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发展史 – 一路上行

创业20年 – 是漫长悠远,还是转瞬而逝?25年坚持不懈地开发新技术和新产品(包括卡巴斯基创立前的5年时间)呢?是长还是短?

为了正确地回答上述问题,我们得先问问这个行业 – 即网络安全行业本身已经有多少年历史了。比25年前再早个几年,第一个反病毒程序问世。

这说明我们是为数不多率先打造网络安全的开发商!事实上,从这个行业的起步阶段(当时按需签名的扫描仪风行一时),我们就已经在其中了,而且一直存续到今天(在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新时代)。20多年始终是行业中最前卫的先锋企业。是的,没错。我才不要假装谦虚 – 毕竟今天是我们的生日:)

更不客气地说:只要看看我们在这20年来摧毁的所有网络恶行就知道了!

当然,解读历史的方法从来就不是一种,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历史也不例外。

一方面,我们看看20年前太平时光拍摄的老照片,想想我们曾经犯得那些幼稚的错误和各种失策,再看着现在镜中灰白的头发,脸上越来越深的皱纹,真让人伤感!当然会 – 这是可能的…

但是另一方面 – 看着这些20年前太平时光的老照片 – 我们或许是会心一笑,会说:”这二十年干得不赖,但我们还只是热身!”这完全取决于你的角度:是专注于问题和困难,还是专注于成功和成就?好吧,就算你们猜中我们在本文中采用的角度,也不会有奖金可拿;没错,是后者:因为这就是我们卡巴斯基的工作方式 – 我们始终保持积极心态。在这个行业 – 你必须保持乐观!我们希望能激励你们 – 亲爱的读者 – 也保持积极。

20年来一切都变了吗?其实并不然。至少有一件事没变:努力工作,大处着眼

卡巴斯基的生日就快到了,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以最形象、最强烈的方式激发灵感,同时又忠于历史(不违背道德准则:))。下面就是我们想出来的办法:先快速提一下公司这么多年来最好玩、最有意思的一些方面 – 在”往日美好时光”是怎样的,现在是怎样的,将来又会怎样。

我先从办公室讲起。

从公司成立至今(九十年代初期成立),办公室已经搬了六次!

比如下面这张照片就是1994年我认为最棒的反病毒软件开发中心的样子。这就是我们的整个办公室!好吧,三年后虽然注册为”我的实验室”,但我们的办公室仍然在这里。它实际上是KAMI公司的一部分,该公司在90年代生产各种软硬件解决方案。

请浏览:20年发展史 – 一路上行

彭博社如何编辑农业报

历史一再重复,但人们总是不吸取教训

有时候,新事物一开始很像旧事物的反乌托邦未来远景,我们的父母、祖父母和曾祖父母对当时的各种刻薄的讽刺作品都有噩梦般的体验和/或阅读过这类作品。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噩梦不断、批判讽刺、反乌托邦 – 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正在变成现实,但猜猜看哪里表现得特别明显 – 媒体报道中。

公司85%以上的收入来自俄罗斯以外的地区,所以为什么我们要不惜冒险押上这一切呢?

我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我一直都忘不了 – 也不想忘记。这个故事就是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我怎样编辑农业报》。还记得这个故事吗?如果你以前读过,那这是个很傻的问题 – 怎么可能会忘。没读过?那现在花五分钟时间读一下吧。为什么要读?嗯……因为读过后我就不用向你们解释一些重要的东西了……而且读过后你永远不会忘!虽然这篇小说是大约150年前写的,但看过后,对于现有那些追求头版头条新闻的记者的能力水平、动机和采用的方法,你会感到豁然开朗。在此之后,我们再向您介绍今天的主题 – 彭博社最新的虚构故事,对其中的一些虚假指控进行剖析,就像我们早些时候分析巴尼亚新闻一样。

错误一

“要摘萝卜,最好是叫一个小孩子爬上去,把树摇一摇。”

正如鱼通常是从头开始腐烂的,这篇文章也不例外 – 文章标题就是谎言:

请浏览:彭博社如何编辑农业报

撒丁岛峡谷探险

我从不同人的口中听说过撒丁岛(意大利神奇的地中海岛屿),那里有各种美妙的事物,但我从来没去过。听说那里总是阳光明媚、海水清澈湛蓝,有最美味的葡萄、凉爽的悬崖、沿岸非同寻常的岛屿……我本来应该很早之前就去的,但直到上周才成行。我们在公干结束后,去了那里的一个旅游景点……

请浏览:撒丁岛峡谷探险

别把网络安全与地缘政治混为一谈

上周卡巴斯基实验室上周又一次被卷入一场”耸人听闻”的新闻。

我要”重申”的是,自从几年前地缘政治局势发生变化以来,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指控、毫无根据的猜测及其他各种捏造的事实了。卡巴斯基是我20年前在俄罗斯成立的,但由于美俄两国之间的纷争,我的公司、公司创新可靠的产品以及公司优秀的员工一再因莫名其妙地原因受到诋毁。这在以前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我明白 – 现在俄罗斯人在某些国家一点都不受欢迎。

出于某种原因,这些想当然的假想不断引起人们共鸣,因为我们是俄罗斯人,所以我们必定和俄罗斯政府脱不了干系。但是说真的,有没有人认真想过:作为一家全球性企业,如果我们真的是任何政府的爪牙,我们能生存这么久吗?我们的整个业务全部基于一点 – 除了专业知识外 – 就是信赖。我们真的有必要冒着信誉被毁的风险,把我们整个业务都搭进去吗?

请浏览:别把网络安全与地缘政治混为一谈

特隆赫姆的阳光 – 全属于我

不,这可不是泰恩河上的迷雾,而是特隆赫姆的阳光!我也几乎不敢相信!

而且,来这里之前听到天气预报说”必定”下雨,我已经准备好引用我最喜欢的作者的作品!哦,我们还是来看看吧…:

“天越来越黑,雨下个不停。大颗的雨滴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地下着。雨水洒落在空荡荡的城市,洗涤着路面,从腐朽的屋顶滴下……雨水将把一切冲洗干净,城市将再次露出处女地。雨不停地下着、下着。

整个世界都在下雨。雨落在尖塔形的屋顶,落在山坡和峡谷。总有一天,它会洗净一切,但不会很快…”

结果,就像我说的 –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请浏览:特隆赫姆的阳光 – 全属于我

恒星、弦理论、系外行星、阿波罗计划和目前的政治主张 – Starmus 2017

嗨,大家好!

本文将向大家介绍今年的Starmus大会。去年的举办地是西班牙阳光明媚的特内里费岛,而今年恰恰相反:安排在了挪威阴雨连绵的特隆赫姆。不过下雨并没有对大会有不良的影响.

下面是大会正式开幕之前,观众在慢慢进场:

请浏览:恒星、弦理论、系外行星、阿波罗计划和目前的政治主张 – Starmus 2017

生日快乐 - 庆祝卡巴斯基成立20周年

20周年是怎么回事?

孩子们,这是我们的发展历史!

28年前,1989年秋天在某个地方,我的Olivetti M24遭到病毒攻击。这起决定性的事件改变了我 – 和其他许多人!– 的命运。如果那天这个病毒准确地知道它攻击的是谁的电脑,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它会有多少邪恶的后代经由我的手以及卡巴斯基人之手被消灭,我敢肯定它会立刻掉头,从我这儿滚开!

26年前,1991年夏,一群志同道合的计算机爱好者推出了卡巴斯基反病毒软件原型,它是今天全球最顶尖的反病毒软件之一 – 卡巴斯基反病毒软件的鼻祖。

20年前的今天 – 1997年6月26日 –”卡巴斯基实验室”正式成立。

但今天办公室相当安静。没有晚宴,没有香槟,什么都没有。20岁生日就这么过吗?别担心 – 庆祝活动马上开始。我们将以惯常的疯狂方式大肆庆祝,只是时间上要稍晚些。今天的工作会照常进行。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但到晚上就不同了 – 现在!如果你想举杯庆祝,来吧。你将感受到热烈的气氛和善意的回应 – 确定无疑!

请浏览:生日快乐 - 庆祝卡巴斯基成立20周年

煤油溪 – 新西兰式地热温泉

细心的读者肯定会在来自新西兰的”报道”中注意到,这里绝大多数地名源于毛利语。这些地名在毛利语中都有一定的含义;比如,众所周知Rotorua(罗托路亚)在毛利语中意为”第二大湖”。

但是,也有一些地名例外。

例如,一些大城市的名字是英国殖民者起的,Lady Knox(诺克斯夫人)间歇泉就是其中一例 – 毛利人并未给这个温泉起任何其他名字,当然这也不是当时的间歇泉。另外还有一些英文地名,比如Kerosene Creek(煤油溪温泉)。互联网上能查到一些旅行建议。这正是我们前去的地方。

该怎么说呢?这里是新西兰又一处特别适合拍照的地方。

请浏览:煤油溪 – 新西兰式地热温泉

高空俯瞰奥克兰与风光旖旎的海岸线

很遗憾没人能帮我解开在新西兰遇到的老橡树之谜。但是,那些爱树者仍然充满了好奇(点击此页查看),不仅仅是对橡树,还有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的生活见证。

在我对新西兰橡树进行研究时,我偶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话题”全球最古老的树”。我之所以说”惊人”,那是因为当我得知一些树木能老到什么程度时,我感到非常吃惊。新西兰有一棵树在几十个评级中名列首位:森林之父——估计树龄有1200-4000年!

我们的确很想去见识毛利人所说的这棵”森林之父”,但是,哎,单是去就需要4个小时,回来又要4个小时:在最近经历了繁忙的跨洲工作周后,这对于我们担忧恐慌的头脑和身体来说有点太累人。不过,别担心,呆在低处——实际上是为了升到高处!——在奥克兰这也是一种非常酷的行为。我知道就像我四年半前曾在这里一样。

因此,早餐后我们立即动身了,我们行走在新西兰最大城市的人行道上。早上好,奥克兰:

请浏览:高空俯瞰奥克兰与风光旖旎的海岸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