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舞蹈!

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是世界上重要的大型工业展览会 。鉴于工业领域越来越趋于数字化,大量关于无法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话题全面增长 。而解决方案却在另一个维度。即在工业项目,运输和其他基础设施内,基于网络免疫原则构建安全防护层 。关于这一点,近年来我个人一直在各处演讲并试图让所有人 确信。为此,我们还定期在欧洲最主要的工业博览会汉诺威参展。相关汇报在这里

由于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内至今都平静不下来 ,很多类似的活动都转为在线进行,演讲也在镜头前 。 演讲开始前,我准备炫耀一下舞姿…… 是的,当时心情不错(在我这儿是常事)。我站在企业漂亮的专属色彩空间,手持麦克风和响板,早已准备和排演过的演讲都在脑子里 。何尝不能以这种方式吸引一下参加者呢?为啥不能!

 

 

可谁料到,这个小小的胡闹被展会工作人员传到外面去了。不仅传出去了 ,还被推广了:)

https://twitter.com/hannover_messe/status/1382695579000700928

 

谁会想到一个即兴小胡闹会具备如此的感染力!:)

脑子突然冒出Solomon Plyar舞蹈学校一首古老歌词……向右两步,向左两步:)

多么久远的歌曲!

还能想起啥……对了 ,新年祝福  “一起舞蹈”

 

原来还能这样啊!:)类似的你们还能想起什么?帮我一下!

马加丹-雅库茨克-莫斯科远征-第一段行程

大家好!

我们继续沿着马加丹-雅库茨克-莫斯科路线行驶。日程安排得紧凑,但精力不够,时间则更少。沿途精彩照片晚些时候给你们展示。暂时简单聊聊这条路线。

看一下从马加丹出发时的公里数:

越接近冻土地带,风景就越美!尤其当天气晴好时。

 

这是来自奥伊米亚康的问候! 室外温度-56°C。当地人告诉我们说,这里的气候已经变得温和多了。曾经的严寒气候再也没有了。全球变暖没把奥伊米亚康落下......唉,或许说已经很幸运了?

 

托姆托尔的一个旧矿,现已被改造成一个旅游景点。这里的温度常年保持在-11度。人们常常到这里来取暖 🙂

 

在路上,在路上,还是在路上......

这就是从马加丹到雅库茨克的高速路,这条路叫-科雷马高速。

雅库茨克的夜晚被雪雾笼罩着:

总的来说,这种体验是令人愉快的,也是非常规意义上的体验:

 

当然,一定要登上勒拿河柱状岩自然公园去看看!实话说,最好还是夏天来这里观看。冬天看上去有点昏暗,在-50度的一月,景观有点萧瑟。

 

还有就是,这次我步行穿越了勒拿河!

 

仙境般的画面(1oo多公里的神话般的景象),不可思议的严寒(但有一次温度突然升到-35°C),超大的空间(四周上千公里的空间地带)。一切令人兴奋不已。我承诺晚些时候给诸位献上详细的故事和迷人的风景照片,现在我们要按计划继续前行。

 

Flickr照片

  • Aquarium@Barkas 2021
  • Aquarium@Barkas 2021
  • Aquarium@Barkas 2021
  • Aquarium@Barkas 2021

Instagram Photostream

中国符号和疫情期间特别的互联网大会

通常,我的工作日程是在不同国家和大陆进行商务会晤,参展,会议演讲,接受采访(当然,2020年取消了…)有些是活动是随机性的,不定期举办;有些是定期举办并要参与的,可以说是必须 “锁定” 。每逢秋天必须 “锁定” 的重要活动之一就是由中国网信办组织的,被称作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乌镇峰会。 从2015年开始我就参与其中。 关于去年大会的报道在这里可以看到。

遗憾的是,今年无法亲临乌镇这个荣耀之地。但是,有喜讯!

在当今这个数字世界中,不能亲自出席活动并不意味着不能参与其中。比如,可通过有奥运会泳池尺寸大小(有可能哈)的屏幕与中国互联网的主要参与者,政府监管机构,各省市,地方研究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大型技术工程公司的领导进行交流

1.

2.

 

当然,也有遗憾。我们未能在古镇铺满鹅卵石的小巷里和小桥上漫步。要知道虽然现在是疫情期间,但小镇上人很多啊!(现场发来的报道可以让人信服)河道里还有驶来驶去的,唐朝风格的小船。所有这一切,毫无疑问,给这个远程办公和线上开会的时代带来了希望,乐观和信心。

接下来是重要的:乌镇风云。

继续: IKS1000GP…

自我激励项目

在意大利的商务活动已接近尾声。 这个周末我们有个 “福利” 。

我们有一个叫 K-International-Driving-Academy 的 激励项目。 这个活动我们定期在距意大利米兰一小时车程的克雷莫纳汽车赛道上进行。 在地图上是这里。 我们将最成功的商业伙伴带到这里。让他们在赛道的轰鸣中度过一天。

活动是这样的:先由法拉利AF Corse车队的驾驶员给客人上课。车队内最优秀赛车领袖向学员传授驾驶赛车的基础知识,授课者包括曾经是F方程赛赛手的詹卡洛.费斯切拉。顺便提一下,他2016年在我们的新年晚会上友情出演,和现场DJ一起。首先是在理论上阐述赛车运动的非凡智慧,然后是开卡丁车,乘坐运动模拟器。 而最后的大餐就是亲自驾驶赛车。 正如下图所展示:

 

继续,激励项目

你好,总统先生!

巴黎-下着雨,刮着大风,天气寒冷!但是我们在这里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这里是巴黎和平论坛,每年一度的盛会,汇聚了政府,企业和其它组织。论坛讨论和提出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方案。当然,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是网络安全。主办方主动叫我们过来。由于我们一直致力于维护和推动国际组织建立安全的数字世界 ;对抗各种网络犯罪 ;所以我们欣然前往。

屠宰场…

水乡大会

与此同时,我们再次参加了在上海以西,140公里之外的水乡乌镇由中国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我曾经在20152017,和2018年3次到过这里。由于业务发展需求,今年再次来到这里。

先说说对大会的印象。 算上这次,大会已经连续举办过6次。以往的大会是在已建成的两座巨型建筑物组成的综合体内进行。今年,又建了一座。第三座,就是这座:

是建筑品质极高的现代化建筑。

继续,中国式的规模>

彭博社如何编辑农业报

历史一再重复,但人们总是不吸取教训

有时候,新事物一开始很像旧事物的反乌托邦未来远景,我们的父母、祖父母和曾祖父母对当时的各种刻薄的讽刺作品都有噩梦般的体验和/或阅读过这类作品。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噩梦不断、批判讽刺、反乌托邦 – 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正在变成现实,但猜猜看哪里表现得特别明显 – 媒体报道中。

公司85%以上的收入来自俄罗斯以外的地区,所以为什么我们要不惜冒险押上这一切呢?

我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我一直都忘不了 – 也不想忘记。这个故事就是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我怎样编辑农业报》。还记得这个故事吗?如果你以前读过,那这是个很傻的问题 – 怎么可能会忘。没读过?那现在花五分钟时间读一下吧。为什么要读?嗯……因为读过后我就不用向你们解释一些重要的东西了……而且读过后你永远不会忘!虽然这篇小说是大约150年前写的,但看过后,对于现有那些追求头版头条新闻的记者的能力水平、动机和采用的方法,你会感到豁然开朗。在此之后,我们再向您介绍今天的主题 – 彭博社最新的虚构故事,对其中的一些虚假指控进行剖析,就像我们早些时候分析巴尼亚新闻一样。

错误一

“要摘萝卜,最好是叫一个小孩子爬上去,把树摇一摇。”

正如鱼通常是从头开始腐烂的,这篇文章也不例外 – 文章标题就是谎言:

请浏览:彭博社如何编辑农业报

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

最近到海峡群岛(特别是泽西岛)的短途旅行让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感到十分的困惑。当然,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些迷你领土的官方地位,有些岛屿有自己的货币,甚至有互联网域。

幸好有我的朋友兼同事V.G(尤其偏爱居民史),我完全不了解这些所谓的英国王权属地,他给我补上了这一课。最近他在公司内部网上发布了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博客文章 – 特别阐述了关于纳粹占领王权属地的内容。本来我是打算转述他的文章内容,但我转而一想,最好还是照这位历史学家的原话描述比较好。下面就是他的文章 – 一字不差。好吧,开始了……

请浏览:英国王权属地另类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