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溪 – 新西兰式地热温泉

细心的读者肯定会在来自新西兰的”报道”中注意到,这里绝大多数地名源于毛利语。这些地名在毛利语中都有一定的含义;比如,众所周知Rotorua(罗托路亚)在毛利语中意为”第二大湖”。

但是,也有一些地名例外。

例如,一些大城市的名字是英国殖民者起的,Lady Knox(诺克斯夫人)间歇泉就是其中一例 – 毛利人并未给这个温泉起任何其他名字,当然这也不是当时的间歇泉。另外还有一些英文地名,比如Kerosene Creek(煤油溪温泉)。互联网上能查到一些旅行建议。这正是我们前去的地方。

该怎么说呢?这里是新西兰又一处特别适合拍照的地方。

请浏览:煤油溪 – 新西兰式地热温泉

高空俯瞰奥克兰与风光旖旎的海岸线

很遗憾没人能帮我解开在新西兰遇到的老橡树之谜。但是,那些爱树者仍然充满了好奇(点击此页查看),不仅仅是对橡树,还有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的生活见证。

在我对新西兰橡树进行研究时,我偶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话题”全球最古老的树”。我之所以说”惊人”,那是因为当我得知一些树木能老到什么程度时,我感到非常吃惊。新西兰有一棵树在几十个评级中名列首位:森林之父——估计树龄有1200-4000年!

我们的确很想去见识毛利人所说的这棵”森林之父”,但是,哎,单是去就需要4个小时,回来又要4个小时:在最近经历了繁忙的跨洲工作周后,这对于我们担忧恐慌的头脑和身体来说有点太累人。不过,别担心,呆在低处——实际上是为了升到高处!——在奥克兰这也是一种非常酷的行为。我知道就像我四年半前曾在这里一样。

因此,早餐后我们立即动身了,我们行走在新西兰最大城市的人行道上。早上好,奥克兰:

请浏览:高空俯瞰奥克兰与风光旖旎的海岸线

神田祭上吟唱”伊萨-哎”

东京每年在5月15日前后的周末(今年是5月14日-15日)会举行神田祭(亦称”神田节”)。东京地区(我想只是神田)的所有民众会在大清早集合,他们穿着代表自己街道颜色的古代服装,抬着下面照片中的神轿…我们称它为移动的圣寺(如果我的说法太离谱了,请一定告诉我正确说法),他们会将神轿一直抬到神田神社:

请浏览:神田祭上吟唱”伊萨-哎”

随性所问…… 问题五花八门!

昨天,我在Reddit上主持了”随性所问”(Ask Me Anything,AMA)活动。我在此要感谢参与用户提出的所有问题 – 尤其是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要开始喽:感谢大家参加的精彩问答会!无疑问题涉及面非常广 – 有关于智能手机安全的,有一级方程式赛的…还有问我最喜欢的食物和饮料的,当然还有问我的姓氏怎样发音以及…《星球大战》等必问问题。事实上,大家问得问题太多,我当时没法全部回答所有问题。但是我建议你在这里阅读完整内容 – 或许我的一些答复正好回答了你的问题;如果没有 – 请留言,因为可能以后的博客文章有针对这些问题的,或者我会在Reddit上直接进行答复。

更多内容: 随性所问…… 问题五花八门!. . .

汉诺威工业博览会

迅达集团是世界一流的电梯和自动扶梯生产商,在我心目中是一家非常了不起的公司。(下次乘电梯的时候,你可以留意下制造商标识。)在我看来,这家公司十分值得尊重,他们的业务实践也值得我们学习并仿效。然而,在展会上看到迅达的展位上的各种宣传语时,我浑身一个激灵,当下对周围环境感到不安,左眼皮开始狂跳。为什么会这样呢?

请浏览:汉诺威工业博览会

谁发现的美洲大陆?

大家好!

我的博客继南极系列之后,即将推出另一个系列 – 历史系列。昨天的博客文章是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而今天的文章中,将有更多的历史内容;但不是关于(英国)王权属地,而是关于前(英国)直辖殖民地的,内容毫不逊色…

那么,你知道谁是最早踏入美洲的吗?阅读了各种学术说法和野史后,我还是非常好奇。所以我就这一主题阅读了更多相关书籍,结果我发现了以下内容:

第1种说法:智人

是谁最先发现了美洲?比如在亿万年前?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在亿万年前,没有文字和记录,还没有发明其他有用的东西。但显然,最先发现美洲的是现在西伯利亚地区的人,他们在冰河期春季的某个时刻,跨越了今天白令海峡两岸冰川覆盖的山峦之间的山谷,当时山谷可能至少有部分地区是陆地,而今天全部是水面。

如今谁还知道当时白令海峡是什么样呢?是全部为陆地?还是为潮湿的沼泽地?或者和今天一样 – 是一片汪洋大海?第一批西伯利亚人是徒步?划独木舟?还是游泳穿过海峡的?对此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除非…)。

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决定先朝东走?我是说,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轻松横穿”美洲”。总而方之:这无疑是一项英雄的壮举。这肯定意味着第一批西伯利亚人要逃离某种困境,这种困境甚至要比越过高几千米的冰川,经历极度寒冷的气候、食物缺乏以及应付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因素还要糟糕得多。

我们可能也永远不会知道西伯利亚人的第一次美洲远征是否成功。他们是否一开始就成功了?还是第二次、第三次或者第73次才成功的?或者也许他们直接返回原地,现在从很多不同的远东/北方人的长相上可以看到他们的基因,比如爱斯基摩人和楚科奇人?

所以我们无法确知是谁发现了美洲,那么能否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据现代遗传学家估计,应该是在1.5万年到3万年之前发现的。实际上,据他们的说法,至少有两次移民和定居潮。Spencer Wells所著的优秀图书《The Journey of Man》中提供了关于此方面的翔实内容。Wells在书中向我们展示了两次以上的从西伯利亚(穿过楚科奇)进行的部族迁移潮是怎样进行的。究竟有多少次 – 或者为什么要进行迁移 – 并不清楚。我们只知道成功的迁移潮。关于在迁移过程中,被海浪冲走或死于饥寒的移民人数 – 没有人知道。所以,是的:我们对美国的第一批”征服者”知之甚少,我们只知道他们确实是”第一批”。但不要紧,我们接下来继续…

请浏览:谁发现的美洲大陆?

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

最近到海峡群岛(特别是泽西岛)的短途旅行让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感到十分的困惑。当然,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些迷你领土的官方地位,有些岛屿有自己的货币,甚至有互联网域。

幸好有我的朋友兼同事V.G(尤其偏爱居民史),我完全不了解这些所谓的英国王权属地,他给我补上了这一课。最近他在公司内部网上发布了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博客文章 – 特别阐述了关于纳粹占领王权属地的内容。本来我是打算转述他的文章内容,但我转而一想,最好还是照这位历史学家的原话描述比较好。下面就是他的文章 – 一字不差。好吧,开始了……

请浏览: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