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祭上吟唱”伊萨-哎”

东京每年在5月15日前后的周末(今年是5月14日-15日)会举行神田祭(亦称”神田节”)。东京地区(我想只是神田)的所有民众会在大清早集合,他们穿着代表自己街道颜色的古代服装,抬着下面照片中的神轿…我们称它为移动的圣寺(如果我的说法太离谱了,请一定告诉我正确说法),他们会将神轿一直抬到神田神社:

请浏览:神田祭上吟唱”伊萨-哎”

Flickr照片

Instagram

随性所问…… 问题五花八门!

昨天,我在Reddit上主持了”随性所问”(Ask Me Anything,AMA)活动。我在此要感谢参与用户提出的所有问题 – 尤其是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要开始喽:感谢大家参加的精彩问答会!无疑问题涉及面非常广 – 有关于智能手机安全的,有一级方程式赛的…还有问我最喜欢的食物和饮料的,当然还有问我的姓氏怎样发音以及…《星球大战》等必问问题。事实上,大家问得问题太多,我当时没法全部回答所有问题。但是我建议你在这里阅读完整内容 – 或许我的一些答复正好回答了你的问题;如果没有 – 请留言,因为可能以后的博客文章有针对这些问题的,或者我会在Reddit上直接进行答复。

更多内容: 随性所问…… 问题五花八门!. . .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汉诺威工业博览会

迅达集团是世界一流的电梯和自动扶梯生产商,在我心目中是一家非常了不起的公司。(下次乘电梯的时候,你可以留意下制造商标识。)在我看来,这家公司十分值得尊重,他们的业务实践也值得我们学习并仿效。然而,在展会上看到迅达的展位上的各种宣传语时,我浑身一个激灵,当下对周围环境感到不安,左眼皮开始狂跳。为什么会这样呢?

请浏览:汉诺威工业博览会

谁发现的美洲大陆?

大家好!

我的博客继南极系列之后,即将推出另一个系列 – 历史系列。昨天的博客文章是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而今天的文章中,将有更多的历史内容;但不是关于(英国)王权属地,而是关于前(英国)直辖殖民地的,内容毫不逊色…

那么,你知道谁是最早踏入美洲的吗?阅读了各种学术说法和野史后,我还是非常好奇。所以我就这一主题阅读了更多相关书籍,结果我发现了以下内容:

第1种说法:智人

是谁最先发现了美洲?比如在亿万年前?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在亿万年前,没有文字和记录,还没有发明其他有用的东西。但显然,最先发现美洲的是现在西伯利亚地区的人,他们在冰河期春季的某个时刻,跨越了今天白令海峡两岸冰川覆盖的山峦之间的山谷,当时山谷可能至少有部分地区是陆地,而今天全部是水面。

如今谁还知道当时白令海峡是什么样呢?是全部为陆地?还是为潮湿的沼泽地?或者和今天一样 – 是一片汪洋大海?第一批西伯利亚人是徒步?划独木舟?还是游泳穿过海峡的?对此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除非…)。

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决定先朝东走?我是说,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轻松横穿”美洲”。总而方之:这无疑是一项英雄的壮举。这肯定意味着第一批西伯利亚人要逃离某种困境,这种困境甚至要比越过高几千米的冰川,经历极度寒冷的气候、食物缺乏以及应付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因素还要糟糕得多。

我们可能也永远不会知道西伯利亚人的第一次美洲远征是否成功。他们是否一开始就成功了?还是第二次、第三次或者第73次才成功的?或者也许他们直接返回原地,现在从很多不同的远东/北方人的长相上可以看到他们的基因,比如爱斯基摩人和楚科奇人?

所以我们无法确知是谁发现了美洲,那么能否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据现代遗传学家估计,应该是在1.5万年到3万年之前发现的。实际上,据他们的说法,至少有两次移民和定居潮。Spencer Wells所著的优秀图书《The Journey of Man》中提供了关于此方面的翔实内容。Wells在书中向我们展示了两次以上的从西伯利亚(穿过楚科奇)进行的部族迁移潮是怎样进行的。究竟有多少次 – 或者为什么要进行迁移 – 并不清楚。我们只知道成功的迁移潮。关于在迁移过程中,被海浪冲走或死于饥寒的移民人数 – 没有人知道。所以,是的:我们对美国的第一批”征服者”知之甚少,我们只知道他们确实是”第一批”。但不要紧,我们接下来继续…

请浏览:谁发现的美洲大陆?

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

最近到海峡群岛(特别是泽西岛)的短途旅行让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感到十分的困惑。当然,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些迷你领土的官方地位,有些岛屿有自己的货币,甚至有互联网域。

幸好有我的朋友兼同事V.G(尤其偏爱居民史),我完全不了解这些所谓的英国王权属地,他给我补上了这一课。最近他在公司内部网上发布了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博客文章 – 特别阐述了关于纳粹占领王权属地的内容。本来我是打算转述他的文章内容,但我转而一想,最好还是照这位历史学家的原话描述比较好。下面就是他的文章 – 一字不差。好吧,开始了……

请浏览: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

拜访牡蛎养殖场

泽西岛本身盛产土豆;但无论男女老幼,只吃碳水化合物而不摄入蛋白质是不行的。上帝对此也十分清楚,所以他给了泽西岛丰绕的海岸线,再加上适宜的气候条件,使这里成为最理想的牡蛎(蛋白质!)养殖场。没错,那里正是我们要前往的目的地,是我们泽西岛旅游考察之行的延续 – 那里浓雾弥漫,有着最独特的交通工具。

请浏览:拜访牡蛎养殖场

新增企业情报服务:卡巴斯基网络威胁X光机!

人类拥有旺盛的好奇心,天性就喜欢探索一切事物的”原因”和”手段”。 网络安全也不例外;事实上 – 人类对于网络安全拥有加倍的好奇心:了解网络威胁的”原因”和”手段”是构建网络安全的基础;也是卡巴斯基成立成长的土壤。

对卡巴斯基来说,探索”原因”和”手段”意味着对每一种网络攻击进行细致拆解、全面分析,然后根据需要制定针对这些攻击的具体防御措施。完成这一系列工作最好的办法往往是基于对方的错误主动出击,而不是坐等防御对象受到攻击后被动防守。

为了迎接这一挑战性十足的任务,我们为企业开发了大量智能服务。在这一系列的网络精准工具集合中,有员工培训、能提供所发现攻击的详细信息的安全情报服务、专家渗透测试服务、应用审计、事件调查等等。

现在,”等等”中包含我们的新服务 – KTL(卡巴斯基威胁查找),这种智能显微镜式的功能可用于细致分析可疑的对象,找到网络攻击源头/跟踪攻击历史,多元分析相关性,掌握企业基础架构的危险程度。整个过程相对于给网络威胁拍X光片。

请浏览:新增企业情报服务:卡巴斯基网络威胁X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