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活动项目

索契-黑夜;索契-似曾相识

哦,哦,上一周的行程真的太紧张了。从地图上看又飞了一个三角形:莫斯科-> 索契-> 圣彼得堡->莫斯科。5天内,三个城市,两个商务活动,空中飞行5小时,汽车上10小时。我试着汇报一下去做什么了? 首先是我们传统的全球会议。这个故事可有典故。在很久很久以前,当天空很高, 树很大时,我们的公司的规模和业务规模都非常小,那时公司慢慢开始召集全球各地的合作伙伴聚在一起。有一次,从最喜欢的一个技术合作伙伴那里偷学到举办全球伙伴会议的办法。当时我们想,哇,这个办法真是太棒了!是的,就在那年-1999年,我们在莫斯科举办了第一届全球合作伙伴会议。那次来了15个客人,分别来自欧洲,美国和墨西哥。 紧接着,2000年,我们在圣彼得堡举办了第二次合作伙伴会议。然后是在塞浦路斯(那次把亚洲和澳大利亚的合作伙伴也召集过来了),之后是在巴塞罗那,后来又在马耳他,土耳其(安塔利亚),葡萄牙,希腊(雅典)。在意大利的那次例行合作伙伴会议让我们意识到,传统酒店的会议大厅已经装不下我们那些可爱的合作伙伴了。情况是这样-孩子长大了,需要更大的空间…但我们完全不想把合作伙伴会议搞成展会的模式,所以,自2008年起,我们开始举办区域合作伙伴会议,分为北美,拉丁美洲(有时和北美一起合办),欧洲(加一些次区域国家),俄罗斯( 加进讲俄语的国家),亚太地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日本有一段时候是单独举办的,情况一直都挺好。有一次大家聊到这个话题,后经讨论后决定,每年要把最成功和最喜欢的合作伙伴还有经销商再次聚到一起,搞一个全球重要合作伙伴会议。 这再次证明了生活是按螺旋上升模式发展的。于是两年前(2017年),我们在莫斯科举办了第一次这样的全球合作伙伴会议-“第二节届”。(关于那次大会我没来得及和大家汇报,是由于2017年六月有很多其它紧急情况需要处理)。 此后,2018年我们在圣彼得堡举办了第二次会议,关于那次会议我当时和大家分享过

之后,生活螺旋式地进入了更广阔的空间。这回没像第一轮那样去塞浦路斯,而是选择去索契!选址完全正确,索契的确很正确,尤其在是2001年 的”新索契计划” 还没进入项目。 而此刻才是那个真正的索契

初夏时节是亚热带黑海最理想的季节,空气还不那么灼热,海水令人清醒和振奋(对,我们下海游泳了!),附近山上也很凉爽。这就是我们想了很久才决定在此举办会议的缘故。我们想让来自全球的主要合作伙伴来到这里住几天,顺便体验一下这个独特美妙的城市。有140 位参与者来到这里,其中有来自35个国家的 98位客人。大家为了相互沟通和业务发展聚集索契。

当然,从美洲,澳大利亚和非洲来索契的航班不是很便捷。有的地方过来需要不止转一次机(有些人甚至花了40多个小时才抵达索契),但是值得。奥运会后的索契一切井然有序,基础设施完善。甚至对最有经验的游客也有可供参观的地方。 对提高免疫力尤其是提升网络免疫这样的事情,这个季节的俄罗斯没有比索契更合适的地方了。

这是活动的举办地-凯悦酒店->

<- 也就是在这里,让我有了 “似曾相识的感觉”

 

事情是这样:下榻酒店后,开门进入自己的房间 ,立刻有了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笼罩着我。走到阳台上拍了张照片-感觉也到过这个阳台。刷电脑存档…哇,就是它!看这两张照片:第一个是2016年拍的,另外一个是刚才拍的。两张的区别仅仅是地平线上的那个太阳:)

 

 

还是先把回忆搁置一旁吧。应该活在当下,坚信未来! 但是也不要完全忘记昨天:) 好吧,接着聊我们这个第三次(第十二届)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和一路上发生的事。会议办得很真诚,没有以往高高的演讲台,所有员工围着一个迷你讲台坐成半圆型。演讲方式也好似家庭聚会般令人愉快。提问和讨论也都是很积极的调子。你们要是也准备开合作伙伴会议,我建议试一下这种形式,大家会喜欢的 。

 

会议上讨论了严肃的话题:如何挑战传统的网络安全以及应该如何朝着为系统创建  “网络免疫” 保护的方向转变。令人愉快的是,我们的合作伙伴都非常了解这个方向的重要性,他们把这种保护称为 “设计安全”。 不言而喻,在本次合作伙伴大会上公布了公司新徽标。我们汇报了公司的变化,和大家解释说明了公司需要改变呈现给外界的视觉形象。并告诉大家我们非常认真对待更新徽标这件事:新的徽标,新的标准和全新的公司外观 。 合作伙伴们第一时间看到了 新公司徽标,比我们官方正式公布早一分钟。这也是我们努力精心策划的! 🙂

 

如果不曾记忆过去,就不能蜕变成新。 所以这里提供几张相关老照片。

公司旧徽标已经服役20多年之久,其间没做任何设计更改。 它非常荣耀,值得赞美!如今光荣退休。 现在可以不受限制使用它。我们也不必再对某些 “民间伎俩” 视以白眼。 第一个例子— 假冒伪劣产品,是从德里市场上扒出来的。 盗版的盒子:

 

还有这个台湾的路由器。看上去挺可爱的一个小机器。 好像至今还在我们办公室里陈列着呢,很有可能 🙂

有用我们名字命名的中国空调,还有些其它东西…万一你在哪里还见到此类抄袭作品,千万别不好意思给我寄过来,我会很开心! K 箭头被盗用出现在稍晚些时候,大概在2000年初的时候。 这个符号被大众所喜爱,所以被用在各种场合。 比如以下这几个,它们都是在街头市场和浩瀚的俄罗斯互联网上被我们发现的:

 

 

哈哈,干的漂亮! 做的不错啊,是吧?

简言之,如果您有赛过新徽标和吉祥物米多利库玛的设计方案,拜托给个提示和建议,请把方案投过来吧,我会很高兴的!

好吧,我们回到索契这个话题…

欢迎晚餐也打破了传统模式。我们告诉合作伙伴,在高加索地区人们在就餐时喜欢发表长而诚挚的祝酒词,可不是几句 “干杯,祝贺” 就能完成任务的。在这里需要用带有启发和教育意义的故事开头,然后再得出一个正确的思想,最后祝要所有人成功,幸福等等。 我们当晚在索契的海运码头餐厅里度过了一个 令人难忘的夜晚。哇,好棒,万岁!我们这些非高加索人的长长敬酒词完全正确和地道:)

 

 

 

第二天一大早,我赶赴下一个活动地点,去参加2019 圣彼得堡国际商务论坛(关于这个论坛稍晚一些我会向大家汇报),但是据留在索契继续开会的目击者称,第二天的情况特别让人感到惊讶,经历了昨晚那么隆重的晚宴,第二天开会竟然没人打瞌睡(我真的不信,尤金!),而且所有人都到了纳瓦里谢峡谷,在那里边烤串边谈正事。伴随着香槟酒爆破声,潺潺的小溪还有小鸟们的歌声,大家讨论了合作伙伴计划,了解了公司新产品,这一切正如我们所爱…

简单的说,此次合作伙伴会议在信息量和内容的丰富程度上都超过上次圣彼得堡合作伙伴会议-这一点是肯定的,毫无置疑 。有意思的是,下次我们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