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旅游

在耶路撒冷地底

我曾经在书中阅读过,或者听人讲起过很多围绕耶路撒冷圣殿和在它城墙下的考古发掘情况。我看见过那些照片,它们令我心驰神往,但是却仅仅有机会参观这座城市的废墟,还有其中一条位于哭墙下方,最新发现的地下隧道(但是并非主要的那条)。

接着突然——惊喜迎面而来!

沿着楼梯走下地底,从一条坑道走到另一条坑道,从一层走到另一层。它们还有多少未曾被发掘出来??踏着古罗马帝国的鹅卵石,在700年前土耳其帝国重新修建的城墙下方,沿着围绕耶路撒冷圣殿的古老城墙。天啊!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如此盛景——但是它却真真切切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请浏览:在耶路撒冷地底

愉快的尼泊尔之旅

世界上总共有多少个时区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许多人都会说出逻辑上完美的答案:24个时区。毕竟一天是24个小时嘛。但是你们都错了!是的,全世界总的时区数量绝不仅仅只有24个……实际上有39个时区!在少数国家,当地与”地理时区”(24个)的时差为半小时(像印度、伊朗及其它少数国家),甚至有差45分钟的,比如在尼泊尔。尼泊尔与伦敦的时差是+4:45!存在这些时差就是导致时区有39个,而不是24个的原因。

上周,我去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请浏览:愉快的尼泊尔之旅

香港-你不能错过的城市。

每入住一家新的酒店,我都会将这家酒店的独特之处一一叙述,这似乎成为了惯例。在全球各地旅行期间,不得不说我确实住过不少非常不错的酒店,但只有一家让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其超乎寻常的精致布局至今难忘。

在上个星期,我们在位于香港九龙沿岸的香港洲际酒店举办了卡巴斯基亚太地区合作伙伴大会。一眼望去,海湾对面的摩天大楼高高耸立,犹如身在《雷神》的电影场景。这样的壮丽的风景用再多的形容词也无法形容,还是你们自己欣赏照片吧…

有一件事我必须说的是,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夜晚,晴空万里还是台风天气,这里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美!我想下次来香港一定还会住这里…

请浏览:香港-你不能错过的城市。

欧洲传说中的雨城 – 卑尔根

所有网站上都说挪威卑尔根是欧洲大陆最湿、降雨量最充沛的城市。这绝对是胡说八道!我们才去过卑尔根,在那儿整整待了三天,一滴也没见着。我们在那儿被似火的骄阳晒得满脸通红,都快赶上卑尔根市鱼市中煮熟的大虾了(见后文中的照片)。

我们行进了大概200公里,只见碧空万里,阳光明媚,云彩如棉花糖般挂在空中。倒是在地平线尽头,有几分毛毛的意思。这种天气连当地人都很意外,表示从来没有哪个夏天像今年这样,一滴都不见!

请浏览:欧洲传说中的雨城 – 卑尔根

岛上的生活

今天我想写写夏威夷岛上我喜欢的一些其他地方,这些地方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出于某种原因,我对夏威夷岛西海岸一个名叫威可洛亚的地方情有独钟。

这里是一座小镇(事实上更像一个村庄),有酒店,有海滩,还有一些小屋;它们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巨大的熔岩区中,这片熔岩区大约是在19世纪中叶左右形成的。夏威夷岛西部气候干燥,岩石较多;东部则气候湿润,遍布丛林和沼泽。在干燥的西部海岸,熔岩流在150多年的时间里人迹罕至,寸草不生,看不到任何绿色植物。但后来,有人来到这里,决定在沙漠中建起一座花园城市。不久,这里迅速投资建设成为一个令人惊叹的奇迹,频频被报道。下面让我们眼见为实吧。

请浏览:岛上的生活

夏威夷岛上的大火山

夏威夷群岛拥有一系列活火山和死火山,火山活动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比如火山口、火山臼熔岩流硫磺气爆裂口以及其他地表自然特征,但在这里并未探测到间歇喷泉,也没有温泉……这实在让人想不通,因为岛上雨量充沛,有多条河流,按理说一定在某个地方会有温泉。但实际上一个都没有。

请浏览:夏威夷岛上的大火山

夏威夷,你好!

大家好!

去过夏威夷群岛中的大岛后,我直到现在才稍稍冷静下来。那里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绝佳的气候、纯净的大海、活跃的火山、郁郁葱葱的林木,令人窒息的美景,眼前的这一切让我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你好夏威夷,谢谢夏威夷:)

夏威夷是美国的第50个州(1959年它成为最后一个加入联邦的州)。随着飞机渐渐降落,你会觉得这里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地道美国味。降落后,喇叭里传出的不再是空姐通常会说的“谢谢”,而是“aloha and mahalo!”(意为“你好,谢谢”)。这似乎预示着你即将踏上的并不是十足的美国领土……反正就是不一样……所以请做好准备!

请浏览:夏威夷,你好!

韩国的新办事处;海南记忆依旧,当然还少不了美味的海鲜!

各位好!

我的又一次环球之旅终于告一段落,其间行程相当紧凑。总共两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去了八个国家:从多米尼加共和国启程,途径巴西智利 (帕塔哥尼亚)、沙特阿拉伯、意大利、德国、韩国,最后达到中国。本次环球之旅的后半段行程相当艰苦 – 其间没有丝毫的停顿,与我们通常所追求的那种“闲庭漫步”式的旅游截然相反。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我们马不停蹄地从一个地方赶往另一个地方,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和演讲,甚至没有任何闲暇的时间在一个地方逛逛。在自己的爱好、热情和兴趣都消退殆尽后,我开始感到厌倦,所有事情于我而言都毫无生趣,提不起精神。这种感觉很像在倒时差 – 而且慢慢地从急性“疾病”变为慢性“疾病”…即使一台机器也有关机休息的时候,何况是人。但在海南(距离大陆南部约30公里的一座中国海岛),我重新拾起了心情,在那里我渡过了近一周的快乐时光。我太需要休息了,我太需要享受人生了。

请浏览:韩国的新办事处;海南记忆依旧,当然还少不了美味的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