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漫步

看,多漂亮!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去过伦敦多少次。数不清在公园, 河畔以及街道上走了多少英里,但像这样漫步在伦敦工业大革命运河的河畔,是第一次。

水闸,水库以及小道上的两棵树


虽然这里都不太出名,但我真心推荐大家来此处一游。这里汇集了很多小运河,连接伦敦与其他国家,用来运送工业大革命使用的原材料和商品。
请浏览:伦敦漫步

2013年回顾篇

根据传统,随着圣诞和新年晚会的开场,卡巴的办公室开始到处洋溢欢乐的节日气氛了, 回想12月20日的新年晚会大家还意犹未尽吧。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们即将在办公室展开另一个传统节目—一年一度的办公室巡礼,今年我们还去了隔壁的办公室,由圣诞老人(由我装扮)带领着他的小助手们,去祝贺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 两个白雪公主+一个白雪王子


请浏览:2013年回顾篇

Flickr照片

  • Seychelles / Jan 2023
  • Seychelles / Jan 2023
  • Seychelles / Jan 2023
  • Seychelles / Jan 2023

Instagram Photostream

罗马的晴天, 米兰的圣诞节。

大家好!

接下来介绍我的下两站行程, 先从我的2013环欧快车之旅在意大利发生的小插曲说起。

插曲1:位置非常重要。

我们顺路拜访了在罗马的合作伙伴, 他们的办公室就位于市中心,非常方便。 顶部的全景美得超乎你们的想象,让人叹为观止。 我在想,身处这样的环境他们怎么能按时完成工作。 呃,连着几天有点夸张,但至少得花几小时欣赏这风景!我的结论:如果这个屋顶花园里没有这些讨人厌的罗马鸽子, 我会将它列入”十佳“景点。

空调和复印机

请浏览:罗马的晴天, 米兰的圣诞节。

瑞士的大雾季节

” 这个世界一片荒凉,也是一个循环”
天堂关闭了,地狱是空荡荡的。
奥克塔维奥•帕斯,中断的挽歌, 20世纪中期

在最近穿越瑞士的旅途中,我经常会想起伟大的墨西哥诗人(虽然并非众人皆知)的这些诗句。不得不说,我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的淡季是如此的冷清。人烟稀少,大部分的酒店都空着。显然:夏天已是遥远的回忆,圣诞和滑雪的季节还未到来。

浓雾的笼罩让这里下变得异常的荒凉。

摇摆

请浏览:瑞士的大雾季节

家,就在大雪纷飞处。

最后,我的环球之旅快让我上气不接下气了:

莫斯科-都柏林阿布扎比堪培拉&悉尼-新加坡奥斯丁(从纽约以及杜勒斯)-利雅得-东京/大阪/东京– 下一站:家!

这是的行程安排的十分紧凑,马不停蹄,除了工作,就剩一点点外出观光的时间 ,天气也冷冷的,真的压力非常大 。老实讲,这次旅行真的快要把我掏空了。我真的累了。非常的累。完全被击败了,消耗完了, 榨干了,疲惫不堪,寸步难行,精疲力尽,崩溃了。。。走在通往东京成田机场闸口的路上,当我站在水平电梯上的时候几乎快要睡着了。

记录:

虽然在我前方座位背后的显示屏上播放一系列的节目和电影,但我总是会选择看飞行路线地图。有点类似观看板球。不会有太多变化,即使发生变化,速度也是非常缓慢,但是如果您想非常懒散地度过一整天,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空中板球空中板球

请浏览:家,就在大雪纷飞处。

美丽的日本四季风光

” 度过一段哀情愁思的时光是令人感到如此的赏心悦目。

亚历山大·普希金,一八三三年,秋

每次当我看见色彩斑斓的秋天景象,都会令我想起这句摘录的诗歌,特别是最近在那片被誉为太阳升起的国度中度过的时光里。

东京-大阪-箱根

东京-大阪-箱根

我已经数不清去过日本的次数了。15-20次?还是20-25次?差不多吧。第一次是要追溯到2004年的亚洲反病毒研究者协会会议,而且在那之后去的更频繁了,到现在差不多要一年三次了。我从不抱怨——虽然不能说是最爱,但日本的确是我在全世界最喜欢的国家之一。遗憾的是,我只在春季,夏季和冬季去过日本,唯独没有在秋天。日本的两个”最佳”季节是春天(因为樱花都盛开了)和秋天(因为秋天的落叶都洒落在地上),(终于!)我在11月份来到了这里——欣赏这充满黄色、绿色和棕色的郁郁葱葱的日本! 请浏览:美丽的日本四季风光

报复也可以是甜美的,尤其是对专利流氓的报复更是如此

2013年9月18日
尤金 ·卡巴斯基

回报的到来总是缓慢的——这是充满痛苦的缓慢进程,但令人欣慰的是,在打击部分臭名昭著的专利流氓及正视专利流氓领域内的问题方面,我们终于看到一些最终到达胜利彼岸的迹象。

在此之前,我已通过博客的方式描述专利流氓问题,及处理此类问题所需实施的措施。

因此,在本篇博客中,我们首先快速回顾一下,你处理专利流氓问题所需实施的措施:

  • 专利仅可在限制期限内使用——法院禁止在专利收购期间提出索赔要求;
  • 如果通过法律程序,则在法庭诉讼落败或在撤回诉讼的条件下,法庭将强制性的要求原告向被告提供损失补偿。
  • 法庭禁止通过专利聚合的方式提起诉讼;
  • 对于专利描述的详细性及准确性要求正在不断增加,并且需要对专利实施强制性的技术专家检查。
  • 主要事项:不可为概念性思维申请专利,仅可为具有具体实践性的应用申请专利。

有时候,我感觉美国立法者也在阅读我的博客!最终,尽管并非所有地区都已真正实现,但美国付佛蒙特州已首先正式实施第一部反对专利流氓的法律。

在这部法律中列述有许多有趣的法律规定,但我最喜欢这部法律的部分是,现在如果可以证明专利流氓公司处于恶意使用专利,则作为被告的专利流氓公司将需支付所有法律诉讼费用。 请浏览:报复也可以是甜美的,尤其是对专利流氓的报复更是如此

马格德堡:前卫之城

2013年9月17日
尤金 ·卡巴斯基

有一句俄罗斯谚语翻译过来就是“生活一个世纪,你会惊奇的发现另一个世纪”。我认为,这句话的含义是,当你感觉到已看到一切时,其实你并未做到这一点。对于我来说,这句谚语特别适合描述近期我在马格德堡的旅行。这座城市总是——惊喜不断。

总体来说,马格德堡是个略显沉闷的偏远城市(这仅是我的意见;再次强调—今年的大部分时间,我都住在莫斯科:) 。马格德堡内有一条河(易北河,但仍略显不足);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银行;有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堡(经修复后的)墙壁及哥特式大教堂。此类城堡墙壁及大教堂的规模不是很大,对于这座略显沉闷的城市来说,仅可起到装饰的作用……

在城市的中心,存在有一座被称为马格德堡绿色城堡的大型住宅/商业建筑。请查看这座绿色城堡的颜色、外形及样式!你是否见过类似的建筑?

负责修整马格德堡绿色城堡的是一名20世纪后期的高迪派艺术家佛登斯列·汉德瓦萨。绿色城堡仅是该艺术家完全基于建筑令人陶醉的原始风格,将原有建筑变为欧洲中部大陆内建筑杰作的作品之一。

作为一名粉丝,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位艺术家具有特立独行的性格。佛登斯列·汉德瓦萨认为,人们不应住在盒子般的建筑物内——所有住房不应仅具有相同的样式;并且,他还鼓励居民通过墙壁喷涂或其他方式,改变周围的住宅墙壁。同样,对于建筑物内墙来说,也是如此。佛登斯列·汉德瓦萨还曾把已废弃的工厂,转变为前卫的艺术作品。

在提供足够多的文字描述后,现在我来提供一些照片:

1 请浏览:马格德堡:前卫之城

给予世界希望的领导人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是全球在世最伟大领导人的生日。今天是新加坡这个国家的创始人及无可争议领导人—李光耀的90岁生日。如果不是他,如今的新加坡将完全不同。李光耀先生把一个落后、无实体性的地方,变为一个繁荣的国度,并变为一个令全球其他国家奉为典范的城市。

 

那么从前的新加坡是什么样子呢?

1965年,新加坡和诸多其他国家一样刚刚独立——这个国家就像是被人摒弃的垃圾土地一样被迫独立。当时的新加坡仅是极少人愿意前往的一小组未开发岛屿;所有人的心中都认为这个国家没有可靠或潜在的发展前景。人们在心中都不愿意把新加坡作为其首选前往的国家。

 

新加坡从前的特征是什么?

  • 这是一块可怜的领土—  境内沼泽遍地、整体杂乱无章、猪和牛等家畜任意饲养。
  • 没有任何自然财富,甚至连饮用水都极为匮乏(几乎等于一无所有)。
  • 邻国关系(委婉的说)较不友好。
  • 半数人口为文盲,并受较强的共产主义影响(包括外国的支持也是如此)。
  • 种族冲突严重,该国人口由中国人、马来人及印度人,三种宗教信仰不同的人群组成。

 

附加特征:

  • 有组织的犯罪团伙
  • 无军队;无忠诚的警察武装。
  • 腐败横行
  • 除英国军事 基地服务及海港业务外,几乎无任何其他商业。

 

这些就是全部?

脏乱、贫穷且无任何希望— 1965

经25年的改革之后(是的,仅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早期),新加坡就已变为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

请浏览:给予世界希望的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