温低至零下40度这样的情况,但晚上还是相对较冷的。在澳大利亚西北部每年这个时候夜间平均最低温度在15°C,但这只是平均温度,有些地区夜里会有霜冻。在澳大利亚金伯利布鲁姆镇上,白天也几乎同样感受不到冬天的气息:

请浏览:6月冬季大会

圣马可广场假面秀

我喜欢恶作剧,喜欢玩闹,喜欢像孩子一样地玩耍,尤其是有一大群志同道合的狂欢者,又是在一个真正特别的地方。

最近运气不错,这两个条件一下都俱备了。我们最近的合作伙伴大会选在了威尼斯,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威尼斯举办此类会议,当晚我们都玩嗨了。

请浏览:圣马可广场假面秀

威尼斯艺术展

驾车沿着风景秀丽的海岸公路行驶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威尼斯!和往常一样,我们在这个城市处理了许多公务,也收获了很多乐趣(以免你们误会,我必须解释一下,后者是指探访有趣的地点!)。同时,和以往一样,我不打算浪费笔墨来描述虽然有用、但是极其枯燥的商务工作;而是打算直接进入正题,和你们分享我的趣味之旅——那就是闯入先锋现代艺术的奇异世界…

现代艺术——这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

在现代艺术的消费者、或观察家眼中,有些人会对此感到异常兴奋和喜悦,也有些人会对此感到愤怒和厌恶。有人会对此极为欣赏,认为它完全忠于前卫派的审美理想,也有些人会由于某些荒诞的展品而全然目瞪口呆,甚至涌起怒火。

它不仅仅极具争议性;同时还令人非常困惑。究竟如何来分辨艺术和纯粹的垃圾?什么是一场展览,展览馆中的固定装置和连接配件又是些什么,比如那些通风设备、垃圾桶、正在进行中的屋顶修理工作,还有在墙壁上的插座插头?

有时候,展览管理方需要在插座插头前面树立上一块告示牌,并且写上:”这是一个插在壁式插座上的插头;电工正在工作”,否则”鉴赏家们”可能会将它视为是现代艺术的杰作。然后还有诸如马列维奇的《黑方块》之类的展品——白底上的黑色方块;无论如何: 几十年以来,人们总是从世界各地云集而来,以便亲眼目睹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的这一杰作。

我刚刚说什么了?:)

请浏览:威尼斯艺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