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历史

马萨诸塞州暴雪——登顶美国反病毒软件的十年冠军之路

我已经来过美国无数次了。

每次抵达美国,我通常都只是短暂停留几天,参观几处不同的地点,不过在那之后,我总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以讲述。但是这一次是个例外!这次除了工作、工作、还是工作。唉,亲爱的读者们,这篇博文中不会存在什么引人入胜的故事——只是有些古怪的事件…

…第一件事情就是…雪!

咳咳,你可能认为俄罗斯人绝不可能会对其他国家的雪景产生兴趣。就像纽卡斯尔人不可能会对煤炭大惊小怪一样,不是吗?但是你错了。因为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雪,它就出现在这里——美国!我下意识地涌上一股气愤的冲动:”这怎么可能?把我们标志性的专属暴雪还回来! !”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词:奇怪。不,还有一个词:出乎意料。

暴雪

一天前,来自埃弗格莱兹的一声遥远呼号:)

请浏览:马萨诸塞州暴雪——登顶美国反病毒软件的十年冠军之路

10年前的今天,首个手机恶意软件诞生—时间分毫不差!

在2004年6月15日,准确地说是莫斯科时间晚上7点17分(正好在10年前),计算机安全领域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们首次发现了针对智能手机而开发的恶意软件。

它就是Cabir,通过无安全保护的蓝牙连接传播,感染所有使用塞班系统的诺基亚设备。随着这一发现被公之于众,人们终于知道除了针对计算机而开发的恶意软件外(这一点众所周知,但对于为数极少的隐士和僧侣,我持保留意见),还有针对智能手机的恶意软件。是的,消息一经公布,众多用户对此半信半疑—“我的手机被病毒感染了?别开玩笑了。”大部分人一时半会根本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有些则根本茫然不知)。但很快,我们的分析师们就将Cabir问题解决了。为什么我们将首款恶意软件命名为Cabir?为什么我们要在莫斯科总部建立一间特殊的屏蔽安全房间?Cabir是如何被F-Secure的一名员工终结的?最近在公司内网的一次访谈中,这些问题被一股脑儿地抛给了卡巴斯基首席安全专家Aleks Gostev,我想在这里有必要与你们一起分享一下,因为想要从他嘴里打听点什么并非易事…

顺便说一下,就在我们想使用两台设备对恶意软件进行分析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状况:

请浏览:10年前的今天,首个手机恶意软件诞生—时间分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