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五月 2019

德国三角形之旅

于是,三天的莫斯科-慕尼黑-柏林-莫斯科急速三角型冲刺结束了。赫! 喘口气…虽然不是特别大的  “跳跃” ,但是不知怎么,这次的商务活动强度还挺大。现在终于可以稍稍喘口气,分享些路上碰到的那点事儿吧。先得明确一下 ,我没进慕尼黑市区,所有计划和安排好的事项都是在慕尼黑机场进行的。从各种安排来看完全是巴伐利亚式的。机场有德国人引以自豪的 自酿啤酒屋 🙂  是的,瞧,酿酒设备直接就放在机场的餐厅里:

这里的人还说,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家设在机场的啤酒屋。但是上网搜一下就很快推翻了这个说法-2014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就有了这种形式

 

对了,在酿酒系统也有数字自动化装置,这就是酿酒过程控制系统 (SCADA)的那部分:

 

餐厅周围是非常舒适的小院子,可以坐在这里喝啤酒。 但是感觉有些凉意…

啤酒屋名字很有空港氛围叫做  “空中酿造”

 

稍稍切入一点正题: 慕尼黑机场非常重视数字安全问题。他们启动了信息安全中心项目。我飞过来正是参加他们为此而举办的一系列会议。

 

会议之后,从机场直接跳上空客飞往柏林。在柏林也是各种商务活动,但是得空抽出了半小时逛了一下 巴黎广场

 

顺便告诉你,我们在柏林有一个不大的办公场所。它就位于这个星巴克的上面。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正是我们的办公室。 :)

 

这群人拿着英国国旗站成一排在干嘛?警察围着纪念碑清场。警察好像清理得不太自信哈,蹬三轮的都穿过警戒线了->

 

原来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夫妇来到了柏林,前往下榻我们住的酒店! 酒店大堂都已经插上旗帜欢迎…

 

哦,这意味着应该马上拿箱子尽快搬出酒店,否则会被安检虐死,还可能赶不上乘坐的航班,再加上柏林那没完没了的堵车…

 

结尾处。让我们再来看看柏林舍納费尔德机场的互联网状况。对于人均GDP前20名世界第五大经济实体来说好像有点丢脸吧。

就到这里吧。从莫斯科向各位问好!

圣马力诺-+1 悬崖上的国家

各位好!

今天来说说我在这个地球上的活动位移情况,以及我是怎样按自己的统计方法记录它们的。开始喽!

在我生活日程表里的各种会议活动,事件和一些旅游探险的地点散布在不同的国家和城市。我的足迹几乎(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到过世界上的半数国家( 按世界行政检索)。其中大部分是欧洲国家。在欧洲这块版图上我几乎没有空白点,是的,几乎到处都去了。嗯,除了…还有哪个没去?对了,欧洲这部分还剩几个 “白点” :

一共就7个: 圣马力诺,斯洛文尼亚,黑山,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白俄罗斯,摩尔达维亚。

是的,应该说有些地缘政治和地理方面不明确的地方。比如说 高加索地区算是欧洲吗?对于这些争议存在各种不同的解释。但是,如果高加索地区算欧洲,那么我还没有到过独立的格鲁吉亚。更确切地说是到过格鲁吉亚的巴统市,那是在1981年,当时格鲁吉亚还是老态龙钟的苏维埃时期的一个加盟共和国

简言之, “是与否” 的国家名单和所有一切,完全取决于地缘政治是否承认以及是否存在边境争议。无一例外!我完全不想搅到这锅粥里。也可以认为这是 “免责声明”。

因此,在我到过国家的清单里是90+1,刚刚按次序又加进了一个。这就是…此刻需要插入音乐锣鼓声和参与庆祝者脸上激动的表情->

是这个小小的在悬崖峭壁上的国家-圣马力诺共和国 。绝对独特和令所有人感到惬意的圣马力诺。 我还得再加上一个赞美之词-神话般美丽的。 那就先用城市的照片给后面要讲的故事开个头。

请看-〉

 


哇哦,原来是这样子啊!

Flickr照片

Instagram

去哪里?

通常,每年的春天我都到处跑,生活极不平静。几天前(4月30日)、在一个春天晴朗的傍晚我回到了莫斯科,在家里稍作了休整。这不,今天又重新上路了。我的生活基本是这样的,一大早坐在飞机上,透过椭圆的侧窗看着周围的世界。然后 再拍张照片,让我的粉丝猜猜我飞往何处,要去干嘛?好吧,欢迎你的到来:)

 

//提示一下哈,在很多机场飞机廊桥号和登机口不见得完全一致。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