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俄罗斯

充满阳光和欢乐的汉特-曼西斯科市,很棒!

今天的帖子从一个故事开始 =>

2011年(10年前,哇,时间飞一样……)我们一群有着各自重要事情人都到了圣城墨尔本。在那里有一些商业会晤,还有F1第5-10赛季。期间发生了个有趣的故事。每当结束了一天的赛事,我和同事就在饭店酒吧消磨时间。连续几天都是同一个女招待为我们服务。第二天我们开始跟她打招呼。第三天我们与她有了一些简单的交谈,她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那个集体显然成分比较复杂)。

大家回答说有的来自德国,有的来自佛罗里达,有的是当地人,而我们是来自俄罗斯。”哇,我特别想去俄罗斯!”姑娘大声说道。 “应该去趟-我们回答。在莫斯科至少要2-3天,彼得堡嘛,一周都不够”。

姑娘欣然接受了我们的对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建议,连声说: “是的,是的,我真的特别想去莫斯科和彼得堡”。而且出乎预料地加了一句: “俄罗斯我只去过汉特-曼西斯科” 8-( )

是的,是的,谁都没听错!就是汉特-曼西斯科!

就在上周,我终于来到了这里。地图上很容易找到汉特-曼西斯科:朝西伯利亚左侧看,并且找到两条西伯利亚最大的河流:鄂毕河和额尔齐斯河,就在此处10公里左右的地方就坐落着这座光荣的城市。

看,就在额尔齐斯河畔。

继续: 干活!…

Flickr照片

  • Philippines
  • Philippines
  • Philippines
  • Philippines

Instagram Photostream

科雷马公路之行的实用信息。

我们在科雷马公路上行驶的速度不算很快(用了7天),没来得及看的很多地方。今天就讲路上还没说过的故事,都是干货。

在距马加丹80公里处有一个名字不同寻常的小村庄,叫帐篷。这名字容易让人以为是在科雷马公路初建时,矗立在这儿堆放润滑燃料和其它一些材料的帐篷。但事实上这个名称非常古老,而是当地水文遗物汇编,就是这样……

继续: 黄金, 黄金, 黄金…

马加丹艰难的往事,苏联时期的淘金热。

马加丹是怎样出现的呢?在很久以前,那里什么都没有。但自从人们在那里发现了黄金后,一切就都改变了。请看这里

此处的黄金可不少!消息传出后,一切就开始了。一开始似乎出现了帐篷、营地,之后有了港口,住宅,道路和它一些基础设施,于是城市就出现了。  “见到马加丹,请摘下礼帽敬礼”  而今的马加丹就是这样子:

 

不过,要在这样偏远和不舒适的地方造出如此壮观景色需要极大的原动力和工作热情,工作量也相当大。

继续

我来到了马加丹-请摘下帽子(假冒维索茨基)

对于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马加丹是什么?很多人甚至在照片上都从来没见过。

我猜,大多数人对地图上这块东北角未知大陆的概念一定很模糊。人们对它的概念来自于维索茨基的歌曲  “我的朋友去了马加丹” 和日格洛夫的 “阳光灿烂的马加丹” 中的一句话 “相逢的地点不能改变” ,以及常听到的一些笑话,比如 “大领导从办公室里能看到马加丹” 。另外就是地图右上角那个看着就觉得好远的地方。当然还有其它一些有关它的刻板印象。

而事实上一切没那么暗淡和悲观。

继续: 金色的太阳!…

2020阿尔泰之行-电影来了!

以一个热情洋溢的电影带向你们问候!

2020阿尔泰之行还没过去半年:),关于此行的大片已出炉!如果有谁正准备这个夏天,或者以后来一趟阿尔泰之行的话,希望这部片子能帮到你们制定旅游计划。说实话:这是一次难忘之旅!我曾把一切感悟用语言和照片记录下来了。详细的情况都在这里。这部大型纪录片长达42分24秒:

 

需要准备些耐心和爆米花,影片超级赞!如果对电影里的话题有问题,可以直接问我。

在这里向Dyshes Video阿尔泰旅游表示诚挚的谢意!胜利,耶!

科雷马式的便利: 艰难但能接受!

现在说说这趟自驾探险期间的日常生活 。准确地说是沿科雷马公路行驶期间的日常生活。

科雷马公路长2032公里,终点在马加丹。城里人也称它为 “世界上最长的街道” ,因为在地理上它是列宁大街的延续,即马加丹电视塔为它的起始点。

在马加丹公路出口处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公里指示标记-2021,和今年的年份数字相同;碰巧我们在的时候刚好是新年伊始(1月6日,而在加里宁格勒才1月5日)->

那么,让我们按行程所到之地一一道来。先说吃的。

继续,各地不同

在圣诞老人那儿取暖

我们自驾游的下一站是位于距奥伊米亚康40公里的托姆托尔。 这里也特别寒冷。但住的地方相对舒适,还有桑拿房。

对了,这里有个机场。是在战时作为阿拉斯加-西伯利亚航道的辅助机场而建的 。不过这次没时间参观了。

但我们得以去了一个距托姆托尔一公里的旧隧洞。哇,那里简直是一个雪的神话世界!那里被称作 “严寒守护者” 。实际上隧洞内温度仅为-10°C,比外面温度高出40度:)


-继续,别忘了提前预约->

卡德克昌-又一座鬼城

于是,我们行驶在马加丹去雅库特的路上,还有些什么有趣的事呢?离距离苏苏曼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座叫卡德克昌的鬼城。

那里曾经是一座矿城,居住人口在最多时有5千人 。1996年煤矿发生爆炸,死了很多人。之后矿被封了。政府给了当地居民一些补助并建议迁移其它地方。但是10年后,仍然有200人留在城里!

2010年后,这里完全变成了空城。现在是一座鬼城,距离苏苏曼90公里,离乌斯特内尔有300公里。

 

在这所被废弃的城里散步时感觉怪怪的。让我们立刻想起了那个被废弃的布劳顿湾和堪察加的别钦温斯基湾。

漫步在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让你感到的不仅是四周环境的空旷,内心也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有点类似孩童时的那种恐惧感。

中央区和一些当时比较重要的社会场所。

这些曾经重要的社会场所现在用破碎的窗户注视着外面的世界 。挺怪异的地方,身处这些废墟时特想点燃某种万能的 “生命之火” ,或者让这些地方远离人们的视线封存起来。我进入科幻世界了。

抛弃和远离。这是 “颓败的美学”

哪个艺术家决定让废弃的楼体看上去有点生命力,用了一些人物和小动物的图像来装饰它们。

这就是曾经的矿山:

哎,由于时间比较仓促,在这里我们就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继续赶路……

 

还有些照片都在这里

通向奥伊米亚康的冬季之路

该向你们献上这趟自驾游的大餐了。我们准备左转:托姆托尔-奥伊米亚康。我们目前距离托姆托尔150公里,再继续向左,40公里后就会抵达奥伊米亚康。 大致是这样的

道路狭窄,积雪清理得挺干净,没有明显的坑洼,到处有穿过小溪和河流的桥。第一天时来往车辆非常少见(只见到两三辆车),返回时更时没见到任何人和车辆。

继续,穿越暮色,抵达寒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