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咒语

姑娘们,小伙子们,

在我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似乎、好像我终于从足球咒语中解脱了。每次我在体育场或者电视机前观看足球比赛时,输的那个总是主场球队。现在好像这个巫婆般邪恶的不公正终于化为乌有,并且消失在了过去。 就在刚才,我在法兰克福观看了法兰克福俱乐部(Eintracht)的主场比赛,结果是-主场胜了!我的那双 “毒眼”再也不是 “恶魔之眼” 了。现在我终于能看足球比赛了!……如果是我想看的话 :)

-发生了什么

2018年无论发生了什么,卡巴斯基公司继续向前,向上……

 

大家好!

在迎新年的晚宴上,人们习惯总结过去的一年,并祝自己和他人生活或幸福,事业繁荣。在今年的餐桌上,对2018年的总结工作我仍然如同以往,没有丝毫的怀疑。所以,我的祝酒词词听上去非常明确:2018年在经历了地缘政治颠簸和某些媒体的谎言攻击,我们不仅没被打垮,反而表现稳定增长;与此同时,我们还研发了连竞争者做梦都没想到的新产品,新技术和服务。是的,是时候和你们大家分享2018年的业绩了。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

 

我不必掩饰,2018这一年对我们公司来说并不寻常。高层的政治麻烦毫无疑问伴随着我们。但之后却呈现出有趣的一面。很容易作出这样的推测,那就是-2018年事情很糟糕,将会没有什么可自夸的。 可产品好不好,最终用户用钱来投票。这点让我很欣慰。事实是,我们的业务继续增长!公司2018年12个月全球收入为7.62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4%*。

那么,哪一部分增长特别好呢?
-继续>

Flickr照片

Instagram

揭秘地球表面有几个赤道 ……

无需上网搜索,就会猜到厄瓜多尔的命名是根据其所处地理位置在赤道上。”Ecuador”  就是赤道的意思。这意味着到了厄瓜多尔不去赤道走一圈,就像到了巴黎而没到埃菲尔铁塔;去了伦敦没拍过大笨钟和泰晤士河;来到莫斯科错过了克里姆林宫和红场;在罗马没有一睹罗马斗兽场;去了一趟悉尼没瞧见悉尼歌剧院;在堪察加半岛没有看到熊。这样的单子真是可以越拉越长没有止境…所以怎么着也得来一趟真正的赤道和赤道博物馆之旅。好在离得也不远,就在首都基多市郊外。

看,这儿就是地球的中心-Mitad del Mundo。画了黄线,把地球的北部和下半部分开。 并且立了一块碑来确认。

-继续>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基洛多阿湖游记

众所周知, 厄瓜多尔是个火山地区。这里有着30多座各种各样的火山构造。著名的安第斯山脉从北至南贯穿国境中部。厄瓜多尔有个叫 “火山大道” 的地方,它是一个被山脉和火山锥围绕的山谷。

火山活动通常非常具有观赏性。其非同寻常和壮观的景象吸引了那些不太谨慎的游客。 这里火山活动很多。尤其是火山口的湖泊非常令人称赞。这里的湖泊不仅仅是处在美妙火山口的一个漂亮的水平面。 通常它们被陡峭的破火山口岩石包围,几乎是规则的圆形。 我们这次见到的基洛多阿湖就是属此类。它神奇的风景令人着迷……

 

这是从卫星上看到的基洛多阿湖:

火山口顶部海拔近4000米。(互联网上称3914米,地方文献记载是3930米)。从火山口向下走有一条尘土飞扬的小道通向湖面,距离大约1公里左右,步行约30分钟能走到湖边。如果边走边拍照大约需要40分钟。不急,慢慢享受周围美景。 让我们从不同角度看看这个美景:
-继续>

Je m’appelle 尤金

一个公司官方新闻。

近日,法国驻俄罗斯联邦大使西尔维·贝尔曼女士拜访了我公司莫斯科总部。

我和大使在非常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会谈。 大使和她的同事对网络安全问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且表现出在数字领域非常不错的专业知识。我们谈了公司在法国及法语国家取得的一些成绩;分享了我们研发新技术的计划以及与法国公司和政府机构的合作发展状况。

同时也涉及到其它一些话题。诸如我们对未来数字技术在工业系统发展的看法,以及针对工业基础设施可能存在的一些网络威胁和如何共同应对这些威胁的问题。

所有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客人离开时感到非常满意并对网络未来充满信心。

顺便提一下,大使的座驾是雪铁龙C6。这个型号的雪铁龙非常少见。网上说此款车全世界总共23384台。

去一个更远的地方过新年

Hi ,各位!

我回来了。 该聊聊我们在厄瓜多尔和加拉帕戈斯岛那些事了。我可是攒了一肚子的故事呢,你们给自己准备点儿爆米花吧,我要开讲了。

那先讲啥?我不想虚构点有悬念的情节迷住你们,就按我们探险顺序来讲。 先说主要的:

怎样迎新年。

不言而喻,关于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但是我经常把这一天过得和传统方式不太一样,我挺喜欢这样。提前做个计划,不按传统惯例,并去更远的地方(已经实践过了-一次是远在岂力马扎罗,另外一次是在遥远的印度尼西亚)。事实证明,当新年的钟声响起,远在厄瓜多尔,让自己的身体被天鹅绒般温柔的泉水拥抱,很幸福,也很有年味!

 


-继续>

厄瓜多尔探险-热身

谁要免费超炫头像? 我这里有一堆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不久前,我们一群驴友凑到了一起。 这是一群不喜欢在新年期间躲在温暖的小家里看电视,上网,读书喝蜂蜜热茶的人;也不愿意坐在家里养生和愉悦感官。这些都不属于我们。

于是,

我们准备了各种必需的,

各种不是很必需的,

一些压根完全不需要的,

还有那些顺手拿起的,

然后把所有这些东西费了老大的力气塞进了

背包,

行李袋,

旅行箱,

手提行李中…

之后就把所有这些发到了遥远的厄瓜多尔。

在那里我们看到了顶部被皑皑白雪覆盖的火山;被火山包围的神奇湖泊,还有温泉,大海。沙滩,霜冻;令人难以捉摸的赤道奇覌。还有很多其它的东西。此次计划的亮点是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探险,我们近距离看到了当地特有的各种生物,包括鸟类,海豹和海龟。还拣回了已经忘了的玩魔方的技巧;过了一把赤道景观的眼瘾等等,许多许多…

感触太多了,有太多的故事了。 拍摄的一千多张照片还都在处理中,那些照片融汇了我们的激情和感想。 这第一批照片是D.Z.我的一个老旅友镜头下的。经他同意我选了最棒的这些。筛选来,筛选去,本想少发一些照片,但是发现即使压缩到100来张,也只能展现这次探险的最肤浅的一面。所以,请勿见怪。

那么,准备好了吗?让我们开始吧->

 

-更多照片>

翻译的难度

我们的2018中国之旅已经结束,该清点一下粮仓了。 整理出一些照片,这些照片记录了此行期间那些令我们开怀大笑的场景。 其中最最让我们忍俊不止的就是那些景区的指示牌翻译了。:)

是的,俄罗斯人还敢笑话别人的翻译水平,这可不太聪明。我知道,也完全同意。俗话说了,嘲笑别人前先照照镜子里自己那张歪脸吧…记得前一阵莫斯科一个公园举行开园典礼,用汉语条幅装饰了一番。 条幅上著名的莫斯科红场叫 “红肠”了吧?还有一大堆俄国产的俄译中神话呢。我还听说过一个中国汽车配件商店的故事。本来给这个商店起了个挺好听的名-“长城”。然后就从长城牌罐头上复印了几个类似的汉字-清蒸猪肉罐头,再然后就给挂上了。哇!长城汽配商店改名叫猪肉罐头了!

你们要是还有类似的故事给我投过来哈,别不好意思。

但我还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更奇葩的翻译杰作。那是一张中俄边境城市的商店照片。 商店门面上用汉语打着一个招牌,汉语下面写了一串俄语翻译— “无法连接到在线翻译”。 唉,可我怎么也找不到那张杰作了,放一个同样意思的英语版代替吧。就是下面这张:

 

照片来源

接下来我要开始给你们展示景区里那些炫酷逗乐的翻译杰作了。

Export -出口?出口到哪个国家?

 

事实上这也不太复杂。反正汉语写的是 “出口” 。 用  “Export ” 也没事。 :)
-继续阅读>

惊世艳俗的圣家族大教堂

巴塞罗那…每次来到这个城市都尽量会找个时间去参观著名的圣家族大教堂– 一个气势恢宏的建筑;同时,它可能也是全西班牙最光芒万丈的宏伟建筑。关于这个神奇而又美轮美奂的宗教建筑无需过多介绍 。这就是它:

 

我的这次圣家教堂之行却有点不同寻常,让我和你一一道来。
-继续>

周末晚间海报

这个周末安排做点什么呢?读什么书?看个什么影片? 听点什么音乐? 嗯,我这里倒是有点儿建议。

乔治·奥威尔的小说   “1984” 。关于这本书就不用耗费文字多说了。 “老大哥正看着你呢” 书中的这句话所有人都知道。 几乎没人不懂这句话的含义。 尽管是如此,我还是忍不住说两句。

1. 很早以前我就读过这本书,是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适逢苏联时代的垮台并伴随其新闻审查制度的崩塌瓦解,一切公开化和改革的幸福浪潮突然降临到每一个苏联公民身上。那时我还是个小青年。30年过去了,再次读这部小书还是令人兴奋不已,它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当今世界中依然可以看到书中所描述的事件,并且在完全预料不到的地域范围出现了书中叙说的场景。 令人惊讶,但这就是事实,尤其是书中那个被突出描述的摄像监控。

2.书中预言全社会将普遍实施视频监控已成为事实。 关于这点可能还需要单独评论。 在十年前,书中描述的那个挂在高处的摄像头和电视屏幕被认为似乎是荒谬、和不可思议的可怕事情……时代过去了,怎么样,我们已经习惯了它们。甚至也已习惯 “私人领域和个人信息”正逐渐消失在遥远的过去;甚至更远至上个世纪。 监控摄像头、手机信号、银行支付卡和手机支付、实名制购票,这一切导致有人知道我们个人的所有信息。 欢迎光临 “1984 ” !我们早已生活在书中描述的世界。

3. 书中描写的地缘政治局势是这样的-三个绝对的集权国家,区别只是国名不同而已。 我的问题是:书中描述的那种刻板的模式牢固吗? 在书中,那种社会结构形态被描述成坚不可摧和绝对稳定的;而且处于那种结构模式的社会不会有任何动荡,更别提会出现革命了。 内党享有绝对权力,外党和其他团伙处于全面监控中。能动摇那种结构吗?你们怎么看呢?

我觉得,能。但是只能是一个来自于外部的作用,这个作用就是自然灾难。我阐明一下,我们的科技文明经常会遭遇各种新的疾病和流行病的困扰。还没来得及战胜艾滋病,又出现了各种新的埃博拉病毒群。为了对抗这些不幸,医学正在不断完善;我们进行医学实验;发明新的药品。而这一切都需要认真的科学研究和专业培训。但是,在 “1984”中进行的是逆向操作,愚弄全体民众;拒绝科学和进步。就是说,一个或者是一些这样的帝国早晚会毁灭于某种瘟疫;并且迟早会出现一种大规模的流行病,这种流行病的蔓延会使国家控制陷入瘫痪,进而民众被释放从而获取 “自由”。我的阐述合理吗?

在我读这本书的时候脑子里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剧情。 书中说-这种模式可能是无法改变和稳固的。这点不可信!迟早,大自然-母亲,将采取自己的方式迫使人类进步和发展,并使人类走向更加遥远的未来!

以上就是基于 “1984”的思考。如果你已经读过这本书了,我也强烈建议你再读一遍。

那既然聊到了反乌托邦这个主题,就再说说不久前我看的一部有意思的电影 。电影叫 “巴西” 。但是这部电影和巴西没有任何关系。电影里好像只有一首巴西乐曲。 没错, 歌名叫做  Aquarela do Brasil  ,电影本身题材是反乌托邦的。 片尾人物结局不太好,几乎和小说 “1984”里的人物一样,不是死亡就是精神失常。 这部电影也是很建议你观看。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