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热下的瑞士

6月底的瑞士出现了极其罕见的天气,酷热干燥,几乎一点风都没有。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把苏黎世加热到摄氏35度。马路上的沥青烤着你,高楼上的玻璃折射着太阳的灼热(我们身处都市)。真热啊,太热了。蓝天俨然已经褪去了它原有的色彩,变成了干巴巴的白色。啤酒的需求量爆增,超出了欧洲啤酒酿造业的极限(这是我估计的)。

 

看看网上是怎么形容的吧:

周六天气预报说35度高温,沙滩上已经人满为患。热沙烫脚,人们尽量躲在阴影里; 日光浴爱好者在垫子上翻过来翻过去,河水似乎也冒着热气…

啤酒和柠檬水的销量创了记录。此时最大的享受是吞下一口从冰箱里取出的,冒着清凉气泡的冷饮。广告公司撤销了电视上所有关于饮料的广告:因为所有能流动的都被喝光了。

苏黎世真的太热了,城市被烤焦了,人们纷纷跑到了当地的利马特河边纳凉,满满的,全是人…

继续,我也加入!…

Flickr照片

Instagram

20世纪的冒险和 “冒险家”

小伙子们,姑娘们,你们之中如果有谁读完了我上个帖子,一定知道我的行踪。是,我已连续多日在瑞士苏黎世参加斯塔姆斯大会。这是一个关于科学,明星,太空的盛会。这里有众多宇航员,航天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这里还有被精彩演出冲昏头脑的观众。而这一切的开始,是在幕后各种令人痴狂的世界巨星的音乐会中拉开序幕。关于上届盛会在这里。

还有2016-12016-22016-32017

那么,我准备说什么?今天我要就人类的未来发表演讲和讨论。这跟安全数据如何对接 -但这并不重要。由于要讨论人类的未来成就,所以自然而然地让我陷入了对人类以往取得的成就的思索。

几天前美国宇员瓦特”·康尼翰在大会发表自己的演讲时,用了三个必须具备的特征来定义什么是真正的 “冒险” 。我很难一词一句地把它们翻译成俄语,所以还是在这里直接呈现原文:

✔️ Must advance human knowledge
✔️ Must have a real risk of dying
✔️ Must have an uncertain outcome.

也就是说  “真正的冒险” 应该是:

-有助于了解人类发展

-对生活带来一个真正的风险

-必须能够带来一个不确定的结果

也正是基于这些  “真正的冒险” 的理念,才使瓦特”·康尼翰对阿波罗登月计划有自己的真知灼见。但我认为,在过去的20世纪,至少还有4个(!)项目个符合此 “冒险”定义。

不过,我不十分确定我的论点,所以想问一下大家:

第一个问题:20世纪还有哪3-5个人类重要的冒险项目?

紧接着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人类在过去的500年中,有哪些重要的冒险项目?也就是说,在15,16,17,18,19 世纪。

为了激励读者, 根据调查结果,我将举行投票,对猜得最准的人类 “重要的冒险项目” 的获奖者奖励。获奖者将从我们的礼品店获得有价值的奖品和礼物。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啊, 亚速尔!

太久没发帖子了,我知道…

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积攒了太多的照片和故事,是该整理一下并和你们分享。

工作上的安排使我降落到了亚速尔群岛 ,让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

这里是星球上又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方,位于浩瀚大洋中的绿色群岛,在三大岩石圈板块(北美洲,欧洲和美洲)的交汇点。这个地方简直太美了,你信吗,我竟然想要和你分享这里的鲜花!

老读者早就知道,我经常在帖子里谈论和分享各种植物,但是关于鲜花几乎没有。 偶尔也会说些不同寻常的食物,但什么蔷薇菊花之类的在帖子里从未出现过。现在我要纠正,要讲这里的鲜花-最最普通的绣球花

绣球花在这里真是漫山遍野!在机场路上司机让我们注意的第一件事就是鲜花。 他提醒我们不要觉得奇怪,因为这些白色,蓝色,和紫色的花朵遍地都是:从道路两旁到停车场,无以计数。甚至用它们作护栏(使奶牛不要进入别家的领地),在植物园,在公园也都种植。一句话-到处都是。

-更多请继续>

枫丹白露,你好!

小伙子们,姑娘们,也许你们记得,我离开亚速群岛后还去了一趟巴黎。 此行非特意安排。起因是巴黎省邀请我去欧洲工商管理学院邀演讲(关于演讲没什么可说的,就是在一个教学楼进行的发言,然后是提问,回答)。恰巧这个工商学院位于枫丹白露社区,所以就有了下面这个故事和精美照片。 正如下面展示:

-继续观赏,值得一看,也非常有趣>

索契-黑夜;索契-似曾相识

哦,哦,上一周的行程真的太紧张了。从地图上看又飞了一个三角形:莫斯科-> 索契-> 圣彼得堡->莫斯科。5天内,三个城市,两个商务活动,空中飞行5小时,汽车上10小时。我试着汇报一下去做什么了? 首先是我们传统的全球会议。这个故事可有典故。在很久很久以前,当天空很高, 树很大时,我们的公司的规模和业务规模都非常小,那时公司慢慢开始召集全球各地的合作伙伴聚在一起。有一次,从最喜欢的一个技术合作伙伴那里偷学到举办全球伙伴会议的办法。当时我们想,哇,这个办法真是太棒了!是的,就在那年-1999年,我们在莫斯科举办了第一届全球合作伙伴会议。那次来了15个客人,分别来自欧洲,美国和墨西哥。 紧接着,2000年,我们在圣彼得堡举办了第二次合作伙伴会议。然后是在塞浦路斯(那次把亚洲和澳大利亚的合作伙伴也召集过来了),之后是在巴塞罗那,后来又在马耳他,土耳其(安塔利亚),葡萄牙,希腊(雅典)。在意大利的那次例行合作伙伴会议让我们意识到,传统酒店的会议大厅已经装不下我们那些可爱的合作伙伴了。情况是这样-孩子长大了,需要更大的空间…但我们完全不想把合作伙伴会议搞成展会的模式,所以,自2008年起,我们开始举办区域合作伙伴会议,分为北美,拉丁美洲(有时和北美一起合办),欧洲(加一些次区域国家),俄罗斯( 加进讲俄语的国家),亚太地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日本有一段时候是单独举办的,情况一直都挺好。有一次大家聊到这个话题,后经讨论后决定,每年要把最成功和最喜欢的合作伙伴还有经销商再次聚到一起,搞一个全球重要合作伙伴会议。 这再次证明了生活是按螺旋上升模式发展的。于是两年前(2017年),我们在莫斯科举办了第一次这样的全球合作伙伴会议-“第二节届”。(关于那次大会我没来得及和大家汇报,是由于2017年六月有很多其它紧急情况需要处理)。 此后,2018年我们在圣彼得堡举办了第二次会议,关于那次会议我当时和大家分享过

之后,生活螺旋式地进入了更广阔的空间。这回没像第一轮那样去塞浦路斯,而是选择去索契!选址完全正确,索契的确很正确,尤其在是2001年 的”新索契计划” 还没进入项目。 而此刻才是那个真正的索契

初夏时节是亚热带黑海最理想的季节,空气还不那么灼热,海水令人清醒和振奋(对,我们下海游泳了!),附近山上也很凉爽。这就是我们想了很久才决定在此举办会议的缘故。我们想让来自全球的主要合作伙伴来到这里住几天,顺便体验一下这个独特美妙的城市。有140 位参与者来到这里,其中有来自35个国家的 98位客人。大家为了相互沟通和业务发展聚集索契。

当然,从美洲,澳大利亚和非洲来索契的航班不是很便捷。有的地方过来需要不止转一次机(有些人甚至花了40多个小时才抵达索契),但是值得。奥运会后的索契一切井然有序,基础设施完善。甚至对最有经验的游客也有可供参观的地方。 对提高免疫力尤其是提升网络免疫这样的事情,这个季节的俄罗斯没有比索契更合适的地方了。

这是活动的举办地-凯悦酒店->

<- 也就是在这里,让我有了 “似曾相识的感觉”

 

事情是这样:下榻酒店后,开门进入自己的房间 ,立刻有了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笼罩着我。走到阳台上拍了张照片-感觉也到过这个阳台。刷电脑存档…哇,就是它!看这两张照片:第一个是2016年拍的,另外一个是刚才拍的。两张的区别仅仅是地平线上的那个太阳:)

 

 

还是先把回忆搁置一旁吧。应该活在当下,坚信未来! 但是也不要完全忘记昨天:) 好吧,接着聊我们这个第三次(第十二届)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和一路上发生的事。会议办得很真诚,没有以往高高的演讲台,所有员工围着一个迷你讲台坐成半圆型。演讲方式也好似家庭聚会般令人愉快。提问和讨论也都是很积极的调子。你们要是也准备开合作伙伴会议,我建议试一下这种形式,大家会喜欢的 。

 

会议上讨论了严肃的话题:如何挑战传统的网络安全以及应该如何朝着为系统创建  “网络免疫” 保护的方向转变。令人愉快的是,我们的合作伙伴都非常了解这个方向的重要性,他们把这种保护称为 “设计安全”。 不言而喻,在本次合作伙伴大会上公布了公司新徽标。我们汇报了公司的变化,和大家解释说明了公司需要改变呈现给外界的视觉形象。并告诉大家我们非常认真对待更新徽标这件事:新的徽标,新的标准和全新的公司外观 。 合作伙伴们第一时间看到了 新公司徽标,比我们官方正式公布早一分钟。这也是我们努力精心策划的! 🙂

 

如果不曾记忆过去,就不能蜕变成新。 所以这里提供几张相关老照片。

公司旧徽标已经服役20多年之久,其间没做任何设计更改。 它非常荣耀,值得赞美!如今光荣退休。 现在可以不受限制使用它。我们也不必再对某些 “民间伎俩” 视以白眼。 第一个例子— 假冒伪劣产品,是从德里市场上扒出来的。 盗版的盒子:

 

还有这个台湾的路由器。看上去挺可爱的一个小机器。 好像至今还在我们办公室里陈列着呢,很有可能 🙂

有用我们名字命名的中国空调,还有些其它东西…万一你在哪里还见到此类抄袭作品,千万别不好意思给我寄过来,我会很开心! K 箭头被盗用出现在稍晚些时候,大概在2000年初的时候。 这个符号被大众所喜爱,所以被用在各种场合。 比如以下这几个,它们都是在街头市场和浩瀚的俄罗斯互联网上被我们发现的:

 

 

哈哈,干的漂亮! 做的不错啊,是吧?

简言之,如果您有赛过新徽标和吉祥物米多利库玛的设计方案,拜托给个提示和建议,请把方案投过来吧,我会很高兴的!

好吧,我们回到索契这个话题…

欢迎晚餐也打破了传统模式。我们告诉合作伙伴,在高加索地区人们在就餐时喜欢发表长而诚挚的祝酒词,可不是几句 “干杯,祝贺” 就能完成任务的。在这里需要用带有启发和教育意义的故事开头,然后再得出一个正确的思想,最后祝要所有人成功,幸福等等。 我们当晚在索契的海运码头餐厅里度过了一个 令人难忘的夜晚。哇,好棒,万岁!我们这些非高加索人的长长敬酒词完全正确和地道:)

 

 

 

第二天一大早,我赶赴下一个活动地点,去参加2019 圣彼得堡国际商务论坛(关于这个论坛稍晚一些我会向大家汇报),但是据留在索契继续开会的目击者称,第二天的情况特别让人感到惊讶,经历了昨晚那么隆重的晚宴,第二天开会竟然没人打瞌睡(我真的不信,尤金!),而且所有人都到了纳瓦里谢峡谷,在那里边烤串边谈正事。伴随着香槟酒爆破声,潺潺的小溪还有小鸟们的歌声,大家讨论了合作伙伴计划,了解了公司新产品,这一切正如我们所爱…

简单的说,此次合作伙伴会议在信息量和内容的丰富程度上都超过上次圣彼得堡合作伙伴会议-这一点是肯定的,毫无置疑 。有意思的是,下次我们去哪里呢?

矗立在悬崖之顶的自由之城

漫步在圣马力诺,看着悬崖顶上那些难以攀登的塔楼和要塞,让我墙陷入了沉思。 这一定是中世纪强盗用于藏身的避风所。可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公认的说法是:在公元4世纪耶稣遭迫害时,一个逃亡的耶稣的石匠是第一个来到此地的人。在此低落脚之后。石匠开始采石,之后其他人也加入进来,再之后,修道院出现了。到如今,这个袖珍国家已经存在了1700年。 期间也曾有人企图侵占这块悬崖,但是谁也没得逞 。关于这段历史,互联网上有比较详细的介绍。所以建造了这些城堡和塔楼。这段历史也孕育了这个自由独立的国家,在这个国家的国旗和国徽上印着  “LIBERTAS” -即自由。

第一个,最古老的塔楼,起初它是个监狱。

 

第二个塔楼:

最远处那个是第三座:

既然聊到自由和独立,那么不得不提一句。 圣马力诺既不属于欧盟,也不属于北约,虽然这个国家印发欧元。你们之中有听过这样的地方吗?我反正没有…

四月末这个非旅游季节在圣马力诺随处走走真的很棒 🙂  。只是云层和时不常下雨会影响欣赏周围景色。 既使戴着我的魔术眼镜也无济于事 🙂

 

到了晚上,当云层覆盖在悬崖上,四周景色呈现出一丝神秘色彩。

 

这里就是这座悬崖上的城市…

 

汽车穿过两个墙壁之间的夹缝。按这里的规矩,我一到就把车停靠了。 街上或许也就这一辆车。

 

悬崖上的小餐馆,啊,还不错!只是天公不作美。

 

还有各种精品店抓人眼球,我感觉可能是些免税之类的商店。我的敏锐没让人失望 🙂 。正是这类商店。

 

看到了各种售卖枪支的商店。 圣马力诺对持有枪支立法很宽松。所以你可以看到橱窗里各种枪支林立->

喲,缆车 …难道是圣马力诺到意大利的缆车?要是这样就太有个性了,从一个国家坐缆车到另一个国家!过海关和边检都在运输途中完成 🙂 。而事实上是-缆车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圣马力诺 🙂

不过可以花一欧元从这个设备里看看四周的意大利:

强力推荐去崖顶转转!

这些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小国度的照片:

 

其它一些照片都在这里

伊斯坦布尔的新机场-赞!

伊斯坦布尔的新机场

这个国家长期以来饱受老城里的旧机场无处扩建之困扰; 而土耳其航空公司又在大力扩展飞行航线。根据维基百科数据显示,目前土耳其航空服务121 个国家,排名世界第一(第二名是法航)飞往全世界304个目的地,飞机机队有329架飞机(世界第十)。

因此该国决定在空地里建造一个新的巨大枢纽机场。于是它就建成了!机场面积约6公里乘4.5公里,4条长约4公里的跑道,约800×400米巨大无比的主航站楼(还不算登机口通道-否则面积还要大)总之,这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物。顶视图

 

这是航站楼内部。巨大的建筑结构。 在里面腿都走累了…

这是从二楼向下看:

候机厅内部:

 

老机场 “阿塔图尔克” (1919年建成)已经转出去了,连同自己的国际航协代码 “IST” (旧的现在叫 “ISL”),并且转为仅仅服务于货机,公务机和其它一些不定期航班。这一切令人想起了那首名曲 “伊斯坦布尔不是君士坦丁堡”  :)

IST 管理层骄傲地宣称,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客运航站楼-面积高达140万平方米。

 

可是互联网上不买账,称迪拜航站楼更大

不管怎么说-干得好!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改建使年客运吞吐量达到两亿人次!这是想当客运冠军呀?2018年的客运统计结果是这样的,公认的冠军是亚特兰大的机场,进出港人数达到了1.07亿。作为比较,迪拜低于9千万,谢列梅捷沃4千五百万,莫斯科所有机场总共客运量约1亿。

不过那些巨大的机场也有自己的不足之处。比如说我们今天飞机降落后在跑道上滑行了半小时,飞机在整个机场兜了一圈,之后非常缓慢地停下了。下了飞机又坐摆渡车(虽然廊桥就在边上),在摆渡车上又反向绕了半个机场。我在这里只是转机,结果从飞机着陆到我坐下来再连上Wifi 用了一小时… 哎!简直了…

不过,据我偶遇同伴A.S 讲,这里的食物实在是太美味了!他被这里的甜品给降住了(用他的话说就是 “令人震惊的好吃”)-为啥以前没注意到呢。 接下去说说公务舱休息室:

“这里提供和高档餐厅里一样的美食。有几家是做本地菜的。当着你的面烹调,既新鲜又好吃。 有20多道开胃菜,10多种橄榄供选择。土耳其奶酒是从一个大桶里倒出来的。甜品超棒。可能特别好吃鲜美。酒品我没尝。 酒吧看上去就更没得说了,简直令人难以抗拒。 :)除此之外还有模拟高尔夫,带睡床的单独房间可供休息。简言之,完全可以在这里舒适地度过几个小时。”

 

所以,万一您哪天也降落此地,那么就祝你胃口好吧!:)我就不必了,飞机上一会儿还提供餐食呢:)一天吃两次午餐…哈,算了吧,我得为夏季探险游减减肥。

好了,按常规,猜猜我马上飞哪里?看,这就是我要乘坐的那只小鸟…

德国三角形之旅

于是,三天的莫斯科-慕尼黑-柏林-莫斯科急速三角型冲刺结束了。赫! 喘口气…虽然不是特别大的  “跳跃” ,但是不知怎么,这次的商务活动强度还挺大。现在终于可以稍稍喘口气,分享些路上碰到的那点事儿吧。先得明确一下 ,我没进慕尼黑市区,所有计划和安排好的事项都是在慕尼黑机场进行的。从各种安排来看完全是巴伐利亚式的。机场有德国人引以自豪的 自酿啤酒屋 🙂  是的,瞧,酿酒设备直接就放在机场的餐厅里:

这里的人还说,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家设在机场的啤酒屋。但是上网搜一下就很快推翻了这个说法-2014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就有了这种形式

 

对了,在酿酒系统也有数字自动化装置,这就是酿酒过程控制系统 (SCADA)的那部分:

 

餐厅周围是非常舒适的小院子,可以坐在这里喝啤酒。 但是感觉有些凉意…

啤酒屋名字很有空港氛围叫做  “空中酿造”

 

稍稍切入一点正题: 慕尼黑机场非常重视数字安全问题。他们启动了信息安全中心项目。我飞过来正是参加他们为此而举办的一系列会议。

 

会议之后,从机场直接跳上空客飞往柏林。在柏林也是各种商务活动,但是得空抽出了半小时逛了一下 巴黎广场

 

顺便告诉你,我们在柏林有一个不大的办公场所。它就位于这个星巴克的上面。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正是我们的办公室。 :)

 

这群人拿着英国国旗站成一排在干嘛?警察围着纪念碑清场。警察好像清理得不太自信哈,蹬三轮的都穿过警戒线了->

 

原来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夫妇来到了柏林,前往下榻我们住的酒店! 酒店大堂都已经插上旗帜欢迎…

 

哦,这意味着应该马上拿箱子尽快搬出酒店,否则会被安检虐死,还可能赶不上乘坐的航班,再加上柏林那没完没了的堵车…

 

结尾处。让我们再来看看柏林舍納费尔德机场的互联网状况。对于人均GDP前20名世界第五大经济实体来说好像有点丢脸吧。

就到这里吧。从莫斯科向各位问好!

圣马力诺-+1 悬崖上的国家

各位好!

今天来说说我在这个地球上的活动位移情况,以及我是怎样按自己的统计方法记录它们的。开始喽!

在我生活日程表里的各种会议活动,事件和一些旅游探险的地点散布在不同的国家和城市。我的足迹几乎(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到过世界上的半数国家( 按世界行政检索)。其中大部分是欧洲国家。在欧洲这块版图上我几乎没有空白点,是的,几乎到处都去了。嗯,除了…还有哪个没去?对了,欧洲这部分还剩几个 “白点” :

一共就7个: 圣马力诺,斯洛文尼亚,黑山,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白俄罗斯,摩尔达维亚。

是的,应该说有些地缘政治和地理方面不明确的地方。比如说 高加索地区算是欧洲吗?对于这些争议存在各种不同的解释。但是,如果高加索地区算欧洲,那么我还没有到过独立的格鲁吉亚。更确切地说是到过格鲁吉亚的巴统市,那是在1981年,当时格鲁吉亚还是老态龙钟的苏维埃时期的一个加盟共和国

简言之, “是与否” 的国家名单和所有一切,完全取决于地缘政治是否承认以及是否存在边境争议。无一例外!我完全不想搅到这锅粥里。也可以认为这是 “免责声明”。

因此,在我到过国家的清单里是90+1,刚刚按次序又加进了一个。这就是…此刻需要插入音乐锣鼓声和参与庆祝者脸上激动的表情->

是这个小小的在悬崖峭壁上的国家-圣马力诺共和国 。绝对独特和令所有人感到惬意的圣马力诺。 我还得再加上一个赞美之词-神话般美丽的。 那就先用城市的照片给后面要讲的故事开个头。

请看-〉

 


哇哦,原来是这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