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卡捷琳堡-创新工业展。商业活动状况正在变好。

世界范围内的商业活动状况好转了!圣彼得堡的国际经济论坛汉特-曼西斯科IT峰会巴塞罗那的世界移动大会。这不,我刚从叶卡捷琳堡的创新工业展回来!

怎么说呢,展会在产品数量和种类上肯定比汉诺威展会小很多,但是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值得一看->

 

 

继续: 工业自动化网络免疫…

禁令期间的巴塞罗那闪电游

在疫情期间聊巴塞罗那游览的故事可能有点挑衅社会的感觉,所以提前跟大家说声抱歉。因为此期间旅游属于不正确的社交行为,似乎像是 “瘟疫时的盛宴”  。但是照片又要求必须完全展开话题,所以你们只能耐心地忍一忍……如果你能放松的话,就享受此刻吧:)

总之,现在是旅游的好季节。最热门的旅游景点几乎空无一人。大名鼎鼎兰布拉大道现在是这样的。通常在夏季,这里每天都拥挤的水泄不通!

 

而现在更像是淡季,就跟每年的2月差不多。

Дальше: 世界末日的感觉…

Flickr照片

  • Happy birthday Kaspersky!
  • Happy birthday Kaspersky!
  • Happy birthday Kaspersky!
  • Happy birthday Kaspersky!

Instagram Photostream

马尔代夫式的颓败艺术

当你经常不得不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随身带着相机。那么镜头前会遇到各种不寻常的大自然景色和人工奇迹。但生活有时会带给你完全相反的一幕:被遗弃的村庄,烂尾工程,杂草丛生的街道。那就是所谓的 “颓败艺术游”

今年冬天我们团队自驾探险在科雷马公路上遇到的鬼城卡德克昌;去年1月在纳米比亚到过的废弃鬼镇卡曼斯克;还有更早些时候千岛群岛的 “潜行者”南极洲的智利站;勘察加半岛废弃的军事基地和其它种种。

马尔代夫这个地方也不例外。类似地情况是废弃的度假村。互联网上有成千上万张天堂水上屋的照片。但我今天在这里向你们展示的这些照片在,哪儿都看不到。比如这个。看,你们正在天堂般的岛屿上方飞行->

但如果你仔细看,就……

继续: 类似的情况还真不少…

在一个天堂般舒适的地方 “躺平”

该摊牌了。坦白承认,上周我关闭了所有无线通讯,和家人在马尔代夫度度过了一周的假期。

如果你们留心,就会发现,尽管赚到了一些资产(公司,办公室网络以及在世界各地的业务),但是我对 “富人世界” 发生的那些事漠不关心。而且不知怎么的也不太热衷在那个圈子里出现。我上那儿干啥?

所以,不要把接下来的故事视为趋炎附势,或者什么哇冲动。这不过是目前我个人和家庭生活的一部分。

关于马尔代夫的各种参考信息我已经写的很多了 ,所以,这次我将仅限于以下内容。

大约在1998年时,由一种鲜为人知的自然现象厄尔尼诺而引起海洋水温升高,从而导致马尔代夫群岛90% 的珊瑚死亡!也就是说几乎整个珊瑚群都死了。这是自然现象,就是这样……

我用自己观察来证实一下:我到的那些岛周围的珊瑚群都死了,被大片的新菌种覆盖。情况看上去令人沮丧。不过有潜水员告诉我,在马尔代夫还有珊瑚存在的岛屿。但目前我还没去过。

 

继续:不折不扣的天堂…

穿越西伯利亚勒拿河冰雪之路

对每个冬季来到雅库茨克的游客来说,勒那河冰雪之路是不容错过的。这条冰雪之路将城市与 “勒拿”国道连了起来,而后者直达 “大陆” -1100公里向南可到达 “阿穆尔” 公路。

是什么导致了所有主要的交通线仅在河畔一侧,而城市则在勒那河的西岸-历史奇谈。最初,在1632年(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哥萨克监狱被建在勒拿河右岸。10年后,出于某种我不知道的原因监狱被迁移一个现代地方。很可能考虑安全问题采取此措施。由于时常当地居民发生冲突,所以不得不去更安全,人口少的地区。可当时哪里会想到,时隔300年后会从河的另一侧开出一条路。但是至今没有建桥。在那里搞这样一些建筑比较复杂,原因是因为数公里的距离以及冻土。当地人悄悄告诉我们说,早就有计划来着,而且5年前本就该开工,但后来由于克里米亚大桥建设迫在眉睫,所以计划被修改了。

所以这里至今有人居住。所有交货在右岸,之后货物必须运到左岸。夏季走船,冬季走冰雪路,利用冰排和封冻期。情况就是这样,没有交通。只有用直升机运输,但特别贵。

但冬天的冰雪道不错!17公里平坦的冰面。一个方向上有2车道。回来的路上也有一部分是2车道。简直是一条神奇的冰雪之路。

继续:结了冻的雾气…

充满阳光和欢乐的汉特-曼西斯科市,很棒!

今天的帖子从一个故事开始 =>

2011年(10年前,哇,时间飞一样……)我们一群有着各自重要事情人都到了圣城墨尔本。在那里有一些商业会晤,还有F1第5-10赛季。期间发生了个有趣的故事。每当结束了一天的赛事,我和同事就在饭店酒吧消磨时间。连续几天都是同一个女招待为我们服务。第二天我们开始跟她打招呼。第三天我们与她有了一些简单的交谈,她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那个集体显然成分比较复杂)。

大家回答说有的来自德国,有的来自佛罗里达,有的是当地人,而我们是来自俄罗斯。”哇,我特别想去俄罗斯!”姑娘大声说道。 “应该去趟-我们回答。在莫斯科至少要2-3天,彼得堡嘛,一周都不够”。

姑娘欣然接受了我们的对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建议,连声说: “是的,是的,我真的特别想去莫斯科和彼得堡”。而且出乎预料地加了一句: “俄罗斯我只去过汉特-曼西斯科” 8-( )

是的,是的,谁都没听错!就是汉特-曼西斯科!

就在上周,我终于来到了这里。地图上很容易找到汉特-曼西斯科:朝西伯利亚左侧看,并且找到两条西伯利亚最大的河流:鄂毕河和额尔齐斯河,就在此处10公里左右的地方就坐落着这座光荣的城市。

看,就在额尔齐斯河畔。

继续: 干活!…

科雷马公路之行的实用信息。

我们在科雷马公路上行驶的速度不算很快(用了7天),没来得及看的很多地方。今天就讲路上还没说过的故事,都是干货。

在距马加丹80公里处有一个名字不同寻常的小村庄,叫帐篷。这名字容易让人以为是在科雷马公路初建时,矗立在这儿堆放润滑燃料和其它一些材料的帐篷。但事实上这个名称非常古老,而是当地水文遗物汇编,就是这样……

继续: 黄金, 黄金, 黄金…

马加丹艰难的往事,苏联时期的淘金热。

马加丹是怎样出现的呢?在很久以前,那里什么都没有。但自从人们在那里发现了黄金后,一切就都改变了。请看这里

此处的黄金可不少!消息传出后,一切就开始了。一开始似乎出现了帐篷、营地,之后有了港口,住宅,道路和它一些基础设施,于是城市就出现了。  “见到马加丹,请摘下礼帽敬礼”  而今的马加丹就是这样子:

 

不过,要在这样偏远和不舒适的地方造出如此壮观景色需要极大的原动力和工作热情,工作量也相当大。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