矗立在悬崖之顶的自由之城

漫步在圣马力诺,看着悬崖顶上那些难以攀登的塔楼和要塞,让我墙陷入了沉思。 这一定是中世纪强盗用于藏身的避风所。可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公认的说法是:在公元4世纪耶稣遭迫害时,一个逃亡的耶稣的石匠是第一个来到此地的人。在此低落脚之后。石匠开始采石,之后其他人也加入进来,再之后,修道院出现了。到如今,这个袖珍国家已经存在了1700年。 期间也曾有人企图侵占这块悬崖,但是谁也没得逞 。关于这段历史,互联网上有比较详细的介绍。所以建造了这些城堡和塔楼。这段历史也孕育了这个自由独立的国家,在这个国家的国旗和国徽上印着  “LIBERTAS” -即自由。

第一个,最古老的塔楼,起初它是个监狱。

 

第二个塔楼:

最远处那个是第三座:

既然聊到自由和独立,那么不得不提一句。 圣马力诺既不属于欧盟,也不属于北约,虽然这个国家印发欧元。你们之中有听过这样的地方吗?我反正没有…

四月末这个非旅游季节在圣马力诺随处走走真的很棒 🙂  。只是云层和时不常下雨会影响欣赏周围景色。 既使戴着我的魔术眼镜也无济于事 🙂

 

到了晚上,当云层覆盖在悬崖上,四周景色呈现出一丝神秘色彩。

 

这里就是这座悬崖上的城市…

 

汽车穿过两个墙壁之间的夹缝。按这里的规矩,我一到就把车停靠了。 街上或许也就这一辆车。

 

悬崖上的小餐馆,啊,还不错!只是天公不作美。

 

还有各种精品店抓人眼球,我感觉可能是些免税之类的商店。我的敏锐没让人失望 🙂 。正是这类商店。

 

看到了各种售卖枪支的商店。 圣马力诺对持有枪支立法很宽松。所以你可以看到橱窗里各种枪支林立->

喲,缆车 …难道是圣马力诺到意大利的缆车?要是这样就太有个性了,从一个国家坐缆车到另一个国家!过海关和边检都在运输途中完成 🙂 。而事实上是-缆车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圣马力诺 🙂

不过可以花一欧元从这个设备里看看四周的意大利:

强力推荐去崖顶转转!

这些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小国度的照片:

 

其它一些照片都在这里

面向未来 “地球2050”

你们可能已经知道, 一周前,我们公司有一个重大变化。实际上这样讲不完全准确!

因为我们公司早就在累积变化,而且一直不断地在变化。甚至有一些变化从22年前就已开始(绝对是朝着更好的方向转变)。所以 “走向未来” 这句话绝不是诞生在昨天。不断思考未来可以称之为我们的职业。好吧,至少是几个职业中的一个。

如果今天不顺应技术发展而进行改变,那未来对我们来说可不会有什么好兆头。这不是说将没人购买我们的产品,而是不会有人买… 当然这是开个玩笑:)

事实上我坚信,一切都会很好。新技术的研发正在改善世界。没错,一个新的机会必然伴随一个新的风险, 这是不能回避的事情。

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了识别,捕捉和预防这些风险 。如果防护落后于攻击,也将不能称其为防护,而是一个甜甜圈。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需要具备一个天赋,那就是要能够预测网络坏蛋脑子里恶意,并且提前给他们设置圈套。 正是基于具备这种天赋,才使我们得以经常表现出不同于竞争对手的优势。 你们还记得勒索软件 吗?一个近几年发生的巨大全球性的网络瘟疫。我们主动地捕捉到了它-无需任何更新。

总体上讲,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是如此关注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以至于在两年前启动了新的社交媒体项目 “地球2050

这个项目的优势在于它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区域。 请原谅我用一个流行术语—众包。任何人,无论你是部长还是清扫工,都可以在那里分享自己对未来的想象。可以写下自己对未来的预测-如果你能写。 如果你能绘画-就画一个未来美景。再退一步来讲,完全可以给别人的创作点个赞,或者写个评论 🙂

那么, 为什么开放很重要?

那是因为未来很难预测。个体容易犯错,这是可以理解同时也是很自然的现象。但是众人的想法,哪怕它们是不完整,模糊和相互矛盾的。当把这些想法整合起来, 就会给出某些更多的东西。这类似于印象派艺术家作画,如果不用鼻子对着画布,就无法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线条变成一幅画。

在我们 “地球2050″这块画布上已经被涂抹了很多线条-目前在网站上几乎有来自80多个作者的将近400多个对未来的预测。需要强调的是,这些作者非常有趣而且令人印象深刻。

他们是未来预测学家伊恩·皮尔森,天体物理学家马丁·里斯,风险投资家斯蒂芬·霍夫曼,建筑师和工程师卡洛·拉蒂,作家斯·孔斯特勒,博主艾萨克·亚瑟。请原谅,名单实在太长了,我在这里不能一一例举。

另外,就在不久前,著名的美国科幻小说家戴维·布林加入了我们这个项目。他预言主宰历史未来的不是石油而是磷酸盐

“地球2050” 网站上的很多预言都来自于我们卡巴斯基的员工。那么有我的作品吗? 30年来,我一直在勾画一个 “无病毒”未来,我决不允许自己落后于集体!所以现在该网上也有我的预言。我在这里求点赞哈。:)

不过  “地球2050” 决不单单是一个词组。我个人喜欢让一个想法可以被看到,触碰和品尝。当然我们还没学会在网站上再现味觉(请再给我们点时间!),不过目前在该网站可以看到未来的景象。

嗯,比如说,要目睹一下新加坡的未来?那么,请看-2050 新加坡。 再早一些的新加坡?那就看新加坡2040

不想看新加坡?(你真不该这样)那么该网站上还有60多张展示世界许多城市未来的照片,从莫斯科纽约圣保罗迪拜

Сан-Паулу на “Земле 2050”

恰好,我们还有个新闻-“地球2050” (我们公司里的人都亲切地叫它 “小地球” )网站今夏将获得全新的,更有趣和更适宜的设计风格。虽然目前它看上去也很不错。不仅我自己这样认为,还有十几个国际设计比赛评委也持同样看法,其中也包括红点奖的评委。

最后还有一个令我满意的数字。那就是:71%的 “地球2050” 网站访问者是18至35岁的年轻人。他们来自美国,俄罗斯,中国,印度,英国,匈牙利,法国,德国,加拿大 和其它200多个国家(包括东帝汶和库克群岛)。

我还想重复一遍:来自全世界的年轻人,在这里不会去划分他们是来自第一世界还是来自第三世界;在这里没有国家,语言,阶级和财富的边界。这些年轻人在此共同展望未来,关注生活的变化,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变化并不冷漠。

这一切意味着-人类的未来将是正确的。 直至今日,我仍然是个乐观主义者。

Flickr照片

Instagram

伊斯坦布尔的新机场-赞!

伊斯坦布尔的新机场

这个国家长期以来饱受老城里的旧机场无处扩建之困扰; 而土耳其航空公司又在大力扩展飞行航线。根据维基百科数据显示,目前土耳其航空服务121 个国家,排名世界第一(第二名是法航)飞往全世界304个目的地,飞机机队有329架飞机(世界第十)。

因此该国决定在空地里建造一个新的巨大枢纽机场。于是它就建成了!机场面积约6公里乘4.5公里,4条长约4公里的跑道,约800×400米巨大无比的主航站楼(还不算登机口通道-否则面积还要大)总之,这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物。顶视图

 

这是航站楼内部。巨大的建筑结构。 在里面腿都走累了…

这是从二楼向下看:

候机厅内部:

 

老机场 “阿塔图尔克” (1919年建成)已经转出去了,连同自己的国际航协代码 “IST” (旧的现在叫 “ISL”),并且转为仅仅服务于货机,公务机和其它一些不定期航班。这一切令人想起了那首名曲 “伊斯坦布尔不是君士坦丁堡”  :)

IST 管理层骄傲地宣称,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客运航站楼-面积高达140万平方米。

 

可是互联网上不买账,称迪拜航站楼更大

不管怎么说-干得好!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改建使年客运吞吐量达到两亿人次!这是想当客运冠军呀?2018年的客运统计结果是这样的,公认的冠军是亚特兰大的机场,进出港人数达到了1.07亿。作为比较,迪拜低于9千万,谢列梅捷沃4千五百万,莫斯科所有机场总共客运量约1亿。

不过那些巨大的机场也有自己的不足之处。比如说我们今天飞机降落后在跑道上滑行了半小时,飞机在整个机场兜了一圈,之后非常缓慢地停下了。下了飞机又坐摆渡车(虽然廊桥就在边上),在摆渡车上又反向绕了半个机场。我在这里只是转机,结果从飞机着陆到我坐下来再连上Wifi 用了一小时… 哎!简直了…

不过,据我偶遇同伴A.S 讲,这里的食物实在是太美味了!他被这里的甜品给降住了(用他的话说就是 “令人震惊的好吃”)-为啥以前没注意到呢。 接下去说说公务舱休息室:

“这里提供和高档餐厅里一样的美食。有几家是做本地菜的。当着你的面烹调,既新鲜又好吃。 有20多道开胃菜,10多种橄榄供选择。土耳其奶酒是从一个大桶里倒出来的。甜品超棒。可能特别好吃鲜美。酒品我没尝。 酒吧看上去就更没得说了,简直令人难以抗拒。 :)除此之外还有模拟高尔夫,带睡床的单独房间可供休息。简言之,完全可以在这里舒适地度过几个小时。”

 

所以,万一您哪天也降落此地,那么就祝你胃口好吧!:)我就不必了,飞机上一会儿还提供餐食呢:)一天吃两次午餐…哈,算了吧,我得为夏季探险游减减肥。

好了,按常规,猜猜我马上飞哪里?看,这就是我要乘坐的那只小鸟…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德国三角形之旅

于是,三天的莫斯科-慕尼黑-柏林-莫斯科急速三角型冲刺结束了。赫! 喘口气…虽然不是特别大的  “跳跃” ,但是不知怎么,这次的商务活动强度还挺大。现在终于可以稍稍喘口气,分享些路上碰到的那点事儿吧。先得明确一下 ,我没进慕尼黑市区,所有计划和安排好的事项都是在慕尼黑机场进行的。从各种安排来看完全是巴伐利亚式的。机场有德国人引以自豪的 自酿啤酒屋 🙂  是的,瞧,酿酒设备直接就放在机场的餐厅里:

这里的人还说,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家设在机场的啤酒屋。但是上网搜一下就很快推翻了这个说法-2014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就有了这种形式

 

对了,在酿酒系统也有数字自动化装置,这就是酿酒过程控制系统 (SCADA)的那部分:

 

餐厅周围是非常舒适的小院子,可以坐在这里喝啤酒。 但是感觉有些凉意…

啤酒屋名字很有空港氛围叫做  “空中酿造”

 

稍稍切入一点正题: 慕尼黑机场非常重视数字安全问题。他们启动了信息安全中心项目。我飞过来正是参加他们为此而举办的一系列会议。

 

会议之后,从机场直接跳上空客飞往柏林。在柏林也是各种商务活动,但是得空抽出了半小时逛了一下 巴黎广场

 

顺便告诉你,我们在柏林有一个不大的办公场所。它就位于这个星巴克的上面。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正是我们的办公室。 :)

 

这群人拿着英国国旗站成一排在干嘛?警察围着纪念碑清场。警察好像清理得不太自信哈,蹬三轮的都穿过警戒线了->

 

原来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夫妇来到了柏林,前往下榻我们住的酒店! 酒店大堂都已经插上旗帜欢迎…

 

哦,这意味着应该马上拿箱子尽快搬出酒店,否则会被安检虐死,还可能赶不上乘坐的航班,再加上柏林那没完没了的堵车…

 

结尾处。让我们再来看看柏林舍納费尔德机场的互联网状况。对于人均GDP前20名世界第五大经济实体来说好像有点丢脸吧。

就到这里吧。从莫斯科向各位问好!

圣马力诺-+1 悬崖上的国家

各位好!

今天来说说我在这个地球上的活动位移情况,以及我是怎样按自己的统计方法记录它们的。开始喽!

在我生活日程表里的各种会议活动,事件和一些旅游探险的地点散布在不同的国家和城市。我的足迹几乎(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到过世界上的半数国家( 按世界行政检索)。其中大部分是欧洲国家。在欧洲这块版图上我几乎没有空白点,是的,几乎到处都去了。嗯,除了…还有哪个没去?对了,欧洲这部分还剩几个 “白点” :

一共就7个: 圣马力诺,斯洛文尼亚,黑山,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白俄罗斯,摩尔达维亚。

是的,应该说有些地缘政治和地理方面不明确的地方。比如说 高加索地区算是欧洲吗?对于这些争议存在各种不同的解释。但是,如果高加索地区算欧洲,那么我还没有到过独立的格鲁吉亚。更确切地说是到过格鲁吉亚的巴统市,那是在1981年,当时格鲁吉亚还是老态龙钟的苏维埃时期的一个加盟共和国

简言之, “是与否” 的国家名单和所有一切,完全取决于地缘政治是否承认以及是否存在边境争议。无一例外!我完全不想搅到这锅粥里。也可以认为这是 “免责声明”。

因此,在我到过国家的清单里是90+1,刚刚按次序又加进了一个。这就是…此刻需要插入音乐锣鼓声和参与庆祝者脸上激动的表情->

是这个小小的在悬崖峭壁上的国家-圣马力诺共和国 。绝对独特和令所有人感到惬意的圣马力诺。 我还得再加上一个赞美之词-神话般美丽的。 那就先用城市的照片给后面要讲的故事开个头。

请看-〉

 


哇哦,原来是这样子啊!

去哪里?

通常,每年的春天我都到处跑,生活极不平静。几天前(4月30日)、在一个春天晴朗的傍晚我回到了莫斯科,在家里稍作了休整。这不,今天又重新上路了。我的生活基本是这样的,一大早坐在飞机上,透过椭圆的侧窗看着周围的世界。然后 再拍张照片,让我的粉丝猜猜我飞往何处,要去干嘛?好吧,欢迎你的到来:)

 

//提示一下哈,在很多机场飞机廊桥号和登机口不见得完全一致。

 

巴黎圣母院

我是做技术出身的。所以各种不同寻常并独特的设计一直都像磁铁一般吸引着我。 其中也包括古老的建筑。 常常被古代大师们的勇气,建筑师的敏锐,和建筑物比例的精确所震撼。我挺想知道,如果突然冒出点想法而又有资源支持的情况下,现点人类文明能弄出点什么规模宏大的东西来。

巴黎的几个有技术含量的建筑设计符合我的兴趣。每次来到这个光荣之城,只要有点空闲时间就会到处走走。我的游览线路通常比较千篇一律,无非就是艾菲尔铁塔,蓬皮杜中心以及巴黎圣母院在台湾的那个深夜,当看到新闻里播报巴黎圣母院失火时,我想,唉!巴黎圣母院完了,没保护好… 当然,被损坏的一切都会复原。但已不再是古代大师的作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属和混凝土。唉,那个我们早已熟悉的巴黎圣母院再也见不到了。

所以,昨天一到巴黎,安顿好住处后,我马上就跑去探寻究竟了。

万岁-万岁! 一个极好的新闻!有的时候新闻和电视里的乱讲好像也不完全是坏事。 大教堂还健在!但是暂时还不允许游客(根本没人)靠近教堂。

-很快了>

2019安全分析峰会

我的四月旅程还在继续,它的轨迹已跨越了汉诺威,巴库和迪拜这些美妙的城市。下一站-新加坡。花园一般的城市,神话般的岛屿,但是炎热,潮湿,一个未来之城。 到过多次了,曾经热情洋溢地描写过它 ,每到一回都再次让我确信:第一印象从来不会是欺骗 。 同样要引用电影 “陌生人在阳光之城拍摄无需布景”(这是我的话) ,记不起原话怎么说了,无论我怎么努力

整理了一些我认为拍的还算不错的照片,还有一些拍得特别好的 (我暂时拍不如此高水平的照片)。新加坡的白天,夜晚,和港湾。

 

最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刚刚举办过第11届安全分析峰会,我的感觉是峰会办得太酷了,好玩并且相当成功。

-继续>

处在当下的汽车未来

鉴于不久前我触及了即将到来的一级方程赛的赛车话题 。所以,今天再来聊聊汽车的未来。这个离我们不远的汽车未来将触及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它将会开启350年汽车历史的新篇章。 对!是的,也关系到您的那辆小车(也可能是几台小车,如果您有几台的话)。

最近看到一些文章。那里程碑式的标题,惊到我了,礼帽都飞出去了(如同契科夫的礼帽一样),-〉 “加州合法化无人驾驶汽车测试”  “沃尔沃无人驾驶翻斗车服务于矿井开采“(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商业服务模式!), “无人驾驶卡玛兹要进行投产”    “用于画面识别的认知技术的准确性超过了99% ” 。谷歌俄罗斯搜索引擎Index百度  、一些国家以及各个领域很多不知名的公司都在研发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 当然,有时上了头条的新闻不是很好,但是,这些例外无疑证明了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趋势。

前不久,我刚刚去过 Barilla 厂(我们的用户)参观。亲眼见到了自动化生产线如何生产成吨的意大利面,机器人如何将其装入包装袋并打包。然后用电动车运到货车待装。虽然货车还未自动化,但是很快就会有自动化卡车。 有谁还怀疑吗?

也还是在不久前,千禧年初的一次演讲,我当时漫不经心地开玩笑说  “谁会买一台只能按设定速度行驶的汽车?”(这里我要耍个滑头…我说的不是自动汽车,而是手动车:)

先按政策规定陈述一下自动驾驶技术。缺了这个,我的论述可能会被互联网小编们无情删减…哎呀,我这是说什么呢。

专用文本开始:

政治论调是这样的:自动驾驶汽车目前已经有了;明天将无处不在。我这么讲绝不是讽刺。情况真的很棒。因为无人驾驶操作系统将严格按规则运行,不会降低运行速度。不仅可设置速度,跑得也快,安全性高,舒适,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刚开始会在专用通道行使,之后会遍布整个城市和国家。然后会继续发展…好吧,之后你们自己猜吧:)你们能否嗅到传统汽车未来市场更新的前景?

专用文本结束。

那丛现在开始,就让手指跟随我的思路在键盘上敲出一连串有趣字符来吧。走-〉

 


-继续。无人驾驶的光明未来>

工业高涨

很多人至今仍然认为我们是一家反病毒公司。认为我们擅长追杀各种网络恶意软件,保护你我的电脑免遭恶意威胁。我现在想消除这个误解。 我们早就不是仅仅只针对个人和办公设备的反病毒公司了。 更何况网络恶意威胁事件早已不仅存在于我们习惯的电脑和手机中。越来越常见的是对“物联网”工业设施攻击事件。所以, “我没有无所事事,而是立马出手”  。

我们早就预言了对工业设施和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甚至是在好莱坞告诉全世界前。 而且不仅是说,更是严肃认真地研究技术保护方案。我们的技术保护涉及到了以下几个领域:工业运输业网络安全物联网设备的保护私人操作系统的保护。

可我们仍然是许多人脑子里那个根深蒂固的 “反病毒协会”。但是让我感到开心的是-我们这个协会系统有了改变。我不是以个人感受来判断,而是依靠数据。2018年,我们保护工业基础设施的解决方案(KICS-工业 “防毒” :)全球销售额增长了162% 。这种增长几乎涵盖了我们所有的销售地区-欧洲、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亚太及俄罗斯。我们给全球不同部门的工业行业客户"输出"了80多个解决方案。这些部门包括发电厂,开采企业,石油加工和食品工业行业。

 

 

 

 

网络威胁的规模及其复杂性在工业环境中正在扩大。而且关键基础设施中的核电站似乎正处于风险之中。一旦其中的一个由于网络攻击而遭遇 “轰的一声” 那无论对谁来说都将不容乐观,也包括其本身。我们的用户知道,要想解决问题,对每个企业及单独的自动化控制技术过程、都需要单独制定解决方案。

对了,2018年我们的KICS被列入Gartner公司的分析报告。 该公司负责专门研究信息技术市场 。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我们是工业网络安全市场的领跑者。 多年的工作终于得到了回报!

除了突破性的工控产品,我们还有很多新的不平常的产品。 比如:区块链技术保护。我们的工作有两方向-保障加密交易所安全(Crypto-Exchange Security)和保障初创企业的融资安全(ICO Security)。目前我们已经可以报告第一批成功的项目 。而根据Gartner的预测,到2030年之前,区块链市场的交易总量将超过3万亿美元。而今天,加密交易所的营业额是3180亿美元,其中12亿被盗,共遭遇11次黑客攻击。 这表明,我们总是有很多工作要做。

人们早就开始进行网上购物和销售,并且在网上开展业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针对复杂欺诈的解决方案-KFP会如此受欢迎。 它包含了很酷的技术:行为特性生物识别技术,机器教学方法(详细信息可以在这里获取 )。还有一个保护交易必备的产品-KDP,它是用来抵御DDoS 攻击用的。 我们有特制的附件-植入客户IT基础设施中的应用传感器。传感器可以控制流量,悄悄积累那些用来行为分析的数据,改进和完善对最小和不易发现的异常现象的算法。总的来说,那里有一整套方案。包括:发送可能存在攻击的报告,流量的全天候分析,重定向和清理通知。最后我们还会发送给客户一份针对攻击的分析结果报告。

 

 

 

 

 

在某一时刻我们懂得了仅仅工匠般死板地打造IT产品是不够的。所以,我们便有了超级能干的公关团队,他们非常懂得那些针对IT基础设施的攻击所带给公司的信誉风险。在这种危机时刻,遭难公司的公关经理们往往做出一些远非正确的决策。原因是他们自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以及下一步该如何应对。不试图去减小公司的损失,反而用一些不正确的陈述去加重危机;或者就干脆走向另外一面,玩沉默。KACIC-这是一套对抗公关危机工具。预防-有备无患!

 

我在期待我们的下一个突破口。是在保护运输网络安全领域(关于未来汽车,不久前我也在这里谈到过)和物联网设备的保护领域的突破。我们在这些领域里已经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资金。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的工业革命。物联网市场增长势头迅猛,它改变着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制造业、农业、城市基础建设、贸易、运输等等。最近一段时期我经常谈到 ”网络免疫” 它应该会取代 ”网络安全”。为此,对于物联网安全而言,保护层应该设置在物联网系统架构的基础层面上,而不应像目前这样在系统架构的上层加高。我们已经学会了如何为物联网小工具来做到这一点。未来还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