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高涨

很多人至今仍然认为我们是一家反病毒公司。认为我们擅长追杀各种网络恶意软件,保护你我的电脑免遭恶意威胁。我现在想消除这个误解。 我们早就不是仅仅只针对个人和办公设备的反病毒公司了。 更何况网络恶意威胁事件早已不仅存在于我们习惯的电脑和手机中。越来越常见的是对“物联网”工业设施攻击事件。所以, “我没有无所事事,而是立马出手”  。

我们早就预言了对工业设施和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甚至是在好莱坞告诉全世界前。 而且不仅是说,更是严肃认真地研究技术保护方案。我们的技术保护涉及到了以下几个领域:工业运输业网络安全物联网设备的保护私人操作系统的保护。

可我们仍然是许多人脑子里那个根深蒂固的 “反病毒协会”。但是让我感到开心的是-我们这个协会系统有了改变。我不是以个人感受来判断,而是依靠数据。2018年,我们保护工业基础设施的解决方案(KICS-工业 “防毒” :)全球销售额增长了162% 。这种增长几乎涵盖了我们所有的销售地区-欧洲、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亚太及俄罗斯。我们给全球不同部门的工业行业客户"输出"了80多个解决方案。这些部门包括发电厂,开采企业,石油加工和食品工业行业。

 

 

 

 

网络威胁的规模及其复杂性在工业环境中正在扩大。而且关键基础设施中的核电站似乎正处于风险之中。一旦其中的一个由于网络攻击而遭遇 “轰的一声” 那无论对谁来说都将不容乐观,也包括其本身。我们的用户知道,要想解决问题,对每个企业及单独的自动化控制技术过程、都需要单独制定解决方案。

对了,2018年我们的KICS被列入Gartner公司的分析报告。 该公司负责专门研究信息技术市场 。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我们是工业网络安全市场的领跑者。 多年的工作终于得到了回报!

除了突破性的工控产品,我们还有很多新的不平常的产品。 比如:区块链技术保护。我们的工作有两方向-保障加密交易所安全(Crypto-Exchange Security)和保障初创企业的融资安全(ICO Security)。目前我们已经可以报告第一批成功的项目 。而根据Gartner的预测,到2030年之前,区块链市场的交易总量将超过3万亿美元。而今天,加密交易所的营业额是3180亿美元,其中12亿被盗,共遭遇11次黑客攻击。 这表明,我们总是有很多工作要做。

人们早就开始进行网上购物和销售,并且在网上开展业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针对复杂欺诈的解决方案-KFP会如此受欢迎。 它包含了很酷的技术:行为特性生物识别技术,机器教学方法(详细信息可以在这里获取 )。还有一个保护交易必备的产品-KDP,它是用来抵御DDoS 攻击用的。 我们有特制的附件-植入客户IT基础设施中的应用传感器。传感器可以控制流量,悄悄积累那些用来行为分析的数据,改进和完善对最小和不易发现的异常现象的算法。总的来说,那里有一整套方案。包括:发送可能存在攻击的报告,流量的全天候分析,重定向和清理通知。最后我们还会发送给客户一份针对攻击的分析结果报告。

 

 

 

 

 

在某一时刻我们懂得了仅仅工匠般死板地打造IT产品是不够的。所以,我们便有了超级能干的公关团队,他们非常懂得那些针对IT基础设施的攻击所带给公司的信誉风险。在这种危机时刻,遭难公司的公关经理们往往做出一些远非正确的决策。原因是他们自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以及下一步该如何应对。不试图去减小公司的损失,反而用一些不正确的陈述去加重危机;或者就干脆走向另外一面,玩沉默。KACIC-这是一套对抗公关危机工具。预防-有备无患!

 

我在期待我们的下一个突破口。是在保护运输网络安全领域(关于未来汽车,不久前我也在这里谈到过)和物联网设备的保护领域的突破。我们在这些领域里已经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资金。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的工业革命。物联网市场增长势头迅猛,它改变着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制造业、农业、城市基础建设、贸易、运输等等。最近一段时期我经常谈到 ”网络免疫” 它应该会取代 ”网络安全”。为此,对于物联网安全而言,保护层应该设置在物联网系统架构的基础层面上,而不应像目前这样在系统架构的上层加高。我们已经学会了如何为物联网小工具来做到这一点。未来还会越来越多!

加密货币矿场来了

加密货币矿场是21世纪的流行词。流行词太多了;有些很快被弃之不用 – 有些则留在了日常用语中。后一种情况的典型例子是:协同效应。还记得这个词吗?在大约15年前,我在所有的商业演讲中,都拼命宣传这个概念(但只有我一人唱独角戏,没人应和!)。千年虫问题还有印象吗?哦,天哪 – 那都是18年前的事了:)。那也是来了又去了(在最终发现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庸人自扰后,这个词就渐渐退出消失了)。另外还有那些出现而留下来的有……嗯……杠杆、健康、主动、范式……我扯得有点远了。

还是说回我今天想谈的话题:专门的技术流行词语。你想到了哪些?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量子计算?或者可能是超级流行的加密货币和比特币?对了,最后这个根据Google搜索结果也是流行度最高的词。

并非所有的流行词都是无聊透顶/一派胡言/市场炒作/欺骗投资者和消费者……强词夺理(这是个流行词吗?当然听起来是,但是… :)。区块链就是其中一例。例如,我们的企业孵化器目前在培育几个区块链概念,这些概念将改变世界,使其利基市场得到更好的发展。

请浏览:加密货币矿场来了

Flickr照片

Instagram

别把网络安全与地缘政治混为一谈

上周卡巴斯基实验室上周又一次被卷入一场”耸人听闻”的新闻。

我要”重申”的是,自从几年前地缘政治局势发生变化以来,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指控、毫无根据的猜测及其他各种捏造的事实了。卡巴斯基是我20年前在俄罗斯成立的,但由于美俄两国之间的纷争,我的公司、公司创新可靠的产品以及公司优秀的员工一再因莫名其妙地原因受到诋毁。这在以前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我明白 – 现在俄罗斯人在某些国家一点都不受欢迎。

出于某种原因,这些想当然的假想不断引起人们共鸣,因为我们是俄罗斯人,所以我们必定和俄罗斯政府脱不了干系。但是说真的,有没有人认真想过:作为一家全球性企业,如果我们真的是任何政府的爪牙,我们能生存这么久吗?我们的整个业务全部基于一点 – 除了专业知识外 – 就是信赖。我们真的有必要冒着信誉被毁的风险,把我们整个业务都搭进去吗?

请浏览:别把网络安全与地缘政治混为一谈

请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以注册此博客。一旦有新的文章发布,您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随性所问…… 问题五花八门!

昨天,我在Reddit上主持了”随性所问”(Ask Me Anything,AMA)活动。我在此要感谢参与用户提出的所有问题 – 尤其是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要开始喽:感谢大家参加的精彩问答会!无疑问题涉及面非常广 – 有关于智能手机安全的,有一级方程式赛的…还有问我最喜欢的食物和饮料的,当然还有问我的姓氏怎样发音以及…《星球大战》等必问问题。事实上,大家问得问题太多,我当时没法全部回答所有问题。但是我建议你在这里阅读完整内容 – 或许我的一些答复正好回答了你的问题;如果没有 – 请留言,因为可能以后的博客文章有针对这些问题的,或者我会在Reddit上直接进行答复。

更多内容: 随性所问…… 问题五花八门!. . .

人机智能狙击”雪鞋”垃圾邮件

当然,我的收件箱还是会收到大量的垃圾邮件 – 可能比大多数人的都要多。几十年来,我的名片四处散发;演示幻灯片、出版物和产品目录等上面都会有我们的域名。要拿到我的电子邮件地址非常容易。有时候,被泄露的员工电子邮件地址会被我们”打入冷宫”,因为垃圾邮件会像蜜蜂闻到花蜜一般,蜂涌到这些地址,同时我们会为员工设置略微修改的新电子邮件地址。但是现在不能对我这样做,对吧?当然不能,因为:首先,我需要准确地追踪敌方,其次,我想亲自监控我们的反垃圾邮件防御能力。我不介意会被人笑话,你们随便笑好了。

我像昆虫学家对待蝴蝶一样,把所有传入的垃圾邮件放在一个单独的文件夹中,检查判定结论,确定趋势和误报率,凡是未检测出的样本都会被我送到公司的反垃圾邮件实验室。

奇怪的是,从年初以来,垃圾邮件的数量暴增!在研究了垃圾邮件的结构和风格后,我发现似乎它们中大部分都发自一个(1)来源!几乎所有邮件都是英文(只有两封是日文),最重要的是 – 我们的产品检测到了100%的垃圾邮件,无一遗漏!我又向公司专家进行求证,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确实这是一股海啸式的特定类型垃圾邮件浪潮,即”雪鞋”垃圾邮件。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一般在新年前后垃圾邮件活动量会下降。

* 1月1日至10日的数据

请浏览:人机智能狙击”雪鞋”垃圾邮件

互联网考古

如今人人耳熟能详而又片刻离不得的互联网,其实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事物。就在20年前,还没有谷歌、没有雅虎……就在12年前,你若不是常春藤盟校的学生,都没资格在Facebook上注册帐户;那时候唯一的推文是原始的模拟版本;iPhone还只存在于史蒂夫·乔布斯的想像中。

(距离第一代iPhone出现才仅仅10年;第一代产品没有前置摄像头、没有视频、没有GPS、没有App Store!iPhone和其他许多事物一样,现在已经司空见惯 – 但在十年前,这些事物的先进程度和疯狂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请浏览:互联网考古

DDoS攻击简史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DDoS’缩写词已被收编入词典,甚至这些天许多大众报纸也纷纷开始采用简写。当然也有些人并不知道这个缩写词的真正含义,但似乎都知道DDoS是针对大型目标的网络不法活动,通常会导致重要基础设施突然停止工作或网络中断,又或者让他们的技术支持接电话接个不停—并造成客户投诉不断。此外众所周知,通常DDoS攻击的背后一定存在神秘未知–无比邪恶的–网络敌人。

DdoS攻击进化飞快,读完本篇博文后你自然就会知道其中的原因。它们变得更加难以对付,偶尔采用一些极其不寻常的攻击方法;同时寻找新的目标;并屡屡刷新DDoS规模性和破坏力这两项记录。DDoS也会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是如此之快。所有东西甚至厨房水槽也实现了联网:联网的’智能’设备数量目前远超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的数量。

两方面同时快速进化的结果–DDoS本身及其所处在的数字环境–给人类带来的是:由网络摄像头和家庭Wi-Fi路由器组成的僵尸网络大规模破坏了DDoS记录(Mirai),和针对俄罗斯银行的大规模DDoS攻击。

过去,僵尸网络只是由僵尸PC电脑组成,而如今却加入了许多新成员:僵尸冰箱、真空吸尘器、转筒式干燥机和咖啡机等。

请浏览:DDoS攻击简史

懒惰、网络安全以及机器学习

事实证明,人类是一个懒惰的物种。许多事情往往是能偷懒就”偷懒”。但反过来这也是好事,因为懒惰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什么?为什么这么说?举个例子,如果对于人类某项工作过于困难、繁琐或复杂的话,某些懒惰(但认真负责)的人(所谓人类的惰性?)就会将工作交给机器去做!在网络安全领域,我们称其为最优化。

每天分析数百万个恶意文件和网站,开发针对未来威胁的’疫苗’,永远改进主动安全防御措施,以及完成数十项其它重要任务–所有这些在不采用自动化技术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完成。而机器学习显然是自动化技术使用的主要理念之一。

机器学习运用于网络安全已超过10个年头 –只是缺少市场宣传而已。

自动化技术从网络安全诞生之日起就开始运用于网络安全领域。我仍然记得,早在本世纪之初,我专为机器人编写了一段代码,目的是分析传入的恶意软件样本:机器人按照每个检测文件的特征,自行判断是否放入相应收集恶意软件的文件夹。即使在当时,也无法想象如果这些工作全部由自己手动完成!

如今,简单地向机器人发出你希望它们做工作的精确指令并不够。相反,发出的工作指令应该模糊一些。没错,就是这样!

例如,’在照片里寻找人脸’。你不需要描述人脸的样子,以及人脸和狗狗脸的差别。你只需向机器人显示几张人脸的照片并给出提示:’这些是人类,这个就是人脸,那些是狗狗;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你自己去完成’!简而言之,就是称之为机器学习的’创造自由’。

请浏览:懒惰、网络安全以及机器学习

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 第三部分:是时候清理那些毫无用处的”寄生虫”

大家好!

之前已为大家带来了两篇有关IT领域《适者生存》主题的文章。原本并没有打算要写成”三部曲”…但目前看来木已成舟。似乎是有点…

IT安全领域的”寄生虫”问题很长时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而今天我就将重点讨论这一问题。”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系列文章也让我在这里有机会”敞开心扉,一舒己见”。下面将为你们带来精彩内容…

今天的话题:寄生虫。并非是我们打击的对象(不是十恶不赦的网络犯罪分子);而是那些公开宣称也在和网络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家伙们(问个哲学问题:到底是谁更坏?)。

IT安全”寄生虫”剽窃他人安全检测方法的行为将毁掉整个安全行业,并间接帮助了网络犯罪分子

IT行业如今正在高速发展之中。大约就在10-15年前,其关注重点依然还是台式计算机的反病毒程序、防火墙和备份;而现在各种新的安全解方案、方法和创意可谓层出不穷。有时候,我们设法走在IT安全科技的最前沿;有时,我们又是以落后者的角色奋起直追。但也有些时候,我们被一些令人惊讶的行为彻底”恶心到”–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创新或奇思妙想,而是安全行业某些同行的厚颜无耻和不择手段。

但首先,容我介绍一下事情的最新进展。

如今互联网上有个非常实用的安全服务,被称为”VirusTotal可疑文件分析服务”。集约60种反病毒引擎于一身,用来扫描上传的文件和URL是否存在恶意软件,并提供最终结果。

例如:有人在硬盘/U盘/互联网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应用或办公文档。他自己的反病毒软件并没有查出任何恶意软件,但由于此人是个偏执狂,希望能百分之百肯定文件确实未感染病毒。为此,他选择了VirusTotal网站,原因是该网站使用约60种反病毒软件扫描文件。当然还有免费的原因,因此果断使用这项服务。他将文件上传至VirusTotal,很快该网站就显示了不同反病毒软件给出的结果信息。

请浏览:IT安全领域的《进化论》— 第三部分:是时候清理那些毫无用处的”寄生虫”