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斯基实验室墙面涂鸦挑战!

“我们为何不在某种程度上模仿一下班克斯呢?…”有一天,我们创意团队的某位成员提议道。的确,干嘛不呢,我思索着,很快批准了这一提议。”但是我们的艺术作品要比班克斯的更加大型、更加鲜艳、更加出色……(咳嗽),”我补充道,”这样我们的商标就能够更容易看清。”:-)

请浏览:卡巴斯基实验室墙面涂鸦挑战!

索契成功举办一级方程式锦标赛

首届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俄罗斯大奖赛真的是棒极了!

无论反对者声称这条赛道多么乏味,多么缺乏具有挑战性的弯道,这都是一条速度非常快的赛道。看台很大,维修区域设计完善,后勤工作运作顺畅。参赛车队都表示这次的组织非常出色,一切运转顺利。向做出这些贡献的幕后人士致敬——如果适当的予以激励,大家可以做到完美:)

请浏览:索契成功举办一级方程式锦标赛

Flickr照片

Instagram

我竟然已经49岁啦!

虽然我的四十九岁生日是如期而至,但是它仍然令我感到大吃一惊。

毕竟,这是一个如此重要的日子……它令我涌上了些许敬畏感和困惑感。这真的意味着我明年就要整整五十岁了吗?哇!我想自己得开始为那个做好准备了。五十是一个完美的十进制整数,但是考虑到我自己的职业,用十六进制来计算年龄更加合适——这样的话我就又突然回到了31岁左右,后者这个数字看起来要好得多。也许从现在开始,我应该使用十六进制来计算自己的年龄;这样我的忧虑就会减轻,朋友们也不会感觉到他们很快就要开始为我组织一场盛大的五十大寿了:)

请浏览:我竟然已经49岁啦!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智力竞赛-2014年8月26日

今年7月份,卡巴斯基实验室正好度过了17岁的”生日”!”庆生会“的热闹程度一如往常,在卡巴斯基实验室”青春期”的最后一年,我们理应尽情地玩乐。庆生大会整整持续了一整天,期间精彩节目层出不穷,但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于专为卡巴斯基实验室量身定制的俄罗斯著名的电视智力竞赛节目《What? Where? When》,同时还邀请了该节目的当家主持人,也是著名的”智力竞赛达人”Maxim Potashyov。其中的一些问题难度之高,即使维基百科都难以给出正确的答案。


这真的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大脑的方式。

下面让我们看看您能否答出Potashyov先生给出的问题…下面为您奉上10道难题,答案将在稍后呈上…

1. 在一家纽约饭店的餐厅内提供”俄罗斯鸡尾酒”,调酒师总共用了3种材料混合调制而成。他先取了75克的伏特加,随后又分别加入了25克的第2种材料以及50克的第3种材料,随后将这一混合液体摇晃均匀。那么请问这杯鸡尾酒的第2种和第3种材料分别是什么?

请浏览:智力竞赛-2014年8月26日

被最佳板球运动员的魅力所折服。

我曾有想过为什么高尔夫这项运动无法在俄罗斯流行。此外,英式橄榄球板球运动在俄罗斯也同样处境尴尬。是什么原因使得拥有数百万参与者和数十亿观众的运动在俄罗斯如此不受待见呢?

在深思片刻后,我很快找到了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因为俄罗斯一年中有一半时间被冰雪所覆盖。要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找出几个白色小球几乎等于痴人说梦。我记得小时候曾玩过冰球,但冰球一旦掉进积雪中,就很难找回来。有时候我们花在找冰球上的时间远远多于打冰球的时间。但作为冰球运动本身,如果没有了冰雪那还叫冰球吗?在其它国家十分流行的能在院子玩的小球类运动,在俄罗斯同样没有市场。因为这些运动根本不适合这个国家,因此也无从普及。

与此同时在印度!…

雪对于大部分印度人来说相当陌生和新鲜,他们只能在电视新闻报道或电影中才能一睹其芳容。通常他们对雪几乎没什么概念,就好比高尔夫球对于俄罗斯一样。由于常年无雪,因此球类运动在印度相当流行。但唯一例外的是,你很难见到像全球各地那样众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踢足球。取而代之的则是让人陌生(不仅仅是对于俄罗斯人)的板球运动。事实确实如此,在印度板球运动要比足球运动受欢迎得多!不得不说是全球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因此这也难怪世界上最优秀和受欢迎(永远!)的印度板球运动员沙奇•德鲁卡被称为”板球之神”了。

沙奇•德鲁卡在印度每到一地,总少不了疯狂的粉丝围在他周围又是拍手又是跳,嘴里还不停喊着”沙奇!沙奇!”。并且闪光灯的”狂轰乱炸”对于沙奇•德鲁卡也是家常便饭。

就在上个星期,我在孟买亲眼见证了沙奇•德鲁卡所到之处的轰动景象。沙奇作为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好朋友及合作伙伴,多年来一直担任卡巴斯基在印度及周边国家的”品牌大使”。

我本次印度之行,除了出席全新版本的KIS 2015在印度首发仪式外,还主要为了我们想在印度学校推广的全新教育课程,这一课程主要目的是保护孩子免受网络犯罪的威胁。当然,发布会的大部分内容与以往别无差别 – 少不了介绍演示、人员访谈、独奏表演以及集体合照…但是有一个人的出现使得这场发布会有些与众不同,那就是印度头号体育明星沙奇•德鲁卡。他的出现给现场带来了很多乐趣,而我也无法想象他是如何每天生活在聚光灯下的。

尽管我与他已共事多年,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本人,我感到既荣幸又愉快。当中间休息时,我们一起品尝当地酿造的鲜美啤酒,这样的感觉的确不错。

请浏览:被最佳板球运动员的魅力所折服。

香港-你不能错过的城市。

每入住一家新的酒店,我都会将这家酒店的独特之处一一叙述,这似乎成为了惯例。在全球各地旅行期间,不得不说我确实住过不少非常不错的酒店,但只有一家让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其超乎寻常的精致布局至今难忘。

在上个星期,我们在位于香港九龙沿岸的香港洲际酒店举办了卡巴斯基亚太地区合作伙伴大会。一眼望去,海湾对面的摩天大楼高高耸立,犹如身在《雷神》的电影场景。这样的壮丽的风景用再多的形容词也无法形容,还是你们自己欣赏照片吧…

有一件事我必须说的是,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夜晚,晴空万里还是台风天气,这里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美!我想下次来香港一定还会住这里…

请浏览:香港-你不能错过的城市。

我们17岁啦!

卡巴斯基历来有一个传统:每年7月中旬举办公司周年庆。上周五,卡巴斯基度过了17岁生日,还差一年就是成人了!所以,今年是我们无忧无虑青春期的最后一年,过完今年,青春的主题就是过去式啦……

……其实今年庆典的组织从本质上来说已经是真正的成年化了。活动有条不紊地地进行。事实上,这场夏季狂欢派对一年比一年精彩。我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来今年会有什么大不同。说实话,每届周年庆都会带给我惊喜。这次也不例外,主办方再次让我眼前一亮:)。

我猜无论主唱穿的是毛衣、套头衫还是运动衫,都是一种时尚范儿:)

请浏览:我们17岁啦!

莫斯科”老爷车赛”

如果你最近在莫斯科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开车外出的话,说不定你能看到沿着”Leningradsky Shosse and Prospect”一路行驶的一支长长的老爷车队—不好意思!那是卡巴斯基实验室的豪华老爷车队,车上坐的正是我们高度重视的西欧合作伙伴们。

微笑是可以传染的…

‘国家杜马'[议会大厦]

请浏览:莫斯科”老爷车赛”

卡巴斯基儿童俱乐部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末,在卡巴斯基实验室员工中诞生了第一名新生宝宝。关于新生宝宝的诞生,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一套解释:”最终我们感染了自己的病毒-然后它开始繁殖了!

上周大约有200名儿童来到卡巴斯基实验室总部,与他们的父母”一起共事”,最终发现了爸爸妈妈平时前往的”秘密基地”。

从那时起,我们不断通过各种方式鼓励员工生更多的小孩!小孩越多,欢乐越多,这是我说的。在卡巴斯基实验室,我们像个大家庭一样在一起工作,但有时我们这里更像一个”儿童的乐园”。”卡巴斯基实验室儿童乐园”的形成说来十分有趣:最初,每当卡巴斯基儿童俱乐部有了”新成员”加入的时候,我们总会聚一聚,不是相互嬉戏泼水,而是将可怜小家伙的头发淋湿:)。几年以后,随着新生儿数量的不断增加,我们决定共同出资为幸福的年轻父母准备一份礼物。再后来,随着新生儿数量呈几何级的增长,我们总能时常在饮水机旁听到关于某某新生儿诞生的新闻。这似乎有些让人汗颜,但你又能做什么呢?别忘了,我们的使命可是拯救全世界呢!

说实话,我不太清楚卡巴斯基实验室现在到底有多少小朋友,但这一数字一定非常庞大。基于这一点以及即将在6月初到来的俄罗斯(以及许多其他国家)”国际儿童保护日“,我们决定在公司总部组织一场盛大的儿童聚会!有大约200名卡巴斯基实验室员工的孩子参加,与他们的爸爸妈妈一起共事,最终发现了爸爸妈妈平时前往的”秘密基地”。孩子们在这里尽情地玩耍、涂鸦,享受美食的同时还玩起了有趣的蹦床,当然还有许多其它游戏项目等着他们。

请浏览:卡巴斯基儿童俱乐部

网络新闻报忧 - 2014年6月4日

我曾说过新开的”网络新闻报忧”系列将每周(差不多吧)连载,说到做到,本周是第二期……

今天,主要的主题是围绕关键基础设施;尤其是值得警惕的各种问题和危险。例如,生产设备和核装置、交通、电网以及其他工业控制系统(ICS)。

实际上,根据上周的内容,这些信息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鲜”新闻”,只是有点新闻的意思罢了:幸好关键基础设施安全问题并不是每周都有,至少值得一提的几乎没有。但我们在此仍要讨论的原因是,很可能最大的问题仍未浮出水面(虽然可以理解,但同样让人忧心),或者只是没人意识到这些问题(黑客可能会悄悄行动 - 这更让人担心)。

下面给出的一些奇怪事实说明了关键基础设施安全问题目前的现状和趋势,并指出需要采取哪些行动来应对相应的威胁。

事实证明有充分的理由来关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问题……

工业控制系统一旦接入互联网,几乎100%会立刻被黑客入侵。

工业控制系统制造和安装工程师的座右铭是”确保稳定、持续运行,无需照管!”所以,控制系统中是否有漏洞会被黑客用来取得对系统的控制权,系统是否接入互联网,或者密码实际上是否为12345678(真的,不是开玩笑),工程师们统统不关心!他们只关心系统是否稳定、顺利地以同一温度运行。

别忘了,给系统打补丁或执行其他一些干预操作,都可能且确实会要求系统停止运行一段时间,而这是工业控制系统工程师极不情愿看到的事。是的,即便到今天,关键基础设施仍然是以这种方式运作的 - 非黑即白,没有中间的灰色地带。那么是否要像驼鸟一样,一头扎在沙堆里坐以待毙呢?

去年9月,我们设置了一个诱捕系统(honeypot),我们把此系统接入互联网,并假装是一套运行中的工业系统。结果如何?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它被入侵了422次,其中有几次黑客甚至取得了对内部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的控制权,最坏的情况甚至重新对PLC进行了编程(与震网(Stuxnet)蠕虫病毒一样)。我们的诱捕试验表明,工业控制系统一旦接入互联网,几乎100%会立刻被黑客入侵。被黑的工业控制系统会被操控用于干什么……没错,想想就让人恐惧,就像好莱坞动作片剧本中描写的情况一样。工业控制系统造型各异,规模不等。下面将举例说明:

核装置恶意软件

来源

在新的一年,我们发现了一种新的感染方法……日本Monju(文殊)核电厂控制中心的一台计算机跨入新年仅仅若干小时后,就被发现感染了某种恶意程序,该病毒被认为是工作人员更新一些免费软件时感染的。是的,我绝对没有开玩笑。

我花了些时间才消化了这一事实。

请浏览:网络新闻报忧 - 2014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