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April 2015

“不许动,抢劫。”

创业公司 - 创业风险大,声誉累积速度慢。创业公司需要有大量现金、有洞察未来的本事,还要有灵敏的嗅觉,能敏锐地找出有可观投资回报率的业务。创业公司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真正发展起来,而其中二十家公司中,只有一家(也可能更多)能存活下来,其他的都早早夭折。

传统上,风险投资人会为创业公司注资,但现在出现了一批新类型的风险投资人。这类投资人表示:”为什么要冒险投资创业公司,明明可以投资……专利勒索?!”这太容易了!这类投资人中,有一家新的投资公司名叫Bentham IMF(我有意没提供该公司网址;因为我不想因此使该公司的搜索引擎得到优化。如果你想访问该公司网站,可以自行查找)。

这一做法的数学计算太…简单了:该投资公司对外表示,针对财大气粗的目标公司提起100到1000万美元不等的低风险专利案件诉讼,这将分别带来不低于1000万到1亿美元的支出(也就是说,他们的目标是获得大约10倍的投资回报率)。目前,实际情况是美国的专利勒索公司即便输了官司,也不会给被告付一个子,裁定损害赔偿或庭外和解支付的平均比例高达99%……所有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实际上构成了保证回报风险方案!

到底是谁需要创新?说得好听点是:对小型专利勒索”投资”,让他们能够起诉发明者。真是太棒了。美国梦被倒置颠覆。新的美国专利梦全面开启!

当然,这种合法勒索也有官方的原因 - 法律的支持以及对恶性违法者的普遍正义与惩罚。但不管怎么说,都不能逃避一个简单的事实:勒索就是勒索。

请浏览:“不许动,抢劫。”

身心放松 - 日本

长途旅行者经过看似无止境的旅行后,身心疲惫,一般都会先选择某种洗浴方式,让自己放松,略为振作,从麻木不堪恢复到略微正常的状态。洗浴方式通常是沐浴,有时是泡澡,有时甚至是泡温泉及附带的冷泉。

但只有在日本,在日式旅馆才能使得精神大为一振。日式旅馆集洗浴和出色的美食体验于一体,让你瞬间充满能量,满血复活。最近我到伊豆半岛Izukogen Hanafubuki旅馆就体验到了这一切。这家旅馆距离富士山不远。来吧,在这里肯定能放松身心。

可能有人还不知道什么是日式旅馆,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日式旅馆是一种传统日本酒店,一般都不大,地板上铺有塌塌米,提供非常棒的日本美食,有时还提供温泉洗浴。

但如果你不是日本人,那可得当心。首先你得钻研下日本文化,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发生失礼行为,冒犯约定俗成的行为准则,引起众人不满,严重的甚至会变成国际丑闻:)。所以最好是和日本朋友或同事一起去,这样就不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混乱/冒犯。有当地人陪着,他们会时时关照你,你会感到自己完全就像日本人一样:几天后心怀喜悦地恢复活力,灵魂得到滋润,精神得以重振。

不仅食物和水是身心的补药,盛开的樱花、如画的小农舍、温馨的小径,漫山遍野的动植物也都是。实在太棒了。

请浏览:身心放松 - 日本

初来乍到的游客眼中的新加坡。

大家好!

D.Z. – 他是最杰出且受人尊敬的卡巴斯基人,自上世纪就一直与我们在一起(本世纪00年代中期因接手其他项目而短暂分别过一段时间)。同时D.Z.也是我的旅伴,足迹几乎遍及全球各个角落。他总是与一台超级大型黑色数码单反相机和十来个各式各样的镜头形影不离 – 这些都是他为博客创作而准备的专业摄影工具。同时,D.Z.还是一位讲故事的人,为我想讲的故事增色不少 – 无论故事内容是什么。尽管身具多种才能,又是卡巴斯基创始成员之一,但D.Z.绝对是您所结识到的最谦逊的一个人。

谦逊先生…与我(1999年)

请浏览:初来乍到的游客眼中的新加坡。

互联网-国际刑警组织-2015

我第一次用到’互联网-国际刑警组织’这个词是在本世纪初的时候。而我第一次抽出时间将这个词用于书面语言是在2003年。今年–2015年–距离首次用于书面语言整整过去了12年时间,这些年通过不断的商讨、推动、提倡和推广后,终于结出了硕果:

专门与互联网黑暗面作斗争的国际刑警组织内部的一个部门成立。

没错,就在上周,国际刑警组织在阳光充足的新加坡官方宣布成立新的网络-部门 –IGCI –其任务是打击网络空间的所有犯罪和类似的伪造案件。该部门将在所有会员国(近200个国家!)的警察部门进行与网络相关的国际行动中起到”协调中心”的作用。简而言之:那些国际黑客主义者以及其它网络病毒传播者–要小心了,网络警察正在时刻对你们进行监视,很可能让你们的余生在铁窗中度过,你们的所有违法行为将面临更高的风险。除了调查案件以外,该部门还将培训专业人员、促使对网络犯罪的打击以及提供各种帮助以确保互联网安全。

该部门的成立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直到现在,网络犯罪分子依然在互联网上肆无忌惮,到处破坏,这主要是因为各国执法机构之间缺少协同合作–不同司法管辖区之间缺少交流。很久以前,许多经典好莱坞电影中就已揭示了FBI、CIA以及常规警察之间缺少合作和交流。伙计们,这可是真的!例子如下:

就在去年,有个警察问我们另一个国家某个警察局的联系方式!这种问题竟然来问我们!当然–这和我们所想的完全相反:所有警察理应都互相认识,当一方需要某些网络知识,另一方就能马上将我们的联系方式传过去!两套系统共存(网络犯罪不存在国界,而本国网络警察只能在本国境内的管辖区执法,或至多在欧洲境内)的确是个问题。甚至在过去15年里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厚颜无耻的网络犯罪分子在互联网上肆意妄为地从事各种犯罪活动。其中有些被抓捕归案并受到了应有的严惩,但从整体数量来看这只是冰山的一角。

上周在新加坡举办的IGCI成立仪式之所以对我们如此特殊的原因是:我们积极参与了推动该部门的成立,并且提供各方面的支持–组织结构、咨询、资金甚至人员方面的支持。例如,我们的顶尖专家之一,V.K.在新加坡已经呆了几个月时间,其主要任务是配合国际刑警组织的工作,接下来可能还要呆更长时间。他帮助国际刑警组织的同事为他们进行网络知识以及网络实战技能方面的深入培训,甚至还持续参与案件的调查工作。尽管工作繁忙,但他还是对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工作感到极其兴奋。

V.K.将自己的莫西干发型剪短了

请浏览:互联网-国际刑警组织-2015

飞机上的互联网服务。

再一次踏上旅程…更确切地说–是坐飞机旅行。我还是继续重复做我喜欢的事情–到处坐飞机旅行诸如此类的事情。

2015年的头几个月,我几乎成为了”空中飞人”:总共乘坐了30个班次的航班,总飞行时间超过130小时。我并不是在抱怨什么–事实上我非常喜欢坐飞机。坐飞机是我休息的一种方式…也只有在飞机上我才能真正地放松!主要原因是我既不能打手机,也不能上网。但我却能将过去几天大量堆积的商务邮件浏览一遍,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不坐飞机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时间)。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开始推出机载互联网连接服务。/*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在起飞期间所有电子设备都必须关闭;然后,我们的互联网–收费的:完全不用担心!”我完全可以克制自己不上网的…*/

尽管通常我都不太愿意使用飞机上的互联网连接服务,但这一次,我决定尝试一下…

最近在俄航从上海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上,我尝试用了一下机载互联网。一切都如往常一样(除了没有想到排队登机的速度如此之慢–超过了一个小时!)。但有一点与往常不一样 –但这却非常好–登机的乘客中除了常见的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以外–还有许多来自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乘客。’他们之所以乘坐俄航航班从莫斯科转机,可能是因为卢布贬值的原因吧。’我当时是这样想的。然而,我们友好的同行乘客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永远也不要乘坐意大利航空或西班牙国家航空公司的航班!相比之下转道莫斯科的俄航要好多了。’好吧,好吧,我心里默默想着。顺便提一下,不同航空公司的飞机和航线均有很大差异。–请看这里

嗯…还是回到本文的主题上来吧。

我们最终登上了飞机,飞机也正常起飞了。随后我打开了自己的移动设备,在勾选同意条款和条件后,我终于连上了飞机上的Wi-Fi!

请浏览:飞机上的互联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