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航班

乘坐英航航班-从希斯罗飞往特拉维夫:并不算顺利

朋友们,我们又见面了…

突然闹钟响了;我在哪里?;酒店;淋浴;行李箱;出租车;机场;签到;安检;’早餐’(三明治+番茄酱);舱门;靠窗的座位。多么美好的一天,阳光灿烂,但却不是我的幸运日,一开始:我发现自己坐在机翼一侧–上面显然很脏;而且是很大一块面积(我们乘坐的是波音777客机)。这似乎注定是我倒霉的一天。事实也的确如此…

请浏览:乘坐英航航班-从希斯罗飞往特拉维夫:并不算顺利

飞机上的互联网服务。

再一次踏上旅程…更确切地说–是坐飞机旅行。我还是继续重复做我喜欢的事情–到处坐飞机旅行诸如此类的事情。

2015年的头几个月,我几乎成为了”空中飞人”:总共乘坐了30个班次的航班,总飞行时间超过130小时。我并不是在抱怨什么–事实上我非常喜欢坐飞机。坐飞机是我休息的一种方式…也只有在飞机上我才能真正地放松!主要原因是我既不能打手机,也不能上网。但我却能将过去几天大量堆积的商务邮件浏览一遍,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不坐飞机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时间)。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开始推出机载互联网连接服务。/*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在起飞期间所有电子设备都必须关闭;然后,我们的互联网–收费的:完全不用担心!”我完全可以克制自己不上网的…*/

尽管通常我都不太愿意使用飞机上的互联网连接服务,但这一次,我决定尝试一下…

最近在俄航从上海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上,我尝试用了一下机载互联网。一切都如往常一样(除了没有想到排队登机的速度如此之慢–超过了一个小时!)。但有一点与往常不一样 –但这却非常好–登机的乘客中除了常见的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以外–还有许多来自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乘客。’他们之所以乘坐俄航航班从莫斯科转机,可能是因为卢布贬值的原因吧。’我当时是这样想的。然而,我们友好的同行乘客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永远也不要乘坐意大利航空或西班牙国家航空公司的航班!相比之下转道莫斯科的俄航要好多了。’好吧,好吧,我心里默默想着。顺便提一下,不同航空公司的飞机和航线均有很大差异。–请看这里

嗯…还是回到本文的主题上来吧。

我们最终登上了飞机,飞机也正常起飞了。随后我打开了自己的移动设备,在勾选同意条款和条件后,我终于连上了飞机上的Wi-Fi!

请浏览:飞机上的互联网服务。

“误入迷途”的手提箱 –有问题

那是一种颇不寻常的感受…在等待登机结束和飞机起飞的当口,我靠窗坐在飞机上,观察着机场工人将行李推进飞机的行李舱…突然,我发现工人们已经干完活离开了…但是地面上依然还摆放着一个行李箱——孤零零地遗留在那儿。那个黑色的大行李箱 – 那是我自己的行李箱!

等一下…那个箱子看起来很熟悉…

请浏览:“误入迷途”的手提箱 –有问题

就像是沙丁鱼…”挤在”一个罐头里。

最开始我想给这个贴子起名为”运畜车”,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这个名字太过”恶毒”。这有点像是”天啊!这里的白鲸鱼子酱涂抹的不均匀”——其实这只是我个人的小癖好而已:)。

从根本上说,我只不过是有一点小小的抱怨。我们每个人都会常常因为糟糕的服务而生点小气……

言归正传,那时我正坐在从法兰克福飞往华盛顿的美联航UA988航班商务舱内(其内布局为一排8个座位),回想着一段完全不同的飞行体验——搭乘新加坡航空公司从新加坡飞往纽约的航班。那次航班的飞行时长达18个小时——中途竟然没有停顿(!),此外每一排只有4个座位(当然机票价格也有所不同)。

但是美联航的座位布局是2-4-2,一排总共有8个座位。更糟糕的是,每排有一半的乘客是面朝前坐,还有一半的乘客是面朝后坐,我”很幸运”地成为了后者,而这正是这个世界上真正令我恼火的少数几件事之一。不要问我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人们反复向我灌输在火车上面朝后坐是不对的……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但是美联航的座位布局是2-4-2,一排总共有8个座位。更糟糕的是,每排有一半的乘客是面朝前坐,还有一半的乘客是面朝后坐,我”很幸运”地成为了后者,而这正是这个世界上真正令我恼火的少数几件事之一。不要问我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人们反复向我灌输在火车上面朝后坐是不对的……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请浏览:就像是沙丁鱼…”挤在”一个罐头里。

旅行小记之误机篇

我是一名数学家。

好吧,单从我每年坐飞机的频率和次数来看,错过航班的倒霉事迟早会降临在我的头上,对此我并不会感到有任何的惊讶。

那是发生在2010年的5月,也是我漫长环球之旅即将结束的时候。那次在塞浦路斯举办的会议实在过于轻松,我预定的航班时间是晚上8点还是凌晨2点,有些记不清了,反正最后我晚点了,最终错过了航班。当时我正身处利马索尔,准备前往东京,最终我还是设法在第二天搭上了飞往东京的航班。

迄今为止,我总共才错过两次航班,考虑到我每年要坐几百次的飞机,因此我觉得我的表现还不赖!

这一次我又晚点了,错过了从伦敦飞往法国尼斯的航班。那么这次我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好吧,由于我自己莫名其妙的疏忽,我错将航班信息上的5号航站楼看成了4号航站楼,因此出租车司机在4号航站楼将我放下时,我突然意识走错了航站楼了,只能再去坐希思罗快线前往5号航站楼,但路上尽然耗费了40分钟的时间(或许坐出租车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实在让人沮丧!)。

要知道,从伦敦市中心到希斯罗机场整整花了80分钟的时间(伦敦+周六=交通堵塞)。还不如去坐地铁呢!由于周末之后的星期一是“银行假日”(英国法定假日),因此马路上的车辆较平时更拥堵也不足为奇。本来在离开酒店时,我们的时间非常充裕。当然对航站楼号的混淆也注定了我那一天的凄惨经历。晚点再加上错过航班。:-/.

但令我惊喜万分的是,一小时后有第二架飞往法国尼斯的飞机即将起飞,承载那些错过第一架飞机的旅客” (:%))。我当时的确不再想错过这班航班了,所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往登机口。但是最后事实证明我根本无需如此紧张。由于希斯罗机场的严重交通堵塞(还有银行假日的原因?),因此我乘坐的这架飞机不得不在机场停了长达1小时之久。但随后一天的愉快时光很快让我忘却了这一天所经历的“凄惨”遭遇…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