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俄罗斯

2016年阿尔泰山脉之旅:河流交汇奇观

大家好!

众所周知,阿尔泰山脉被公认为地球上最吸引人且不可思议的地方。

之所以如此令人向往,除了景色壮美以外还有其它的秘密。这里的岩石中似乎有某种特殊的能量,又或许是人类未知的东西在那里。这里的景色非常漂亮、水有股淡淡的甜味而且草也都是绿莹莹的,但山脉与周围的景色却形成鲜明的对比。今年我很幸运能和一群志趣相投的探险家们在阿尔泰山脉度过整整三周时间。我们爬山越岭、披荆斩棘然后乘坐皮划艇顺着卡通河一路乘风破浪。

请浏览:2016年阿尔泰山脉之旅:河流交汇奇观

我当导游之莫斯科一日游

嗨,伙计们,你们好!

每次有人问我住哪儿,我都会自豪地回答:莫斯科。但事实上,我一年只会在莫斯科待4-5个月(剩余的时间(都在旅途中)。但就算在这几个月里,除了两点一线往来于家和公司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莫斯科的三座国际机场。偶尔我也会前往市区,但往往是为了去看牙医或参加圣诞节/新年狂欢,有时也是为了前往诊所注射黄热病疫苗(因为需常年往返于拉丁美洲和非洲)。但除了这些事情以外,我基本不去市区。你们谁能想象?我– 作为一个常年外出旅行的商务人士–竟然从未游览过自己居住的城市?!实在不可思议,因此就在本周末,我决定好好逛一逛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并且还特地邀请了两位好游伴(他们与我一同游遍了世界各地)一同游览莫斯科–至少这个城市的大部分景点–6小时的徒步旅行…

我们从麻雀山出发,最终达到Molochnyy Pereulok(Dairy路):

请浏览:我当导游之莫斯科一日游

如何帮助鲑鱼繁衍后代

世界上有各种奇怪的现象 – 有自然界的,同样也有人为造成的。

有时候这些现象没什么问题也不会造成任何损害,比如澳大利亚金伯利的’水平瀑布‘、伊泰普大坝的开闸泄洪或者圣托里尼岛迷醉人心的落日美景。

但有些时候,它们可能会带来令人恐惧的破坏性后果,比如:火山爆发、地震和海啸。

比如火山与火山爆发的静态对称;缓慢且平稳的地球构造板块、冰川和山顶积雪的形成;同时也有不可预知但却极其可怕和不可避免的,比如:雪崩等灾难。此外,还有突然出现的可怕洪涝灾害,其特点是具有间隙性和规律性。每次’上帝洗澡忘了关水龙头’,人类就得遭受洪灾,对此人类完全无能为力。洪水带来的巨大灾难使得人类不得不设计并建造巨大的防洪大坝,通过泄洪来避免洪水泛滥–从而弥补了上帝的’一时疏忽’。

有一个地方似乎受’上帝一时疏忽’的影响更频繁一些,那就是俄罗斯欧洲部分–位于芬兰湾附近,更准确的说是涅瓦河三角洲地带。刚巧不幸的是,圣彼得堡市刚好就处在这个地带。这是一座因其英雄事迹、二战胜利以及帝国文化遗产而知名的城市,当然了,这座城市的洪灾也同样闻名于世。后者显然更加出名一些。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这里

还有兴趣听我说下去?只需读一下《青铜骑士》这个故事。极具权威性。这里就有,下面还有许多评论。

缩减版如下:

圣彼得堡自然需要做一些防洪工作。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做的。我之前对此也曾有所耳闻,但直到最近我才得以在阳光灿烂的天气下亲眼见证这一极为壮观的大坝:现在在圣彼得堡的周围高高耸立着一座巨型大坝,保护整座城市免于洪水灾害。普希金在其诗中描绘的洪水肆虐的情景已成为遥远的历史–圣彼得堡终于不会再有可怕的洪水灾害。

结果,一些专业水利设计师和技术专家无不对将’这座大坝’描述成非凡的工程壮举进行嘲讽。他们更倾向于这样的表述:’防范洪水的综合体’。虽然有些绕口,但如果他们坚持要这样表述的话,我还能说什么呢?

下面带来一些技术方面的数据…

这座大坝的作用是将从芬兰湾流向涅瓦湾的水量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一旦有从波罗的海汹涌而来的海啸,则大坝的高墙起到阻挡的作用,能完全保护整座城市免遭毁灭性的洪水肆虐。大坝的设计结构不仅能让海洋渔业船每日正常进出,同时也不会对原本就脆弱的本地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任何危害。

早在19世纪,圣彼得堡就已有计划建造’大坝’,但却直到1979年才开始破土动工(详细内容–这里)。苏联时代…却在上世纪80年代末这一工程又停了下来。刚刚进入到21世纪00年代,这个已停了将近20年的工程项目终于重新开始,并最终在2011年完工;多么宏伟的一座建筑啊!

我曾尝试上网查找与之类似的防洪大坝,但结果一无所获。因为相比圣彼得堡,世界其它地方的防洪大坝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无论是位于伦敦、荷兰还是易北河的…因为它们相比俄罗斯这座全长25公里的大坝,实在是太过微型了,实在让我为之深深震撼。

世界上只有一座大坝能与之相比–位于美国新奥尔良的防洪大坝。完工后其规模大小将超过圣彼得堡的大坝;但就目前而言,圣彼得堡的这座依然是世界第一!

在外行人看来,这座大坝就像一条25公里长的高速公路,横穿芬兰湾两岸,就如同《迈阿密风云》中连接迈阿密和佛罗里达群岛的高速公路(尽管更长–但却并非是防洪大坝)。平坦的路面、清晰的标志线和路标以及来来往往通行的车辆:这个景象实在太壮观了。

请浏览:如何帮助鲑鱼繁衍后代

阳光圣彼得堡*

[*参见倒数第二段。]

近期我发表了不少系列博文,其中即包括刚刚完结的《金伯利游记》(总计7篇),接下来我还将为广大读者们带来以”全球必去之地“为主题的系列博文。而今天这篇则是另一个系列的首篇博文:圣彼得堡–欧洲之窗

我们开始吧!…

首先–先做一下稍嫌啰嗦的介绍。的确有些啰嗦,不是吗?

我最近突然决定对过去曾去过的俄罗斯城市的数量做一个统计,至于原因我自己搞不太清楚。我所说的城市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并非是小城镇–比方说居住人口必须达到10万人以上。而且这些城市我都曾去过:且至少呆过两天以上。因此,’匆匆而过’、’当地机场转机’甚至’著名景点一日游’之类的都排除在本次统计内。

最终,有14座俄罗斯城市有资格列入我的这个统计表中。按由西向南向北再向东的地理位置顺序排列,这14座城市分别是:加里宁格勒、普斯科夫、大诺夫哥罗德、圣彼得堡、莫斯科、罗斯托夫、诺沃西比尔斯克、喀山、萨拉托夫、伏尔加格勒、索契雅库茨克、新西伯利亚和堪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

当然除了这14座城市以外,我还去过俄罗斯的其他城镇和城市,之所以没有将这些地方纳入统计的原因是上文中设定的例外规则。因此,撇开规则的话,我还去过下面这些城镇和城市:

乌留平斯克科兹莫杰米扬斯克、德米特罗夫、杜布纳、科洛姆纳、托尔若克、科泽利斯克、克姆、白海城、霍尔姆斯克、南萨哈林斯克和卢可维基等许多地方…

我顺便根据上述例外规则统计了我曾去过的美国城市数量…哇哦:16座!比俄罗斯还多两个:

安克雷奇西雅图旧金山、洛杉矶、拉斯维加斯、明尼阿波里斯市、芝加哥、路易斯维尔、达拉斯、奥斯汀波士顿纽约、华盛顿、亚特兰大、奥兰多和迈阿密

因规则而没有列入统计的美国城市和城镇(我曾去过的)还包括:火奴鲁鲁(夏威夷)、瓦尔迪兹(阿拉斯加)、赛多纳(亚利桑那州)、帕洛阿尔托和圣何塞(加利福尼亚州)、厄尔巴索(德克萨斯州)、佩琪(亚利桑那州)、基韦斯特(佛罗里达州)以及其他许多地方(还包括我们办事处所在地的沃本(马萨诸塞州)–同样未列入统计!)

嗯,让我想想…美国的总人口是俄罗斯的两倍还要多(分别为3.2亿和1.4亿)。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每座城市的人口数就应该是俄罗斯的2倍呢…并不能这么算:我曾去过只有大部分国土都是城市的新加坡!(人口为550万,比俄罗斯少了25倍)。

下面介绍我曾去过城市所在国家的人口情况…

挪威–500万人口。我去过两座城市–首都奥斯陆和卑尔根;是新加坡人口的两倍。还有哪里?…

新西兰!–440万人口。我们首先在奥克兰稍作休整并在城里四处逛了一下,随后在克赖斯特彻奇呆了一晚上并于第二天游览了该市的主要景点。之后又分别在惠灵顿和但尼丁过了一晚上,但都没机会游览城市–因此未列入统计。

在我曾去过的城市中,有哪个所在国家人口少于200万?当然有!…

…非洲的加蓬共和国!该国仅有160万人口,就在6周前,我还在利伯维尔(该国首都)呆了几天。还有塞浦路斯!利马索尔和…尼科西亚和帕福斯,这些地方都只是匆匆而过–塞浦路斯还不是人口最少的!(尽管这个国家人口也就100万多那么一点)。安道尔!曾去玩过,人口刚好超过8.5万。在我去过的这些地方里,到底哪个国家人口最少?摩纳哥!蒙特卡洛。当之无愧。总人口3万。我已经数不清去过几次了。

如果你将一座城市所在国家的’不利条件’(人口少)系数考虑在内,那么蒙特卡洛是最好的选择。这座城市相当于俄罗斯的4500座城市或美国的1万座城镇。这有些不太对了。这个方法完全错了。我们可以将经济系数、地理区域系数…考虑在内,但还是不要了;我对于所有这些已经感到厌倦,事实证明上述这些比较毫无意义…

好吧,数学题就到此为止:)。

比较试验暂且先放到一边,最近…我去了圣彼得堡(中国的读者们注意:就是原来的列宁格勒)!

各种溢美之词对于圣彼得堡而言都不足为过:辉煌灿烂、圣洁高尚、性感妩媚、性感诱人、轮廓优美。我上一次来到这里,还是在7年前,也就是2008年的夏天。当时我出席了在这里举行的合作伙伴会议。从那以后,我每年都满怀希望地能重游故地,但始终未能如愿。

为此,我足足等了7年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在圣彼得堡开设办事处,随后迁往了更加智能化的办公大楼,现在我们的圣彼得堡分部总共有80名员工,他们为了公司以及互联网世界的安全正在日以继夜地辛勤工作。时过境迁,我依然满怀希望但总有各种事情让我难以如愿。经过了7年的等待,我终于得以重回故地!万岁–我现在就在圣彼得堡写这篇博文: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

7年过去了,圣彼得堡有了哪些变化?涅瓦河像7年前一样流经这座城市,涅夫斯基大街圣以撒大教堂海军部大厦彼得保罗要塞阿斯托里亚酒店依然伫立在城市的原有位置;原有的大桥仍然通行车辆而彼得夏宫依然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顺便提一下,如果有人(比如我)忘记圣伊萨大教堂内部的样子(或者你也不愿去网上搜一下),下面请看图片:

请浏览:阳光圣彼得堡*

海边的一个省

“如果你出生在一个帝国里,
那么最好选择一个海边的偏远省份生活。”

——约瑟夫·布罗茨基写给一位罗马友人的信件

向你们所有人表达祝福,我亲爱的博客读者们。我稍稍离开了一段时间。在今年5月的假期中,我有幸在俄罗斯的最西端生活了三天:那就是俄罗斯城市加里宁格勒,或者说曾经的东普鲁士城市哥尼斯堡。不过我实在是不太喜欢加里宁这个名字的发音和内涵,还是更愿意将这座城市称为哥尼斯格勒。

老布罗斯基说得一点都没错。他曾经写道:”最好生活在海边的一个偏远省份”。我来到了偏远的哥尼斯格勒——布罗斯基正是在此处写下了这些信件,现今的哥尼斯格勒已经很难被称为偏远了,因为它通过(定期)航班、火车、汽车、手机和其他方式与周围的世界密切的联系在一起。

我通常在旅行之前不会多做攻略,常常临时抱佛教,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MOW-KGD”(莫斯科所有机场——加里宁格勒机场)的航班情况。搜索结果显示,该航线每天有超过11架往返航班。嗯,我有点好奇每天有多少架航班往返于波士顿——纽约?搜索结果显示有超过33架航班——高了3倍。每天有超过38架航班往返于KUL–SIN(吉隆坡–新加坡);超过49架航班往返于北京-上海;超过57架航班往返于东京-大阪…我可以继续放纵自己的好奇心,不断地对比下去,但是对于一个居民人数只有大约一百万的地区而言——每天有超过11架往返航班已经很不错了。

说起约瑟夫·布罗茨基和哥尼斯格勒…

根据各大布罗茨基权威研究者的说法,布罗茨基的《来自K城的明信片》和许多其他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良好的气候条件、宁静的生活和这座城市的其他优点酝酿出了这些杰出作品。《写给一位罗马友人的信件》很有可能也是在这里完成的。

斯韦特洛戈尔斯克。美丽的名字,美丽的地方:

请浏览:海边的一个省

卡巴斯基实验室墙面涂鸦挑战!

“我们为何不在某种程度上模仿一下班克斯呢?…”有一天,我们创意团队的某位成员提议道。的确,干嘛不呢,我思索着,很快批准了这一提议。”但是我们的艺术作品要比班克斯的更加大型、更加鲜艳、更加出色……(咳嗽),”我补充道,”这样我们的商标就能够更容易看清。”:-)

请浏览:卡巴斯基实验室墙面涂鸦挑战!

索契成功举办一级方程式锦标赛

首届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俄罗斯大奖赛真的是棒极了!

无论反对者声称这条赛道多么乏味,多么缺乏具有挑战性的弯道,这都是一条速度非常快的赛道。看台很大,维修区域设计完善,后勤工作运作顺畅。参赛车队都表示这次的组织非常出色,一切运转顺利。向做出这些贡献的幕后人士致敬——如果适当的予以激励,大家可以做到完美:)

请浏览:索契成功举办一级方程式锦标赛

旅途中的美食,第一章: 堪察加半岛

不久之前人们询问我,在我频繁的环球长途旅行中,我通常会在行李箱中带些什么。他们想要看一份于我而言不可或缺的旅行必备品清单。嗯哼,我心想——我曾经见过那些清单——其中包括一些真正的高科技产品。不过我这张肯定要简单得多……

好了,以下是我关于这个问题最早闪过的一些想法:

第一:你旅行的次数越多,行李箱的重量就越轻。这完全合乎逻辑:只有经验丰富的旅行者才知道要如何将行李中的物品压缩到最少——扔掉那些你不会在目的地用到的物品。此外经验丰富的旅行者也很清楚,哪怕你的行李增加一丁点儿重量,你在行走时的负担就会加重很多,就算只是在超现代化机场内走到登机口的距离。

第二:我的”高科技”装备清单中只有一台索尼RX-100相机、一台联想X1笔记本电脑和一些博士QuietComfort 3耳机——这些都算不上顶级的装备,但性能却十分可靠。而且,我的行李包内也永远不会有超高清相机镜头、高端智能手机、摄像机、航拍多轴飞行器、三脚架……
(呃,看吧——这就是我的旅行装备清单。并不算太长,是吧?)

第三:关于我在旅途中穿着的牛仔裤、衬衫和袜子,我敢肯定你不会想了解的。

不,清单上需要的是其他东西,而不是以上这些!然后我明白了……

……所以让我们来看看吧——我全新”清单”的第一部分——”旅途中的美食”:全球各个角落美食的微型指南!

首先要介绍的是——最近在堪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所享用的美食,在踏上近期的千岛群岛探险旅程之前,我们曾经在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呆了一天……

请浏览:旅途中的美食,第一章: 堪察加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