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俄罗斯

阳光灿烂的帕拉穆希尔岛

帕拉穆希尔岛-我们2019大千岛群岛冒险之旅的下一个岛屿。 如果从堪察加半岛这个角度看,它就位于上个帖子里谈到过的-阿特拉索瓦岛稍靠左一点。帕拉穆希尔岛是一个巨大的岛屿,它的长度超过100公里,宽度近30公里。整个岛屿都覆盖着古老而活跃的火山。 其中有一座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不断地喷发。它,就是埃别科火山2018年我们在鄂霍次海沿岸见到过它喷发的烟柱和尘埃。在晴朗的天空下攀登埃别科火山,是我们2014年雨季冒着大雨登上这座火山顶端时的一个梦想。那次我们完全被大雨浇透,在山顶遭遇了寒冷,而且几乎什么都没看到。而在这个季节,天空超级完美!

这一次,我想先做个简单叙述,来引出之后的故事:

稍晚些会有完整故事。

阿特拉索瓦岛

如果相信互联网上说的,那么千岛群岛共有有大小岛屿56座。是的,如果加上一些不明确的单独存在岛屿以及集聚在一起的悬崖。而这次,我有幸踏上其中最有意思的14个岛屿。正如之前所说-我们从北部开始,由上至下。第一座是位于最北边的阿特拉索瓦岛阿赖度火山。(这就是留在千岛湖中的传说 “阿赖度的心脏” 。关于这个故事在这里

阿赖度火山以其2285米的高度不仅雄踞千岛群岛之首,而且它同时也是俄罗斯境内最高的火山(这是我在互联网上看到的)。由于鄂霍次海在这个区域深度为800米,所以如果从海底开始计算,阿赖度火山总的高度几乎为3公里。嗯,大自然不错的设计。

但最重要的是火山外形惊艳。据地陪说,许多日本人甚至认为,阿赖度火山比他们的圣山富士山还要美丽。关于它的美可以谈论许久,不过最好是亲自去看,或者照片也行。

镜头拉近一些。

见证一下它的模样:

 继续

Flickr照片

Instagram

千岛群岛2019-开锚启航

于是,机场-飞行-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唉,由于乌云再加上有雾,火山被遮住了。遗憾!不过,按惯例需要有一天来适应和调整时差(9个小时的时差)。去巴拉顿卡泡个矿物温泉,品尝当地的熏鱼-大海蟹-鱼子酱和堪察加其它一些令人愉悦的美味。关于堪察加当地特色以前分享了很多,不重复了。此刻,在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堪察加的码头,停靠着一艘客轮,而我面临的是一个月的海上航行。

 

开了个小玩笑:)这才是我们那艘略显简陋的船舶。这是2014年我们去千岛群岛探险时乘坐过的那艘 “雅典女神” 号。还是它。

继续…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经堪察加前往千岛群岛

看着那些在千岛群岛拍摄的五千多张照片,我在想,从哪里开始整理它们?甚至觉得有点害怕去动它们…可还是得让自己鼓足勇气开始整理。就从起点-莫斯科-〉彼得罗夫斯克堪察加开始。因为堪察加是这次探险的起点,当然,也是终点:)

你们知道,我很喜欢乘飞机到处飞。坐在窗口,哦,是飞机舷窗:)整理邮件,或者拿本新书出来看看,或者看一部老电影(主要是没什么新的杰出电影作品),要是窗外景色迷人,就掏出相机拍会儿。

这次从莫斯科起飞时看到了几个以往没注意到的地标! 西姆基水库,列宁格勒,沃格科拉姆斯克,运河和其它一些细节:

 

哦!我们公司大楼也看到了!再次见到它就要一个月之后了…


天空下的莫斯科

大千岛群岛之冒险-2019

向大家致以诚挚的问候!

刚刚结束了又一个最有意思的旅行-千岛群岛之旅。因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我将会详细叙述),今年夏天我不得不两次穿越千岛群岛:从堪察加半岛开始,到岛屿的最南端后进入萨哈林群岛。然后返回-从国后岛到阿特拉索夫群岛,之后又去了科曼多尔郡岛-作为福利。

总共走了10个岛屿(有几个岛甚至去了两次),观察了大约7座火山(有几座去了两次,但是由于天气原因没能到佳佳火山),探险感受爆棚。 要知道,我乘坐着一条不大的船,在海上航行了一整月。在这期间只在南萨哈林,国后岛和温祢古丹岛时双脚踏上过土地。直到现在还都感觉地球还在脚下摇晃。从地面和无人机上拍的照片成吨,等处理完之后我会上传并配上故事,说明和评论。

现在呈上一些在探险中拍的最最精彩的照片:

继续: !…

圣彼得堡国际商务论坛: 优点-缺点=还会去参加

接着上周的故事聊。上次在索契时,我说了 “首先” ,那就需要有 “其次”。 “首先” 指的是我们传统的全球合作伙伴会议。 “其次” 说的是我第一次参加的圣彼得堡国际商务论坛。那么,我今天做关于这个论坛的小小汇报。

论坛规模之大令人印象深刻。它已经举办了近四分之一世纪。据官方统计,今年有来自145个国家的19000人参与了盛会。 有国家元首,总理和各大商业公司的老总。他们在会议大厅走来走去,并在论坛上发表各种各样的演讲。还有代表,新闻媒体等等。

优点是:在短时间内,在一个场地,做到既能在众多超级演讲者面前演讲,又可以发表一些谈话; 与想见面的和必须见面的人们会面。 而完成这一切仅需2-3日。 嗯,举办这样论坛的意义就在于此。况且飞彼得堡也不远,顺便还能在城里转转(如果有可能)。总而言之,论坛的优点超多而且非常有吸引力。

缺点是:令人崩溃的交通堵塞! 从我们下榻的普希金酒店到论坛所在地总共7公里的路程,郁闷的是,每天我们在路上都要耗一个小时左右(!) 路面情况是这样的,一台自卸货车把三条车道隔开,所有社会车辆被挤到  “瓶颈” 般的一条道上。之后还要排大队安检才能进入综合大楼。另外,据我所知,公交完全缺席… 简言之,一切都按我们喜好运作,目的为了让大家在没到地儿前就开始厌倦和和爆点粗口。

除了崩溃的交通幸福感之外,会议场内还有附加赠品。 首先:世博中心的导航比较弱智。从A点走到B点距离都不超过100米,竟然还迷了好几次路。其次, 吃午饭要排大队;我甚至都没吃上午餐,时间不够!难道需要自带汉堡参会?这先进的服务,真让人无语…

同行们也纷纷抱怨组办机构… 政治上正确,但远非一切都顺利。 总的来说,组办机构有需要努力和学习的地方。举个例子,汉诺威展会…虽然那里没有论坛;还有大哥哥达沃斯论坛… 虽然那里没有展会。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为什么他们都能在举办场地设置明确的方向指示牌,为什么他们都能为大量的参与者准备食物!

 

继续…效果不错

索契-黑夜;索契-似曾相识

哦,哦,上一周的行程真的太紧张了。从地图上看又飞了一个三角形:莫斯科-> 索契-> 圣彼得堡->莫斯科。5天内,三个城市,两个商务活动,空中飞行5小时,汽车上10小时。我试着汇报一下去做什么了? 首先是我们传统的全球会议。这个故事可有典故。在很久很久以前,当天空很高, 树很大时,我们的公司的规模和业务规模都非常小,那时公司慢慢开始召集全球各地的合作伙伴聚在一起。有一次,从最喜欢的一个技术合作伙伴那里偷学到举办全球伙伴会议的办法。当时我们想,哇,这个办法真是太棒了!是的,就在那年-1999年,我们在莫斯科举办了第一届全球合作伙伴会议。那次来了15个客人,分别来自欧洲,美国和墨西哥。 紧接着,2000年,我们在圣彼得堡举办了第二次合作伙伴会议。然后是在塞浦路斯(那次把亚洲和澳大利亚的合作伙伴也召集过来了),之后是在巴塞罗那,后来又在马耳他,土耳其(安塔利亚),葡萄牙,希腊(雅典)。在意大利的那次例行合作伙伴会议让我们意识到,传统酒店的会议大厅已经装不下我们那些可爱的合作伙伴了。情况是这样-孩子长大了,需要更大的空间…但我们完全不想把合作伙伴会议搞成展会的模式,所以,自2008年起,我们开始举办区域合作伙伴会议,分为北美,拉丁美洲(有时和北美一起合办),欧洲(加一些次区域国家),俄罗斯( 加进讲俄语的国家),亚太地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日本有一段时候是单独举办的,情况一直都挺好。有一次大家聊到这个话题,后经讨论后决定,每年要把最成功和最喜欢的合作伙伴还有经销商再次聚到一起,搞一个全球重要合作伙伴会议。 这再次证明了生活是按螺旋上升模式发展的。于是两年前(2017年),我们在莫斯科举办了第一次这样的全球合作伙伴会议-“第二节届”。(关于那次大会我没来得及和大家汇报,是由于2017年六月有很多其它紧急情况需要处理)。 此后,2018年我们在圣彼得堡举办了第二次会议,关于那次会议我当时和大家分享过

之后,生活螺旋式地进入了更广阔的空间。这回没像第一轮那样去塞浦路斯,而是选择去索契!选址完全正确,索契的确很正确,尤其在是2001年 的”新索契计划” 还没进入项目。 而此刻才是那个真正的索契

初夏时节是亚热带黑海最理想的季节,空气还不那么灼热,海水令人清醒和振奋(对,我们下海游泳了!),附近山上也很凉爽。这就是我们想了很久才决定在此举办会议的缘故。我们想让来自全球的主要合作伙伴来到这里住几天,顺便体验一下这个独特美妙的城市。有140 位参与者来到这里,其中有来自35个国家的 98位客人。大家为了相互沟通和业务发展聚集索契。

当然,从美洲,澳大利亚和非洲来索契的航班不是很便捷。有的地方过来需要不止转一次机(有些人甚至花了40多个小时才抵达索契),但是值得。奥运会后的索契一切井然有序,基础设施完善。甚至对最有经验的游客也有可供参观的地方。 对提高免疫力尤其是提升网络免疫这样的事情,这个季节的俄罗斯没有比索契更合适的地方了。

这是活动的举办地-凯悦酒店->

<- 也就是在这里,让我有了 “似曾相识的感觉”

 

事情是这样:下榻酒店后,开门进入自己的房间 ,立刻有了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笼罩着我。走到阳台上拍了张照片-感觉也到过这个阳台。刷电脑存档…哇,就是它!看这两张照片:第一个是2016年拍的,另外一个是刚才拍的。两张的区别仅仅是地平线上的那个太阳:)

 

 

还是先把回忆搁置一旁吧。应该活在当下,坚信未来! 但是也不要完全忘记昨天:) 好吧,接着聊我们这个第三次(第十二届)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和一路上发生的事。会议办得很真诚,没有以往高高的演讲台,所有员工围着一个迷你讲台坐成半圆型。演讲方式也好似家庭聚会般令人愉快。提问和讨论也都是很积极的调子。你们要是也准备开合作伙伴会议,我建议试一下这种形式,大家会喜欢的 。

 

会议上讨论了严肃的话题:如何挑战传统的网络安全以及应该如何朝着为系统创建  “网络免疫” 保护的方向转变。令人愉快的是,我们的合作伙伴都非常了解这个方向的重要性,他们把这种保护称为 “设计安全”。 不言而喻,在本次合作伙伴大会上公布了公司新徽标。我们汇报了公司的变化,和大家解释说明了公司需要改变呈现给外界的视觉形象。并告诉大家我们非常认真对待更新徽标这件事:新的徽标,新的标准和全新的公司外观 。 合作伙伴们第一时间看到了 新公司徽标,比我们官方正式公布早一分钟。这也是我们努力精心策划的! 🙂

 

如果不曾记忆过去,就不能蜕变成新。 所以这里提供几张相关老照片。

公司旧徽标已经服役20多年之久,其间没做任何设计更改。 它非常荣耀,值得赞美!如今光荣退休。 现在可以不受限制使用它。我们也不必再对某些 “民间伎俩” 视以白眼。 第一个例子— 假冒伪劣产品,是从德里市场上扒出来的。 盗版的盒子:

 

还有这个台湾的路由器。看上去挺可爱的一个小机器。 好像至今还在我们办公室里陈列着呢,很有可能 🙂

有用我们名字命名的中国空调,还有些其它东西…万一你在哪里还见到此类抄袭作品,千万别不好意思给我寄过来,我会很开心! K 箭头被盗用出现在稍晚些时候,大概在2000年初的时候。 这个符号被大众所喜爱,所以被用在各种场合。 比如以下这几个,它们都是在街头市场和浩瀚的俄罗斯互联网上被我们发现的:

 

 

哈哈,干的漂亮! 做的不错啊,是吧?

简言之,如果您有赛过新徽标和吉祥物米多利库玛的设计方案,拜托给个提示和建议,请把方案投过来吧,我会很高兴的!

好吧,我们回到索契这个话题…

欢迎晚餐也打破了传统模式。我们告诉合作伙伴,在高加索地区人们在就餐时喜欢发表长而诚挚的祝酒词,可不是几句 “干杯,祝贺” 就能完成任务的。在这里需要用带有启发和教育意义的故事开头,然后再得出一个正确的思想,最后祝要所有人成功,幸福等等。 我们当晚在索契的海运码头餐厅里度过了一个 令人难忘的夜晚。哇,好棒,万岁!我们这些非高加索人的长长敬酒词完全正确和地道:)

 

 

 

第二天一大早,我赶赴下一个活动地点,去参加2019 圣彼得堡国际商务论坛(关于这个论坛稍晚一些我会向大家汇报),但是据留在索契继续开会的目击者称,第二天的情况特别让人感到惊讶,经历了昨晚那么隆重的晚宴,第二天开会竟然没人打瞌睡(我真的不信,尤金!),而且所有人都到了纳瓦里谢峡谷,在那里边烤串边谈正事。伴随着香槟酒爆破声,潺潺的小溪还有小鸟们的歌声,大家讨论了合作伙伴计划,了解了公司新产品,这一切正如我们所爱…

简单的说,此次合作伙伴会议在信息量和内容的丰富程度上都超过上次圣彼得堡合作伙伴会议-这一点是肯定的,毫无置疑 。有意思的是,下次我们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