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空间

2019斯塔姆斯-太空政治和太空宇航员们的故事

在上一个帖子里我说过要分享更多的斯塔姆斯科学艺术节的盛况,现在我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重要的免责声明:

本帖子里的内容(也包括之后有关斯塔姆斯的帖子)完全有可能存在一些技术和历史方面的错误信息( 有些是我没完全弄明白,还有一些是 因为我不懂)…在此,我恳请大家原谅,并请指教。 希望你们优先参考链接。

我们所有人必将迎来一个重要的节日:人类第一次登月50周年纪念日。1969年7月21日,宇航员尼尔 阿姆斯特朗第一次在地球卫星表面留下了自己的足迹。这是一个人类的伟大成就。所以,在斯塔姆斯节的第一天(还有其它几天)就是围绕这个主题进行的。 月行者 ,太空宇航员和阿波罗计划管理中心的工作者们用自己的讲述还原了当时的情景。 这里,我想再次强调,这个事件早已被谈论了很多,维基网站和其它互联网上也有很多相关信息。但是,目睹舞台上那个事件直接参与者,并聆听他的讲述,这一切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事件本身范围。

我现在就按他们发言的顺序讲。

第一个讲述自己飞行故事的是美国太空历史学家约翰·劳格斯顿。他在演讲中明确指出,登月计划项目有政治意义。当时,苏联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尤里加加林第一个乘坐太空飞船实现绕地球飞行。这导致美国不仅在航天技术开发领域严重滞后,而且在航天成就的公共领域显得过于平庸。

 

正是由于苏联在太空领域的成功形象而致使美国决定启动太空竞赛,并且拨出经费用于登月项目。 如果之前说阿波罗计划是冷战产物(上一次斯塔姆斯节听到的)时语气还有点婉转,那么这一次,我在这里亲耳听到了关于这个话题的详细阐述。简言之,太空竞赛是个全球国际公关,没有任何具体的重大科学目标和实际目的。 这种说法已经不止一两次在其它各种聚会上出现,而今,我在这里,从令人尊敬的美国太空历史学家的演说中听到了这一事实。

-继续,还有更重要的内容>

2019斯塔姆斯-星光灿烂,众星之重

所以,重要的是:为什么我去了苏黎世 并提了有关 人类重要冒险的问题斯塔姆斯是一个有关太空,星系,恒星和黑洞的音乐科学节。在音乐节上,人们探讨人类太空飞行计划和各领域内的科学问题。音乐节期间按惯例举办令人震撼的大型音乐会(而我,唉,也是按惯例每次都错过…)

这一次,在这个舞台上演讲的最伟大的明星是(请注意)->

“登月者” 巴兹 奥尔德林(没错,阿波罗-11,第二个踏上月球的人),小查尔斯莫斯  杜克阿波罗-16)和哈里森 施密特阿波罗-17)。

Дальше: американцы на луне…

Flickr照片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