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活动

多元化的亚洲文化:实在令人大感好奇

地球上的每个国家,以及居住在每个国家的居民可以说都完全不同。我想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有些国家和居民之间的差别更大一些,有些则相对小一些。无论是历史、宗教、传统、习俗还是生意–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性。各国之间在生意方面同样有着天壤之别–从慷慨大方和商业自由到斤斤计较和严格国家规定。实在是千差万别!差异程度则因地而异…

就以欧洲或拉丁美洲举例。这些地区的国家之间的确有所差异,但如果将这两大洲看做两个整体的话,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洲之间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有一个地区国家与国家之间却存在极大差异性,那就是亚洲。问题在于,许多亚洲地区以外的居民并未意识到这点,错误地认为亚洲和欧洲一样,各国家和居民之间有很大的相似性。但事实绝不是如此。亚洲各国之间的差异性,远超法国和德国,或巴拉圭和秘鲁之间的差别。甚至巴西、美国和西班牙之间的相似性,也要多于亚洲国家印度、韩国和印尼之间的相同性。在亚洲,各国的文化可谓五花八门,多种多样。因此前往每个国家都是一段与众不同的经历…

请浏览:多元化的亚洲文化:实在令人大感好奇

巴塞罗那展会:规模盛大,人头攒动。

巴塞罗那。上一次来巴塞罗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而”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更是已错过多届–最近一次参会还是4年前(2012年)的时候。请上帝宽恕我的”罪行”,我常常也在为此”深深自责”。尽管如此,每次回想起我以往的参会经历,一切仿佛依然都”历历在目”。

好了,怀旧得已经差不多了–让我们一起重新回到现实,继续我的故事—>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在过去四年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尽管在过去也算是一项年度盛事,但展会内容仅关注于移动/智能手机。而如今,却已发展成为一项全球性的大型展会,规模堪比拉斯维加斯的CES展或以往每年汉诺威举办的CeBIT展。可惜,CeBIT展因为某些原因,许多国际参展商纷纷退出。原先规模盛大的CeBIT展如今再也看不到”万国来朝”的盛事,已经”沦落为”了德国地区性的IT展,这着实有些可惜。

好吧,抱怨就到此为止。下面将带来我们本次参展的最新消息。

巴塞罗那展会如今还加入了一些别样的元素!总共设有八大分展馆,所有展台都互相紧挨着,参观人数几乎达到了爆满的程度。现场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卡巴斯基实验室同样也是参展商之一:

请浏览:巴塞罗那展会:规模盛大,人头攒动。

Flickr照片

  • Montserrat
  • Montserrat
  • Montserrat
  • Montserrat

Instagram Photostream

澳大利亚的冬日,苏格兰的夏日。

一个寒冷的澳大利亚冬日和一个炎热的苏格兰夏日之间有些什么区别呢?

区别很大,不过主要的区别在于:第一,在美丽的苏格兰,我们没法从窗外看到棕榈树——至少我们上周探访的苏格兰东侧是如此。其次、太阳向相反的方向移动,并且移动得非常缓慢:天色大约在晚上10点左右暗沉下去,在凌晨大约4-5点露出曙光。当然,这里毕竟是位于北纬56度!

无论如何,我们正位于阳光明媚的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英帝国!

请浏览:澳大利亚的冬日,苏格兰的夏日。

6月冬季大会

我上周,也就是6月1号去了南半球(当然包括澳大利亚),这是那里入冬的第一天。在澳新地区,几乎看不到积雪覆盖、湖泊结冰、气温低至零下40度这样的情况,但晚上还是相对较冷的。在澳大利亚西北部每年这个时候夜间平均最低温度在15°C,但这只是平均温度,有些地区夜里会有霜冻。在澳大利亚金伯利布鲁姆镇上,白天也几乎同样感受不到冬天的气息:

请浏览:6月冬季大会

圣马可广场假面秀

我喜欢恶作剧,喜欢玩闹,喜欢像孩子一样地玩耍,尤其是有一大群志同道合的狂欢者,又是在一个真正特别的地方。

最近运气不错,这两个条件一下都俱备了。我们最近的合作伙伴大会选在了威尼斯,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威尼斯举办此类会议,当晚我们都玩嗨了。

请浏览:圣马可广场假面秀

互联网-国际刑警组织-2015

我第一次用到’互联网-国际刑警组织’这个词是在本世纪初的时候。而我第一次抽出时间将这个词用于书面语言是在2003年。今年–2015年–距离首次用于书面语言整整过去了12年时间,这些年通过不断的商讨、推动、提倡和推广后,终于结出了硕果:

专门与互联网黑暗面作斗争的国际刑警组织内部的一个部门成立。

没错,就在上周,国际刑警组织在阳光充足的新加坡官方宣布成立新的网络-部门 –IGCI –其任务是打击网络空间的所有犯罪和类似的伪造案件。该部门将在所有会员国(近200个国家!)的警察部门进行与网络相关的国际行动中起到”协调中心”的作用。简而言之:那些国际黑客主义者以及其它网络病毒传播者–要小心了,网络警察正在时刻对你们进行监视,很可能让你们的余生在铁窗中度过,你们的所有违法行为将面临更高的风险。除了调查案件以外,该部门还将培训专业人员、促使对网络犯罪的打击以及提供各种帮助以确保互联网安全。

该部门的成立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直到现在,网络犯罪分子依然在互联网上肆无忌惮,到处破坏,这主要是因为各国执法机构之间缺少协同合作–不同司法管辖区之间缺少交流。很久以前,许多经典好莱坞电影中就已揭示了FBI、CIA以及常规警察之间缺少合作和交流。伙计们,这可是真的!例子如下:

就在去年,有个警察问我们另一个国家某个警察局的联系方式!这种问题竟然来问我们!当然–这和我们所想的完全相反:所有警察理应都互相认识,当一方需要某些网络知识,另一方就能马上将我们的联系方式传过去!两套系统共存(网络犯罪不存在国界,而本国网络警察只能在本国境内的管辖区执法,或至多在欧洲境内)的确是个问题。甚至在过去15年里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厚颜无耻的网络犯罪分子在互联网上肆意妄为地从事各种犯罪活动。其中有些被抓捕归案并受到了应有的严惩,但从整体数量来看这只是冰山的一角。

上周在新加坡举办的IGCI成立仪式之所以对我们如此特殊的原因是:我们积极参与了推动该部门的成立,并且提供各方面的支持–组织结构、咨询、资金甚至人员方面的支持。例如,我们的顶尖专家之一,V.K.在新加坡已经呆了几个月时间,其主要任务是配合国际刑警组织的工作,接下来可能还要呆更长时间。他帮助国际刑警组织的同事为他们进行网络知识以及网络实战技能方面的深入培训,甚至还持续参与案件的调查工作。尽管工作繁忙,但他还是对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工作感到极其兴奋。

V.K.将自己的莫西干发型剪短了

请浏览:互联网-国际刑警组织-2015

2015安全分析专家峰会:网络洞察力与网络新动向。

2015年2月15-18日即将来临…

在为期4天的时间里,我们将举行关于信息安全的年度(第七届)会议,除了其它许多各种网络威胁主题外,本次会议还将集中讨论当代网络攻击以及相应防范措施的内容。由于今年的会议是在冬天举行,因此我们选择了四季温暖的墨西哥坎昆作为2015安全分析专家峰会(SAS)的举办地。

只需要记住,今年2月中旬所举办会议的主要安全行业标签是这个:#TheSAS2015


(在这段视频中没有曝光任何安全专家的名字)

SAS作为业内专业级会议,所邀嘉宾几乎都是全球IT安全行业的重量级人物,且都在该行业的大型跨国公司中担任要职。会议规模并不算大,也使得与会者之间能有更多的近距离交流,而所讨论的问题更有意义且更多问题得以解决–所有与会者都得到了双倍的”回报”。但作为读者的你千万不要觉得有被抛弃的感觉。有什么想了解的完全可以来询问我们,知道吗?:)有关会议所讨论的最新内容都将即时发布在我们的推特和博客上(参见上方的标签和下方的博客链接)。

期间,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有关SAS会议的详细情况和历届SAS会议内容,可以读一下这个

按照以往惯例,今年同样将带来大量有趣的内容,包括一项全球范围首次公布的议题以及超过两项的重要宣布。主要议题包括”有针对性的攻击”和”网络军事化”,以及相对应的防范措施。已提上日程的会议讨论内容还包括:移动恶意软件、漏洞管理、网络攻击分析方法和安全专家业内合作等等。

会议上即将做的主题展示既有面向大众群体,也有针对业内特定专家的高专业度内容(比如专门面向逆向工程师)。今年的在保护关键基础设施的议题上稍有一点特殊 –将非常有实用性。其原因除了内容具有时效性以外,还因为有许多行业顶尖专家的参与。

你完全可以亲眼见证:整个会议已准备就绪,同时也将在线同步。

达沃斯滑雪场暂停营业一周。

对我而言,在一个冬日早晨清醒头脑、振奋精神的最佳方式莫过于在冰冷的空气中进行一场轻快的漫步,同时聆听着欢快明媚的——风笛声!

不过事实上,有一件事更能令我的头脑瞬间清醒——那就是地震。我呆在日本期间,就曾经被地震惊醒过一次。头脑清醒了吗?毫无疑问。不过说起精神振奋,那就…

幸运的是,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达沃斯小镇并不会发生地震。不过这里的冷空气非常强劲,一些风笛也会奏出悦耳的音调。不过我必须前去参加下一场会议,因而并没有太长时间可以来欣赏…

今年达沃斯的活动似乎有些过于繁忙。有些活动甚至在凌晨7点半就已经开始了!上帝啊!对于像我这种习惯于夜生活的人士而言,这简直就无异于是一场噩梦。哎,活动的时间已经尘埃落定,我们也只能服从安排,并且时不时抱怨几句。但是组织者们——拜托了!请务必要吸取经验,明年千万别再这么疯狂了,行吗?

令人诧异的是,在举办世界经济论坛的这一周里,达沃斯成为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滑雪胜地。

原本而言,达沃斯的周围环境一向都不是进行滑雪和滑雪板运动的绝佳场所。这儿的雪道不但较少,而且还缺少弯道,颇为无聊,事实上,几乎可以是说没有什么乐趣——尤其是把它们与策马特、瑟尔登、莱赫、白云石山脉等地相比…

没有多少乐趣

请浏览:达沃斯滑雪场暂停营业一周。

年终狂欢晚会– 2014。

依照公司的传统,我们于近期举办了卡巴斯基一年一度的新年/圣诞节狂欢晚会–类似于公司派对,而较为刻板的公司倾向于将它称为’公司年会’。很难说清楚晚会上到底有哪些节目–但每年的节目数量都在增加…

上周五,大约有1700名卡巴斯基实验室同事和来自于全球各地的宾客在莫斯科大型奥林匹克体育场齐聚一堂,共同参加我们这场盛大的晚会。我们快乐地享受着各种美食和美酒;不停地跳啊并互相戏虐,许多人还赢得了奖品;我们观看了优雅的冰上舞蹈表演和卡巴斯基实验室同事参加的舞台秀(总共有约有110名同事参与了表演);我们不停地唱啊跳啊尽情地释放自己…将2014年的不快一扫而空,留下的只有美好的回忆–同时展望来年,以期取得更好的成绩。

请浏览:年终狂欢晚会– 2014。

创业公司和绵羊

爱尔兰是高科技业的乐土——它理解这一行业,并且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这个国家并不仅仅只是吸引和帮助”成熟型”科技企业,同时也充当着IT孵化器的角色,向科技类初创企业提供支持。但是1年前我就对这些大加赞赏过了。

爱尔兰也非常重视医药行业,但是我今天不会谈论这个。医药行业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平行宇宙(“制药”这个术语通常会让我联想起网络上的非法毒品交易

我在2014年11月参加了都柏林网络峰会展会。

除了其他方面之外,网络峰会是一场各类高科技创业公司的年度聚会,它们前来这里寻求合作伙伴和投资者。如果你是一名初露头角的高科技类”新生”公司,拥有满肚子的想法、计划和梦想,但是却缺少资金,那么这儿绝对会成为你的乐土。高科技新生公司(以及投资者和大型企业)从世界各地云集而来。

网络峰会的现场情况:

迷你展台:)

请浏览:创业公司和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